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從潑婦到大法徒的根本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在修大法之前,我的脾氣非常不好,動不動就跟家人發火,搞的家庭環境很緊張。現在想來,我的「潑婦」性格的養成,與自己家庭生活的貧困並過早的承擔起家庭生活的重擔有一定關係。我出生在農村一個貧困的家庭,父親在我十八歲那年就去世了,大姐也早就出嫁了,母親和我帶著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一起過著艱難困苦的生活,我在這個家中也就過早的承擔起了生活的重擔。在那些歲月裏,我為了維護家庭和個人的利益,就慢慢形成了不願被人欺負、得理不讓人的性格。但是,在我修大法以後,我主動同化大法,聽師父的話,使自己的脾氣、性格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農村婦女,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得法前身體不太好,患有各種疾病,甚麼氣管炎、膀胱炎啦,甚麼關節炎、肩周炎啦,還有甚麼渾身浮腫等各種病症,後來又聽醫生說我這個渾身腫的症狀可能是由尿毒症引起的。那時的我,整天生活在由病痛帶來的痛苦之中。自從我修煉大法以後,身上的各種病都不翼而飛了,真正感覺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我深深的知道,要是不得大法,我的命早就沒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是師父和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我不僅身體好了,而且精神上也好了,整天樂呵呵的,道德方面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平衡好家庭環境,為的是救眾生

學大法以後,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不是為了過所謂人間美好的生活。於是,我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比好人更好的修煉人。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家庭成員的關係一直搞的不好,於是我就從這方面入手開始做好。

在修大法之前,我的脾氣非常不好,動不動就跟家人發火,像個潑婦一樣,搞的家庭環境很緊張。現在想來,我的「潑婦」性格的養成,與自己家庭生活的貧困並過早的承擔起家庭生活的重擔有一定關係。

我出生在農村一個貧困的家庭,父親在我十八歲那年就去世了,大姐也早就出嫁了,母親和我帶著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一起過著艱難困苦的生活,我在這個家中也就過早的承擔起了生活的重擔。在那些歲月裏,我為了維護家庭和個人的利益,就慢慢形成了不願被人欺負、得理不讓人的性格。但是,在我修大法以後,我主動同化大法,聽師父的話,使自己的脾氣、性格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比如,我和兩個妹妹幫著母親把年幼的弟弟拉扯大,給他蓋房娶妻。可是,小弟結婚後,夫妻二人對母親很不好,不盡孝道,還經常打罵。我看不慣他們的行為就管教他們,他們不但不聽,反而罵我和兩個妹妹,罵的很難聽。我一看也太不像話了,就把我弟弟夫妻告上了法庭,和自己家裏人打起了官司。在中共這個邪惡社會裏,誰都知道「大蓋帽,兩頭翹,吃了原告吃被告」。由於我弟弟給法院審判人員送了禮,而我沒送,結果法院判我敗訴。記得當時我一氣之下拉著母親上法院去大罵那個審判庭長。後來,我一旦想到這事立刻就發高燒,又是輸液,又是打針,近二十來年也過不了這個難關。直到我修煉大法以後,才有了根本的改觀。得法後,我把那份保存多年的「狀紙」拿出來一把火燒掉了,同時,我也主動的和弟弟、弟妹二人搞好了關係。還幫助他們全家作了三退,因為從我的轉變,他們真正的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另外,由於我弟弟全家在外打工,便放心的請我與丈夫同修給他們看門,住在他們家。這在自己沒有修大法之前是絕對做不到的。

我和兩個叔叔家以前也是矛盾重重。四嬸做媒把她的外甥和我的三妹介紹成了一家,可是他們婚後經常鬧矛盾。四嬸說甚麼「我管成管散」,由於我妹妹壓力太大導致精神失常,大冬天經常往出跑。為此我非常生氣,和四嬸又吵又罵,結果和四叔家結下了怨恨,好多年和他們不說話、不來往。在我修煉大法後,我和四叔家主動搞好了關係。四叔得病了,我和丈夫同修帶著禮品去看他,並與四叔家的五個孩子說了話,關係變好了,還給他們一家人作了三退。我二叔家的一個堂哥曾在我父親去世後不久因為一句話打了我兩個耳光,我狠狠的罵他、恨他。我修煉大法後,也主動找他和解了,並給他作了三退。

