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走鄉串戶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又一次小組交流時,我全盤托出了我的情況,請同修們幫我出點子。同修們都提了些好的建議,我選擇了流動修鞋這項。選擇這項本身就是一個修煉過程,就是一個去執著心的過程。原來我在一家公司的下屬單位負責,過去上班時甚麼事都是別人幫我做,而修鞋,不僅你去給別人做,還得依人去做。在這過程中,每遇到矛盾時都向內找,用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修去那些人心、那些執著。我都在平時修鞋中把它們一一找到並修去它,表面看上去是那樣的坦然,實則是那樣的剜心透骨。
──本文作者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自己被非法迫害,關看守所,判刑,零八年綁架到武漢洗腦班,沒走出來時間達六年之久。在其它的一些時間裏,學法煉功雖時有堅持,但學法時思想長期溜號、犯睏,沒有靜心學法。自零九年十一月從新回到大法修煉後,才感到時間的寶貴,才知道自己白白的浪費了許多許多再也不能挽回的時間是多麼可惜,真是有糊弄自己,愧對大法,愧對師尊,愧對同修,愧對眾生。

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如飢似渴的敬讀了師父的三十八本經書,閱讀了多期《明慧週刊》,同時堅持每星期集體學法三次(除參加本學法組每週兩次集體學法外,還到三十里之外的當地另一學法組學法);堅持整點發正念,堅持全球集體煉功不間斷。

我有以下體悟,通過學法煉功,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沐浴在大法中;在法理上得到了提高,本體得到了淨化,整體上得到了昇華,也學會了向內找,不管誰對我有甚麼意見,我都會靜下心來聽,不發作,不為自我;我決心面對面走出去講真相,救眾生,兌現與師尊的誓約,我不做那種只知在大法中索取,而不付出的,在眾神看來最不好的生命。

記得第一天出去講真相,一天下來勸退了二十六個(其中退邪黨員十二人)。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師父在幫我做。第二天和隨後的幾天,每天都能勸退十多人。

一天,我到學法小組與同修切磋個想法,一同修說我有些偏激。我當時悟到這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化我,回家後我靜下心來學法,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轉法輪》)我邊學邊想:是啊,我沒有固定收入,更沒有多少存款,修煉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能憑自己一時興起,更不能走極端,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生活出現危機了,到那時你還能天天去救人嗎?總不能在自己能勞動的時候,就向兒女們去伸手要錢,他們也許有他們的困難。

又一次小組交流時,我全盤托出了我的情況,請同修們幫我出點子。同修們都提了些好的建議,我選擇了流動修鞋這項。選擇這項本身就是一個修煉過程,就是一個去執著心的過程。原來,我在一家公司的下屬單位負責,遭邪黨的迫害後,公司領導也沒給安排工作,歷經幾任領導,找誰誰踢皮球,再說自己人已六十多歲了,現在都是年輕人任職,找了他們也不解決,我就只好自己謀生。過去上班時甚麼事都是別人幫我做,而修鞋,不僅你去給別人做,還得依人去做。

在這過程中,每遇到矛盾時都向內找,用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修去那些人心、那些執著。我找到了自己有高人一等、怕掉面子、怕別人嘲諷、怕別人瞧不起的心;還有那穿過的鞋子臭不可聞,要修去那怕髒的心;還有別人在背後指指點點、指桑罵槐,要去你爭鬥的心,等等這些人心,我都在平時修鞋中把它們一一找到並修去它,表面看上去是那樣的坦然,實則是那樣的剜心透骨。師父說:「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東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麼這個功就該你得,誰失誰得。所以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這一法門,不脫離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進行修煉的原因。我們為甚麼要在常人的矛盾中修煉?就是因為我們要自己得功。」(《轉法輪》)我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每天大量學法,心中有要修去這些人心的堅定正念,師父就幫我不斷的清除了這些人心。「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我用這邊學邊熟練的修鞋手藝,騎著自行車走千家萬戶,既服務於人,又盡一切可能面對面給眾生講真相、勸三退,做得非常自然。一到哪裏坐下修鞋,經常是十個八個的人圍上來,聽完真相,勸了三退,就走了,真的是那樣的祥和,那樣的順其自然。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在做,把有緣人引到我這來聽真相,做三退,做未來宇宙的新生命,而我只是動了動嘴而已。

我修鞋都是一分錢一分貨的,從不要高價,你的這價超出了底線,這筆生意也可能不做。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不能給那些佔便宜的人市場,而老年人,可以少收錢或不收錢,寧願自己吃虧。有時一天下來,沒有一個人找我做生意,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修去這顆利益之心,就挨家挨戶的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盤,勸三退,效果很好,一天也能勸退八個人、十個人。

當然也有不順利的時候。一天我和一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到一農家時,那家男主人很兇,嘴裏說些不乾不淨的話,拿著一個八磅鐵錘趕我們走。我沒動心,沒計較這些,還在好言好語的跟他講,可他就是不聽,威脅著趕我們走,我們只好走開了。同修問:這家你以後還來不來?我說還來。同修說:為甚麼?我說,我們都修了十多年了,腦子裏還時不時的有邪黨文化冒出來,他一個常人,一生下來,就泡在邪黨的謊言中,受邪黨毒害深,我們不救他,誰救他,或許哪一世我欠了他的債,今天我把債還了,下次他就能聽我講真相了。

在一次小組切磋中,我與平時講真相的同修交流時,想起了師父講的一段法:「但願重錘之下能驚醒,為了你,而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滿意的同修。精進吧!那是你的誓約、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圓滿的路!」(《致歐洲法會》)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師父安排好的,只要我們去做。在法正人間前,有的同修救了成千上萬的人,有的同修只救了幾個人,就算都圓滿了,別人的世界裏眾生雲集,百花盛開,一派繁榮,而你的世界裏一片空曠,孤零零的生活在那裏,你不感到遺憾和後悔嗎?同修們,我們不能把師尊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當作耳邊風啊,不能把修煉當兒戲啊。

時隔不久,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發表了,我反覆恭讀,對法理有了更多的認識,師父說:「我告訴你們哪,你們那個本質的生命比我說的還清楚,因為師父現在是用人的語言在說,真正你們自己,明白著哪,只是被後天三界內的因素、不好的這些事物給你形成的觀念、經驗、積累,像土一樣把你埋在這裏了,真念返不出來,所以得修。就是往出爬,把這些污染撥去,洗淨自己。修煉中你們就是在做這個事,同時在魔難中還得去救眾生。」(《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使自己悟到了人修煉中不斷的洗淨自己時,返出先天的本性,打開智慧,從而按悟到的標準去做,這才是師父所要的。說白了,就是師父要我們做甚麼,我們就做甚麼,師父要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只不過好像事先就能知道某件事情的結果。

在過去的日子裏,每天都能按師父的要求在做,三件事沒落一件,學法每天一至三講,煉功天天堅持,正念堅持多發,心裏時時刻刻裝著救人的大事,感覺自己每天都像一個快樂的小孩,純淨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在此,謹借明慧大陸第八屆法會的平台,向師父交一份答卷,從心底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問聲好,您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勞、辛苦了!並感謝幫我從新走入大法修煉的同修們。謝謝師父呵護,謝謝同修幫助。

由於自己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