明慧法會| 年輕大法弟子要從理性上認識法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現年二十三歲,修煉的路上有過勇猛精進,也有過被常人的名、利、情所帶動,一路磕磕絆絆走到今天。可是無論怎樣,我覺得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能夠跟上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我是幸運的。

大法賦予了我太多太多,工作中,我嚴格要求自己,不與同事爭,卻總是業績最好,平時髒活、累活我都搶著幹,同事們也對我很友善,當然,我也有給他們三退。而且工作再忙再累也會去晚上的小組學法,從不看電視,不上網,有的時候同事會問我:你天天下班不去玩,不看電視,你都做甚麼啊?我要是天天像你一樣,我都不知道怎麼活。我總是笑笑說:我也有我的快樂生活方式。

我真的感覺自己活得很充實,因為我知道我活得有意義,我總是能夠把甚麼事都放淡,心中空空的,不裝常人中假的、不好的想法,我是放鬆而快樂的。

當然,我也有過不去關的時候,當媽媽同修把我看得太緊,嘮叨我學法煉功的時候,我會覺得太累,然後就向外找,想自己沒有媽媽層次高,她卻按她的心性要求我,弄得我很有壓力。後來媽媽和我交流,說是她管我管的太嚴,沒考慮我的承受能力,然後,我也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很多不足和不好的物質,發現竟是我的心不對了才會有這種透不過氣的感覺,為甚麼媽媽一要求我學法我就不高興了呢?其實她不說我卻更是知道精進,反而她一說我就不想做呢?這不是常人的逆反心理在作怪嗎?為甚麼她再說一聲,我就生氣或是大喊呢?那不是魔性嗎?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太累了,早上就不想起來煉功,這不是懶惰求安逸嗎?還說甚麼自己沒有媽媽層次那麼高,被媽媽要求的太嚴,那些不在法上的話。為甚麼說沒媽媽層次高,為甚麼不能嚴格要求自己,而且我還講真相做的也不好,只侷限在和自己關係好的人身上。

頭兩天,一位阿姨去我那買衣服,買完後那位阿姨小聲的對我說:「姑娘,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當時我心裏一怔,我知道那是羞愧,是為自己講真相做的不好而羞愧,我低頭說我也是大法弟子。當時她特別高興,說:是嗎,啊呀!多好的姑娘啊,你真好啊!你可真好啊!幾句「真好啊」,讓我突然感到內心受到強烈的震撼:是啊,我多好啊,因為我能成為今天的大法弟子,我多好啊,我能有幸在今天助師正法。

記得看《明慧週刊》裏有一位同修說過這樣的話,「人身難得,中土難生,大法難遇。」而今天這三樣我都擁有,那我有甚麼理由不精進,有甚麼理由不做好三件事?

我知道還有很多年輕大法弟子,他們中有很多人都被常人中的名、利、情所掩埋,忘記了回家的路,而且年輕大法弟子最容易執著嚮往常人的安逸生活,嚮往美好的愛情,嚮往有著幸福的家庭等。其實這也是我曾經所執著的,而且還被男女之情困擾的痛苦不堪,一身疲憊,甚至都不學法煉功了,後來是恩師的慈悲,和我對大法始終如一的堅信一念,還有同修們的無私幫助,我又終於走入了大法中。通過反覆學法,我的心變得清澈,明白了情是最骯髒的,最不好的,是我們必須要放棄的,常人社會一切都是反理,情正是迷惑我們,讓我們忘記回家路的根源。

其實這次寫這篇交流稿我的心是猶豫的,覺得自己真的做的不好,但又一想這是一次答卷,我怎能錯過,有的不好的地方,我就要去掉它,這次也是正法進程的一步,我得跟上啊。

曾經的大法小弟子因為年齡小又總和大法弟子在一起,沒有被常人的大染缸所污染,所以很純淨;而現在的我們有的有工作,有的有了家庭,那麼就幾乎和常人天天在一起了,如果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我們越是脫穎而出,這才配得上師尊慈悲苦度,我們就不能忘記我們曾經冒著天膽下世經過無數次的轉生與師父結緣,只為今天助師正法。

有些時候,我會想起一九九九年之前,我和我們煉功點的小同修每天一大早就跟大人們來公園煉功的場景,那時冬天再冷我們也不願把手放下。一九九九年七月後,面對邪惡瘋狂迫害,當學校罰站半個月沒讓上一堂課,打罵、體罰、開飛機等,我們都沒有退縮。當最後把我們開除時,我們無悔自己的選擇;當我們學法點的大人被抓走時,家裏只留下了我們五個大法小弟子,我們聚在一起仍不忘修煉,那時我們大的只有十二歲,小的才八歲,那個時候我們真的不悔,因為我們別無他念,只堅信師父和大法。

而如今長大的我們怎麼了,那些和我以前一樣的大法小弟子們,我們是該清醒了,我們有過千萬年的等待,我們帶著誓約而來,是肩負重任的大法徒,在這茫茫人海中,在這末法末劫中,在與師尊同世的喜悅中,得到宇宙大法,千萬年不曾遇到的大法被我們遇到了,是多麼的幸運和自豪啊!我們不能迷失啊!

以上個人體會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用師父的在《洪吟二》中的一首元曲勉勵我們共同精進。

斷 元曲
 
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