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八零後遊子的修煉歷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偉大的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於九八年得法,至今在修煉的路上已走過了十三個年頭,在這十三載的修煉路上,倍感師尊的佛恩浩蕩與修煉的美好。下面就和大家一齊分享一下我的點滴心得。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四月,父親在我的叔伯姥姥家借來一本《轉法輪》,告訴我們一家人:這本書可好了,師父可神奇了。我在好奇心的帶動下看了半本書,有一些詞還看不懂,由於忙著中考,沒能將《轉法輪》完整的看完,但學習成績明顯提高,上課注意力也集中了,化學由平時的不及格上升到全校第二名,得98分(100分滿分),語文全校第三名,英語也明顯提高。沒抱多大希望的我竟然順利的考入了本縣的高中。九月中旬,我家附近的輔導員來到我家,介紹我去煉功點學法煉功,出於好奇,我便跟著去了。在煉功點,我被一片祥和的氣氛包圍著,學員們都熱情的教我煉功。就這樣,我開始正式的走入修煉,沒到一個月,我手上、臉上的瘊子全都不見了,而且沒留下一點疤痕。

二、護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村裏治保主任強行將我們的學法小組解散,不讓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後又聽說天津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毆打了四十多名大法弟子,本市在外煉功的大法學員也遭到了警察用水管子往打坐的學員身上澆水的騷擾。我們都覺的不公平,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煉功祛病健身哪裏有錯?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們?於是我和同修們七月二十日相約來到市政府,準備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到了市政府已有很多同修在那裏了,但等待我們的是拿著槍的警察和鏈軌車。當時我們心中只有一念:邪不壓正!我們心中感受到了師父的洪大法力在制約著一切,後來鏈軌車撤了,他們用多輛大客車把我們分散到各地登記。此時北京也去了很多同修替大法鳴不平,後去的沒等到北京就被非法抓捕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沒告訴他們我的姓名,平安的提前回到家中。到家已是半夜十二點多。

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和同修來到北京準備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們約好了準備去上訪,因被惡警盯梢,我們走散了。因臨行前帶有同修還未來的及裝訂的《精進要旨》,擔心經文落到惡警手中,我和同修決定先回家。在乘火車檢票時,檢票員告訴我:這是三天前的車票,已經作廢!我的頭「嗡」的一下子,我倆兜裏的錢加在一起剛夠返回本市的,市裏離家還有二百多里路呢。這時,師尊偉大的形像出現在北京站的上方,我心裏一動:求師父幫忙。念剛一閃過,檢票員向我招手,我知道有門了,於是我把同修的票也拿過去了,就這樣在師尊的幫助下順利的通過了檢票而且得到了臥鋪。

三、開創環境

由於這兩次臨行前我沒有告訴父母,他們的擔心加上本地派出所聯防隊隔幾天就來我家騷擾,再加上電視天天放毒誣陷師父和大法,我的父母逼迫我放棄修煉。母親將我所有的書藏了起來不讓我看,父親天天歇斯底里的罵,逼著我看電視的誹謗,眼睛必須一動也不能動的聽電視的誹謗,不許我和同修接觸,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每走一步都跟蹤我,配合邪惡逼著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從小沒挨過打的我被父親拿著鐮刀、菜刀恐嚇,笤帚也打壞了,一連搧了我二十多個耳光,五個紫紅的大巴掌印在我臉上青了一星期,腿內側也被母親擰的紫一塊青一塊的。那時簡直就是家庭牢籠,親人的反目成仇與孤立,對於一個十八歲的女孩來說,不修煉是根本走不過來的。我趁母親不注意把《轉法輪》藏了起來,躲在麥秸垛裏看,有了法,我的底氣也足了,正念也充實了,我想到了師尊在《精進要旨》〈環境〉中所說的:「你們想一想人類說自己是猴子進化來之說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們卻不好意思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才是人的真正恥辱。」作為大法弟子,我為自己沒能給大法一個合理的位置而感到羞愧,自己活的簡直就是沒有威嚴。

在一次我拿出書剛要看時,父親眼露兇光,惡狠狠的盯著《轉法輪》,我當時一念:這是宇宙大法,你決不能動。果然父親瞅了幾秒鐘就離開了。從此以後,我堂堂正正的在父母面前學法了。

我意識到是因為背後的邪惡因素操縱,父母才敢對大法如此不敬,我在心裏和師父說:無論他們當初是甚麼目地下來的,今天他們必須起正面作用!於是無論我身在哪裏都對著我的父母發正念,附近的同修也把師尊的講法和真相資料給他們看,漸漸的,他們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能正面認識大法了,他們為自己對師對法犯下的過錯而深深痛悔,向師尊誠摯的認錯!並用行動彌補自己的過失,幫助我講真相,勸三退,貼粘貼,掛條幅,發傳單,發光盤。在此也謝謝同修無私的幫助!

