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不讓觀念束縛 堂堂正正講真相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從法中,我們都知道,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現階段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學好法,修煉好自己,發正念清除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助師正法。我們是冒著天膽,與師父簽下約定,隨師層層下走,來到人間,就是要在這十惡毒世救度眾生,修煉好自己,師父領著我們回家,我們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

一、趕集隨機講真相

十年來,我講真相救眾生的方式,主要利用農村趕集在市場上、街道上講真相救人。我遵照師父的大法法理,懷著一顆理解世人的疾苦、站在世人的基點上、一定要救世人的心去做。

與賣菜、賣糧食的人講真相,先理解他們種植的辛苦,糧食和蔬菜賣的價錢不高,可買農藥、化肥、種子價錢卻很高,再把菜運到集市上來賣也辛苦。他們會接著說:是啊,我們早晨四、五點鐘就起身來賣東西,還沒賣到錢,收管理費、清潔費的人就來了,有時賣不掉或賣不完搬回家,白給管理費和車費。我同情他們,買他們的東西,並祝他們平安,接著講我們老百姓,管他有錢沒錢平安就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得到平安健康,他們認同,接著勸三退,一般把周圍幾個賣東西的都勸退了。

與買好東西準備回家的人搭話:買的東西好豐富啊,我們老百姓就是應該把生活安排好,把身體保養好,接著講真相勸退不難。與開店鋪的人搭話:老闆生意好,並說生意不好做,找錢難的家常話,接下來講真相。跟摩的師傅講:你們掙錢辛苦,掙的都是汗水錢,講貪官們錢成堆,用不完,老百姓掙錢不容易……

遇到問路的人,我指路的同時講真相。碰到小孩,就誇孩子乖,遇到老人,祝平安,遇到病人,祝願早日康復,接著講真相,不聽真相的人很少。原來自己勸退的人數每週幾個、十幾個,現在每週五、六十個,這樣較好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兩年左右了吧。

二、不能這樣不緊不慢了

人類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更增加了救人的難度,機會一旦錯過,即成為永遠的遺憾。零八年中期吧,我看見神韻晚會光盤救人效果好,就想買刻錄機刻錄神韻晚會光盤救人。但我家經濟情況不太好,要用幾千元買機子,怕家人不同意。到了零八年底,單位有史以來發績效獎二千四百元(即零八年的績效工資)。我請縣城同修幫助買機子,同修告訴我要三千元左右,並協調好。在零九年正月初一,也就是中國新年第一天,我去縣城取機子,一個技術同修從省城趕車到我們縣城來教我技術,去時才知道,機子的價格剛好二千四百元,(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感謝技術同修和協調人的付出)上午,我學會了技術,中午,我帶著機子回到家裏。

從此,我開始刻錄零八年神韻晚會光盤(當時,零九年的神韻光盤還沒出來)出去救人,需要多少刻多少。

從這時開始,我就給自己規定每週勸退人數定為不低於五十人,開始有點困難,經過調整,在本街上講不夠,再趕車到附近鄉鎮去講(我們縣是區級鎮,逢雙日子趕集,鄉級鎮逢單日子趕集),這樣一般每週都能勸退超過五十人。

以今年六月一日這天為例,早晨,發完六點的正念,我和家人(新同修)帶上真相資料、光盤,提一瓶水,趕車去鄰近的一個鄉鎮趕集。我們先來到賣花生的市場講,接著到賣雞鴨蛋的市場講,再穿過街道講,最後來到菜市場,這裏賣各種菜的、賣肉的、賣水果的比較多,講到十一點過散市了,我們才趕車回家,這三個多小時,勸退四十五個人,真是感謝師父的一路引領。

八月中旬這週,我遇到了難題,這週因去縣城有事,錯過了本鎮趕集日,快要到週末交三退名單時,才勸退二十多人,還差一半的人數,剩最後一天該去鄉鎮趕集。這幾天,我和新同修都在過心性關,他不陪我去趕集了,這段時間,我真是寢食不安,愁啊愁,我去不去趕集?平時,去鄉里趕集都是新同修幫著提東西,帶的東西我一個人背著不安全,我的小背包也裝不了多少東西。去,又很畏難,不去,這週該救的人又怎麼辦?師父說:「可是你們知道嗎?本來在去年應該得救的人,卻永遠失去機會了,因為正法是不斷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層那一層的人,上邊到了哪個天國,到了哪一層天體,就是哪一層的人來看,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你們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場上空著的座位,你們知道我啥感受?」(《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我不願讓該在這週得救的人不能得救,我決定一個人去。