我曾和婆婆的關係也搞的很不好,到後來竟然鬧到了她罵我,我就罵她,互相對罵的程度。現在想來,那時的我簡直就是一個潑婦,做人方面很不像樣子。修煉大法以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認識到了自己以前做的許多不好之處,再也不和婆婆對罵了,即使婆婆罵我,我再也不吱聲了,而且我還主動的讓婆婆跟我在一起過,我好照顧她。當我婆婆病的癱瘓在床時,我一日三餐的餵她飯,從不嫌棄她,有時餵她飯時噴我一臉,我也樂樂呵呵的承受過去了。

我婆婆兒女多,兩個兒子,四個女兒,關係複雜。我與兩個大姑、兩個小姑和哥哥的關係一直不太好,因為在侍奉老人這個問題上,我嫌他(她)們都躲的遠遠的,認為他(她)們把婆婆這個包袱甩給我和丈夫倆人,不太公平。修煉大法以後,隨著我心性的昇華,這一切全變了。我主動侍奉婆婆的舉動感動了他(她)們,都紛紛拿出錢來給我,每月或三十元,或五十元。我說不要,伺候婆婆也花不了多少錢,你們就放心吧,我們會把老人伺候好的。哥哥說,你們學法輪功的做好人,我也在做好人。一次,哥哥去領工資,單位工作人員多給了一千元,回家後才發現,於是退還給了人家。我們這個家庭的全部成員,經過我和丈夫的講真相都辦理了三退,他(她)們的生命有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另外,修煉大法以前我和丈夫的關係也是鬧的很僵,在語言上傷害過他。我不管在甚麼地方,甚麼場合,也不管當著多少人的面,只要話不投機就對他粗口大罵,時不時的還說和他散夥,而且誰勸也不聽。自從自己和丈夫相繼得法修煉以來,一下子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知道自己以前錯了,再也不和他吵鬧了。丈夫有時開玩笑說,他還想讓我罵他,我笑著說,你甭想,這好東西以後再不給別人了。

自從修煉大法以來,我與鄰居之間的關係也好了。我婆婆在世時有一次被鄰居家的狗給咬了,我們也沒有找人家給看病,是我和丈夫帶著婆婆去看的醫生。

由於我是生在本村又嫁在本村的,我的情況在俺村裏很多人都知道。我修煉大法前後的轉變,鄉親們都看在眼裏,鄉親們說我像變了個人一樣。

我想,在這個污濁敗壞的世道裏,像我這樣的人要是不學大法,真不可想像會變壞成甚麼樣子。我深深的認識到,是大法師父救度了我,是大法的無邊法力改變了我,也只有大法能改變我,今生今世我幸遇師父與大法,是多麼幸運啊。

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世人

十多年來,我和丈夫在修煉這條路上一直沒有停止,有時做的好一點,有時做的差一點。但在做好三件事上,特別是在講真相救眾生方面,深知責任重大,也明白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才能更好的救眾生。

我想說這樣一件事,就是我修煉大法不長時間以後渾身的病都好了,可是後來我的身體出現了一種病業反應,一年出現一次或兩次氣管炎的症狀,剛開始我以為是師父給我消業,但是後來通過學大法,明白了法理,在正法修煉階段自己身上出現的所謂病症狀態都是假相,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心存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干擾迫害。於是,我就靜心學法,向內找,師父在夢中也點化了我,讓我夢到了一個大氣筒子。我悟到是說我在「忍」字方面做的很不夠。我通過向內找發現自己在有的事上也確實沒有做到師父要求的忍。有的事一提還是在生氣。有這種氣在,就有爭鬥心,我發現自己的爭鬥心中還隱藏著輕微的恨心。師父在《轉法輪》中給我們講過身體有氣在就有病的法理,我悟到師父講的這種「氣」也包含著人「生氣」的氣。這些不好的執著的物質還在體內存在,這也是導致病業假相的原因所在。

有一段時間,我自以為這種執著去乾淨了,可有一次我與一個常人談話,自以為是為她好,可沒想到她一下子就不高興了。於是我又開始向內找,這一找把我給嚇了一跳,原來自己在說話時帶著對名利情的根本執著,還摻雜著恨心等等。找到自己存在的不好的執著心以後,我就下決心去掉它。

