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平凡的修煉故事 見證偉大的佛法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我從小就很善良,單純,能為別人著想。可是隨著慢慢的長大,步入社會,我的私心,妒嫉、爭鬥、名利情在膨脹,道德也隨著社會的潮流往下滑。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還不知道墮落到甚麼地步……自從有了兒子,我和丈夫三天兩頭的吵架,丈夫容不得半個「不」字的極度自尊的性格,再加上不知道關心別人,使三十多歲的我活得非常累,到處尋找不需要別人關心幫助的健康之道。終於,我找到了法輪大法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我是一所中等專業技術學校的高級講師,一九九六年初得法修煉。從得法到現在,在我身上沒有明顯的奇蹟展現,但是在十幾年紮紮實實的學法實修過程中,同樣見證了大法的偉大、超常,師父的洪大慈悲;見證了偉大的法造就的偉大的修煉人──「濁世的金光」。

一人煉功,家人受益

丈夫是個教師,由於怕心、懶惰及後天觀念的影響,至今沒有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只是難受時練練動作。但是,他可是個實實在在的受益者。我修煉大法以前,他有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後來又陸續的得過慢性結腸炎、慢性咽喉炎、乾眼病、前列腺炎等,這些都被西醫、中醫、專家確定為不能根治的病。尤其是慢性咽喉炎,西醫中醫都說能治好,可都是好了幾天還照樣,最後專家會診告知:不可能好,只能緩解,還要少說話。可丈夫是教師,每週十幾節課不能請假, 那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硬挺。

可是沒過多久,丈夫竟然奇蹟般的好了,而且沒有耽誤一節課。幾年過去了,沒有再犯過。其它那幾種病,也同樣在西醫中醫都解決不了的情況下奇蹟般的好了!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因為我煉了法輪功,家人也跟著得福了。

丈夫還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年輕時養成的,說話總帶著罵人的口頭語,一句話甚至帶出好幾個,發起脾氣來好罵人,罵的很厲害。可不知甚麼時候開始,他的口頭語沒有了,也不罵人了。真是太神奇了,幾十年的習慣,就這麼在不知不覺中不見啦!真如師父講的:「我們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所以法輪他會內旋度己,外旋度人。」「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轉法輪》

實實在在修自己,證實大法

我從小就很善良,單純,能為別人著想。可是隨著慢慢的長大,步入社會,我的私心,妒嫉、爭鬥、名利情在膨脹,道德也隨著社會的潮流往下滑。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還不知道墮落到甚麼地步……自從有了兒子,我和丈夫三天兩頭的吵架,丈夫容不得半個「不」字的極度自尊的性格,再加上不知道關心別人,使三十多歲的我活得非常累,到處尋找不需要別人關心幫助的健康之道。終於,我找到了法輪大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義。從此,我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無論在家裏,在單位都要求自己做個好人,更好的人。

我是高級講師,別人評上高級職稱後就不想幹甚麼了,因為幹不幹工資獎金都一樣。而我是修煉人,不僅要幹,還幹的更多,更好。因為師父講了:「你的研究成果,你做的這些事情,是公益事業為廣大社會服務的,為別人服務的,把這些事情做好,這是你的本職。作為一個工人也應該好好幹,對的起你這份工資的,對的起你這份薪水。是這樣吧?因為煉功人在哪裏都應該體現出是一個好人。」(《轉法輪法解 》〈在廣州講法答疑〉)

我不僅上課,外出講課,還搞科研編教材做項目。九七年我單位同時設立三個經營項目,我負責其中的一個。另兩個項目一個半路夭折,一個私下裏自己做,自己藉機發財讓集體賠了本。而我負責的項目很快就走上正軌,在自己進貨、自己銷售、自己做帳結帳的情況下,不為自己謀一點私利,出門進貨儘量節省,連手機都沒有為自己買。順道辦私事都要把費用扣除。所有的賬目無一摻假,最後為單位盈了利,自己也得到一點應得的回報。與我合作的同事在我們合作期間也從未想過為自己謀利,也和我一樣認認真真的經營。這再一次證實師父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在科研中,購買的原材料都是家庭能用的上的,在我買斷離開單位前全部移交給接替的人,沒有一件拿到自家去。而我離開不久,這些東西都不翼而飛了。

我按真善忍法理指導做好本職工作,全單位的職工有目共睹。我去報銷票據,領導都不看,說「某某某的票子不用看」,拿過來就簽字;而別人報銷就要左看右問的。我的工作領導看在心裏,大會小會的表揚,還給了我市級「百優教師」的榮譽。在全校職工中也得到了極好的口碑。

中共迫害後我買斷在家,單位被上級壓下來「轉化」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新來的紀檢書記領著幾個科長來我家轉化我,我給他們講我是如何在大法的指導下做好人,做好本職工作的。新來的領導很受感動。在迫害最嚴重的年份,他們聯名為我向上級「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作了擔保,使我免遭迫害。還要返聘我回單位工作,我婉言謝絕。