四、講真相救人

師父在《精進要旨》<證實>中說:「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我在生活中利用一切有利的機會向世人講清大法被迫害真相,剛開始真相粘貼缺少,我就拿著筆、紙和兩面膠自己做,沒有傳單我就和同修用最古老的鋼板和蠟紙自己印自己發。在修煉的路上只要正信師父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一次我的工作單位來了一個外國商人,我想這也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與大法結緣的,因為當時本地環境還很邪惡,他是外國來投資的,得和政府人員打交道,我心中不免有些顧慮,擔心他身邊的隨從人員把我舉報了,後轉念一想,任何事情都是為大法而來的,我為了維護自我而讓一個生命錯失千萬年等待的機緣,這哪配做主佛的弟子啊?要修成無私無我啊!想到這兒,我正念十足,在他要離開的時候走過去,遞上了用英語寫的:請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記在心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請告訴你身邊的每一個人!謝謝!我問他:「能看的懂嗎?」他點點頭,看完後連說兩聲「謝謝你!謝謝你!」我心中的顧慮頓時全無,盡是眾生得聞真相的喜悅!

還有一次,有兩個人同時來到我所在的店裏,我給他倆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中共的邪惡,以及如何退出中共組織。其中一人說:你這麼說不怕我舉報你啊?說著就掏出手機按號碼,我當時一愣,馬上對著他一邊發正念一邊說:「我是在救你,你要陷害我嗎?我不相信你是這種恩將仇報的人!」他馬上換了一副笑臉對我說:「你說的真好,對我倆說行,可別對別人這麼說了,現在甚麼人都有。」我笑著對他說:你的好意我領了,我知道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最後他倆都化名退出了邪黨組織,臨走時說有時間還會來聽我講的。看似危險,正信師尊,正念對待就會柳暗花明!

在講真相時,頭腦當中反映出要給誰講的時候,師尊就會把誰安排到我身邊與我見面,而且我智慧源源不斷,很少有回答不上來的時候。剛開始講時,一次只能勸退一個,我想能不能同時多退幾個呢?接著師尊就安排了三個人同時聽真相後都退了。對於剛開始走出來講真相的我真是莫大的鼓勵,由衷的體會到了師尊無微不至的呵護與為了眾生得救的精心安排。

多年來由於我的工作環境總是變動,無論走到哪裏我都用修煉人的心態把大法的美好帶到哪裏,使那一方眾生明白大法真相。

有一次到一個廠子去工作,剛開始去時,先和身邊的員工講,逐漸的領導也知道了,此時也有顧慮,擔心領導不讓講,轉念一想,三界都是為了大法而存在的,周圍的環境是師尊為了大法弟子修煉而精心安排的,怕甚麼呢?師尊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於是心底的顧慮沒有了,只要來到我身邊的人我都不放過一個有緣人和他們講。由於我工作出色,很快廠裏的人都知道了:有個煉法輪功的小丫頭幹活第一!他們有時間都來到我身邊觀看我工作的方式,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和他們講,有時不用動地方一天下來勸退二十多個,後來,主任和老闆也來到我身邊叫我幫著給退黨、團、隊。

我生活的環境總是變動,也沒有固定的地點取經文,師尊總是在我最急盼的時候安排同修讓我及時看到經文。

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有同化大法、眾生得救的喜悅,也有摔過跟頭後的痛悔和遺憾,磕磕絆絆的能夠走到今天,每一步都蘊含了師尊無量的慈悲呵護,沐浴到的浩蕩佛恩無以言表,弟子生命的永遠也無以報答師恩!在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延長來的有限時間裏,弟子會精進再精進,去掉一切人心,多救世人!讓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些操勞!

叩謝師恩!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