經過學法,向內找,找到了我身體出現氣管炎病業假相的癥結以後,更堅定了自己修大法的正念,這個病業假相也就沒有再發生過。通過多年的修煉,我知道應該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把那些不好的念頭或觀念去掉,堅定實修,為做好三件事打下了基礎。

從江澤民流氓集團與中共邪黨互相利用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們村幾個同修也遭到了邪惡的騷擾和迫害,但我和丈夫同修一直沒有離開過大法,在做好三件事特別是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方面沒有放鬆懈怠過,這些年來,也救了一些世人。

在開始的時候,我利用在家看管老人的機會,給那些來我家看望老人的親朋好友和串門的鄰居講真相。後來,我與丈夫同修和其他同修一起走出去講真相,幾年下來,我們把一千五百多人的本村家家戶戶幾乎都講遍了。如果遇到來我村做生意的人,我也主動給其講真相。再後來,我們又去集市上給有緣人講真相。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從不會講到會講,從膽突突的講到堂堂正正的講,經過了一個過程。在勸三退的過程中,有退的,也有不退的,起初的時候,人家說不退,自己心裏就不平,講的時間長了那顆心也就平靜了。

我是這樣講真相的:當見到陌生人的時候,我先和對方嘮兩句嗑,以便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然後就說,我看你挺善良的,和你說個好事吧!有的聽著,有的就問甚麼好事?我就接著說,給你送個平安,並說,你上過甚麼學?然後根據對方的回答就隨即問到,你入過隊、團、黨嗎? 有的說甚麼都沒有入過的,我就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有說入過的,為了避免世人重複三退的問題,我就問對方,有人給你講過三退嗎?有的說退過了,我就說祝你平安。如遇到沒聽過真相的,我就說,現在世人中正在流傳一本奇書,叫《九評共產黨》,徹底揭穿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它成立以來光搞運動整人,甚麼三反、五反、肅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整死了八千萬人,九九年又開始迫害法輪功,迫害一群做好人的人,它給法輪功製造了很多謠言,同時又害死了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它幹了這麼多的壞事,天要滅它了,你入過它的組織,就是它一夥的,現在趕快退出它保個平安吧,心裏退出表個態就行。有的說那就退了吧。退出的世人中,有用真名的,大多數用化名或小名退出。

遇到不願退的,我也不著急。比如,我給本村一個小姑娘講真相,對方明白真相後明確表態退出了中共邪惡組織。可是她回家和家長一說,家長就火了,說甚麼你退了,那個學校還要你嗎!隨後這個家長又找到我家裏來,我怎麼給他說也不行。最後當面把他女兒的名字從三退名單中撕下來才算了事。當時我不急不躁,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又和他們心平氣和的講真相。我說,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的,人家小姑娘自己退出了邪惡組織,又不用到學校裏去退,從心裏退出就行了,你們還是讓孩子退了吧!這位家長最終還是痛快的說,退了吧。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始終牢記師父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的法理。幾年來,我也遇到過一些不聽真相的人。比如,我在集市上講真相,就遇到了這麼一個人,你剛一說她就和你喊上了,說甚麼某某黨好,沒有某某黨就沒有新中國,現在種地不要錢,還給錢,你們這是反黨。這種人我跟她說甚麼她都不聽,於是我也只好走開,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還有一次,我在串親戚時,見到一位三十多歲的小伙子,當我剛一和他講真相,他立刻就掏出手機說甚麼要「舉報」我,我說我完全是為了你好,他也根本不聽。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我就運用師父給予的理智和智慧,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這些年來,我與本村幾位同修除了面對面講真相以外,還走街串巷的撒真相資料,今年又當面送神韻光盤。我們幾個同修在講真相的同時,都能抽時間靜心學法,遇到問題,共同切磋,現在我們在想把落下的同修帶一帶,讓他們趕快跟上來,所以,我們商量著,要成立一個學法小組。

我在大法中修煉的最深的體會是,大法法力無邊,能改變一切,能糾正一切不正的。所以,我才從原來一個潑婦變成一個肩負使命的大法徒。在此,我由衷的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雖然在大法弟子證實法、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做了一點自己應該做的,但我也知道和師尊所要的還有一定差距。所以,我願和同修們共勉:修煉如初。

同時,我也通過學法明白了自己的責任重大,因為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所以,在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師父正法的最後的最後時刻,我只有做的更好,才配的上宇宙中大法弟子這第一稱號。

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