這段時間,我在學師父零三年的各次講法,晚上我讀《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師父在回答一個個學員問題時說:「大家有的時候考慮問題呀,都是養成了一種習慣:我要做一件事,我這件事怎麼做啊,那件事怎麼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覺的很全面、很圓滿;到一做的時候,真正的實際情況它是千變萬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從新思考。不是這樣做。用正念哪,你覺的應該怎麼樣做,你就去做,碰到的問題自然你就知道怎麼樣去解決。正念強一切都會順利,保證會做好。」學到這裏,師父把我心中的愁雲給驅散了,我一下子輕鬆了。我覺察到我對新同修有依賴思想,這心應該去了!我只能依靠大法、依靠正念。星期五早晨,我像往常一樣,發完六點鐘的正念一個人出發了。那天,在師父的引領下、大法的指導下,講退了三十六人,十一點半鐘趕回家煮中午飯,甚麼也沒耽誤。

三、一次有驚無險的經歷

今年「五一」長假,這天早飯後,我帶著講真相救人的必備東西出門,走了一圈來到汽車站時,看見公路邊排了一長隊等車的人。平時趕車的都在車站內候車,今天因為節假日人特別多,到成都去的人由車隊的人組織到公路邊。我來到候車的人群裏,看見大多都是學生,趁長假出去遊玩或走親戚,中學生有獨行的,有結伴而行的,小學生由大人帶著。我便給三三倆倆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大點的學生,問讀初中還是高中,學習任務重不重,看你很能幹,入團了吧?你們讀書可要用心,你們大人供你讀書不容易,講學校亂收費,講腐敗,他們認同,接著講真相勸三退,自然成功。看著小點的學生,問讀幾年級了,搭上話勸退,把大人也講明白了……一會來一個車,上車走一批人,一會兒等車的人又排長隊了,又來一個車,就這樣走一批又一批,大概講了兩個小時,勸退了三十多人。

帶的東西只剩下十幾張破網卡片,我想給這些學生正合適,我就發給這些後來的學生,一邊發一邊告訴學生們中共封鎖網絡,其它國家都不封,我這裏有破網卡,你可以突破網絡封鎖去看真實的世界,找回你的知情權,活個明白。這些網站的消息沒有謊言,都不欺騙老百姓。正發著,有些拿到後揣在口袋裏,有幾個正在看那精美的小卡片,那車隊維持秩序的人走過來問:「在發啥子?」我說發的精美的破網小卡片很好,我重複上面跟學生講的話,那人說:「好的很麼,把派出所的喊來看一下好不好嘛?」我看他出言不善,我就微笑著,看著他說道:「其實哪個了解,對他都有好處。」我加快語速,不讓他有思考、說話的餘地,又大聲說:「你看你這個師傅,把這麼多人組織得井井有條的,不需要派出所的來了。好,祝你生意天天都這麼好。」他一直沒說話,我慢慢離開。正如師父《曼哈頓講法》中所說:「如果你正念很強,邪惡就會被解體。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裏的邪惡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

四、管它過敏不過敏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個人層次也應提高了,一些埋藏很深的,沒去完的人心,被舊勢力利用來干擾。我在當常人時病很多,其中一種毛病就是皮膚對太陽光過敏,一到春夏季節,陽光一曬,臉、脖子、胳膊,凡是露在外面的皮膚,就長滿密密麻麻的皮疹,奇癢難忍。嚴重時,坐在屋裏有點反射陽光透來,皮膚都感覺難受。

從九七年修煉大法以後,這一現象就消失了,但是到二零一零年的熱天,這一現象又出現了,當時也沒在意,該幹啥就幹啥,只是在曬了太陽回家時,用常人的方法,打盆涼水,水裏放點食鹽洗洗臉,感覺清爽,這時症狀減輕些。慢慢的,發展到涼水洗臉不起作用,後來又去買了兩瓶防曬霜,出門前塗防曬霜,回來再用鹽涼水洗臉,照樣不起作用。這時意識到,應正念否定鏟除邪惡的干擾,也與同修交流,同修也幫著發正念,也不好使。到了二零一一年春季,出門打傘,季節沒到,就已經很嚴重了,我去買了一頂遮陽帽,後又買了一頂草帽,出門就戴著,頸子上皮疹仍然嚴重,晚上稍微熱點,睡著就用手去抓,頸子皮膚抓爛,有時用小塊的軟皺紋紙貼在爛處,弄得我成天再熱都穿高領襯衣,把脖子封住。一方面不讓陽光直射,一方面少讓人看見影響救人效果。但是,在講真相時,還是被人發現,好心人告訴我去買某某藥膏效果好,鄰居也給我送來藥膏,弄的我哭笑不得。再這樣下去,會干擾到救人效果了。