在家裏,我從含淚而忍做起,逐漸能做到不動心。我儘量承擔全部家務,吵架的事越來越少,直至完全沒有了。在生活上儘量關心丈夫,照顧好孩子。在丈夫遇到煩惱時安慰他,用師父的法開導他,用我能悟到的法理歸正他的言行。他很孝順,往家裏寄錢我從來不限制,親戚借錢我也不阻止。但是他有對法不敬或錯誤認識,必須及時制止和糾正。一次,他又重複中共迫害法輪功造的謊言,來攻擊我:「你是專業修煉,家裏啥都不管了,就知道你那點事。」我悟到這是邪惡控制他說的,於是鄭重的告訴他:「你不要昧著良心說話,破壞大法弟子形像,我甚麼時候啥都不幹了?這個家哪樣不是我操持?哪樣用你操心了?這些話要是對別人說就是破壞大法,這個罪可是不輕的!」他一聲沒吭,從此再也不這樣說了。今年,他還給了我一千元錢,讓我用於做資料救人。

正念足起來,怕心消失

二零零一年初,我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兩個月回家後,怕的厲害;第一次發真相資料遇到人家開門,嚇的撒腿就跑。通過大量學法,我明白了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必須做的。我下決心一定儘快突破。於是不敢做的,我就從少量做起,從小的做起,其中不乏用人的辦法解決安全問題。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師父不斷的把法理講明白,我知道了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使命,是在收救自己的眾生。可是怕心是做好講真相救眾生的最大障礙。怎麼辦?我就多學法,用法來充實自己,遇到問題好能想到法,想到師父;同時注意實修,遇到矛盾向內找,不讓舊勢力有空子可鑽;看學員的交流文章,記住同修正念正行的事例鼓勵自己;同時要求自己知難而進,看似危險的項目、危險的地方,危險的時候,我都儘量的走在前面。漸漸的,怕心被正念代替。

通過學法,又明白了如何用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覺的正念更足了。警察到家裏來,能坦然的面對其講真相,聽到大搜捕之類的消息也不動心了,參加法會也不擔心了,發資料貼不乾膠也不那麼害怕了。敢面對面講真相了,尤其是面對面發神韻晚會光盤,更是堂堂正正的。

不僅是怕被迫害的怕心啊,還有怕這怕那的人心和觀念,也在影響我們的正念。我在剛開始面對面發神韻光盤時,首先否定了邪惡迫害。可是有時拿著光盤走一個多小時,才發出去一兩個。就是怕人家不要,怕人家說不好聽的。我及時向內找,去掉愛面子的人心和不好的觀念,時刻告誡自己是在做救人最神聖的事,每次遇到不順利時都要找自己。

在做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正念足了,沒有顧慮了,還有了一些經驗。遇到幾次危險,第一次那人要惡意舉報,我緊張得很,求師父擺脫了跟蹤;第二次有點緊張,智慧脫險;第三次及時找自己,那人退下;第四次一點不怕了,還想給他講真相……真是「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放下自我,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近幾年,我多次參與營救同修的項目中,多次出入公安局、法院、檢察院、律師事務所等地方講真相要人,協調營救,寫營救同修的勸善信。不論同修是認識的或不認識的,每次都要充當主要角色。儘管開始參與時我怕心也很重,心裏沒底,我還是儘量的穩住心,給被迫害的同修家人當主心骨,給家人同修加正念,陪她們去見辦案人,見局長,見法官、檢察官,請律師。

儘管能營救出的同修很少,但是在此過程中我不忘向內找修自己,正念越來越足,也積累了很多經驗,基本學會了善用法律講真相,制止迫害。我經常想著師父的話:「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進要旨二》〈位置〉)鼓勵自己修去自我,圓容整體。

在法中昇華

在正法修煉的十幾年中,在與同修共同配合反迫害救度眾生中,經常遇到心性的摩擦與碰撞,有時在很難過去的時候,真想再也不配合了,甚至怨天尤人,痛哭流涕。每到這時,師父的法就在腦中迴盪:「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用人的話說都能夠理解別人。」(《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們不講甚麼常人的團結,那是一種強求的表面形式,你們是修煉者,你們有更高的境界。那麼,在很多工作中的表現上就應該是能理解別人、能聽別人的意見、能用大法來衡量對與錯。」(《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師父的法像溫暖的陽光,一次次化解我心中的委屈與怨恨,使我越來越能理解寬容別人、為別人著想、為整體著想、為眾生著想;同時師父也教會了我有了矛盾向內找,找自己、修自己。我時刻記住師父的教誨,遇到矛盾找自己,使顯示、妒嫉、爭鬥、虛榮、名利等等不好的人心一個個的被發現,被放淡,放淡,直到一出來就能抓到它,去掉它。

十幾年的修煉歷程,在高壓迫害下,在人與人心性碰撞的磨難中,在放下人心執著的苦中,跌跌撞撞的走過來了,我的每一次昇華與飛躍,都離不開師父偉大佛法的開示與點悟;也有同修的熱心幫助。同修是一面鏡子,時常照到我的執著,促使我迎頭趕上。

我十分慶幸能得到這萬古不遇的高德大法,使我能在偉大師尊的佛光照耀下洗淨自己,昇華到更高境界。有人說我傻,在事業最輝煌的時候放棄高額工資(那是因為迫害的緣故,否則我會繼續幹好我熱愛的工作),還要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甚至被非法關押,失去自由。可我心裏明白,我失去的和我得到的相比,還不夠大海的一滴,修大法使我無比幸福!

謝謝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們!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