時間已到了今年六月份,我經過反覆學法,悟到:這不該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煉功人身體是由高能量物質構成的,常人這一層的太陽光動不了高能量物質構成的身體,不存在甚麼過敏不過敏的。這是舊勢力邪惡生命針對我的人心搞的假相,我要徹底識破它,否定它。我在師父法像前,向師父說:「從今天起,我不用涼鹽水洗臉,也不塗防曬霜了,我不是常人,常人的方法不好使。」師父早就告訴過我們「得法即是神」(《洪吟》〈廣度眾生〉),我怎麼在關鍵時刻還把自己當作常人呢,當我出門心不穩、怕太陽曬時,就想:師父能正整個宇宙,我這點事算甚麼?就這樣,不知在六月底還是七月初,干擾了我一年多的所謂皮膚過敏現象消失了。七月份進入伏天,是最熱的時候,八月份又天旱,太陽特別毒,我的皮膚一點反應也沒有,現在我的脖子光光的。感謝師父慈悲。

如果在去年開始出現皮膚不舒服,就能警覺是邪惡生命的干擾,不學常人用涼鹽水洗,塗防曬霜,躲避陽光的辦法,而是堅決否定,正念清除,這一現象就不會干擾我一年有餘了,真的是,有多強的人心,就有多大的干擾。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對發生的一切,都應時時警惕,事事正念對待,才能除干擾,走正修煉的每一步。

五、警惕看電視連續劇

我家買了DVD影碟機十年有餘,一般就放真相碟子、神韻晚會光碟和師父的講法碟,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試放剛刻錄出的晚會碟和其它真相碟,檢查質量及了解內容。從來沒去租、買常人的碟子看。我家從零一年安了大鍋後,開始在中午的時候看某海外電視台的一個節目,後來同修幫調到收新唐人亞太台節目後,有時看看新唐人。今年新唐人電視續約風波後,一直就沒有看電視了,但我的兒子(未修煉法輪功)以為我們沒電視看不好耍,就去買了兩部電視連續劇的碟子回來(他知道我們不看黨文化的歪東西,他覺的那兩部片子講的歷史上的故事),我也沒明顯的反對,在吃飯時也隨著家人看看碟子,不知不覺中把兩部片子斷斷續續的看完了。

八月十三號,接到丈夫妹妹打來電話,說姪女三十一號生日,叫我們三十一號去吃飯。三十一號早晨起床前做了個夢:我和丈夫去姪女家的途中,一個很精悍的老者與我們同行,他走在我們前面(也就是我們趕不上他),在一個小山包的平地,他看我們還沒跟上,就在那裏活動活動:他穿一身潔白的緊身衣褲,兩隻手交換著觸地,身體在空中翻轉,動作乾淨,身輕如燕。他看我們走近了,停下運動,說:趁你們沒到之前活動活動。緊接著,他打開隨身攜帶的一個箱子,箱子裏有影碟和隨身放的小影碟機,熱情的告訴我們:這裏有世界頂級的功夫片(碟子),這是四小時的,很好看,我來放給你們看。說著就拆開影碟保護薄膜,我趕快說:謝謝,我們今天要去姪女那裏吃飯,就不看了。他放下四個小時的影碟,去拿另一個影碟,說:那就看兩個小時的。這時我醒了。

醒後,我反覆回味夢境,熱情、正派而且具有高功夫的老者,特別是愛好鍛練身體,熱情的叫我們看功夫大片,黨文化的東西不明顯,很符合我們當常人時的愛好(喜歡鍛練),但明顯的一點是:他不是修煉人。

這是不是師父看見我們把兒子拿回來的兩部連續劇碟子看了,如果以後兒子再拿甚麼回來,又看,慢慢上癮,在提醒我們。另外一方面,是不是看電視劇的思想符合了常人的「退休了沒事幹,打打小麻將,吃點麻辣燙,看看連續劇,消磨消磨難耐的時間」的思想。夢中,那常人覺的我們的做法符合了他的想法,就熱情的叫我們看功夫片。

結束語:

修煉十幾年了,要說的話很多,不知從何說起,加之長期形成懶散的習慣,抓不緊時間,又加之畏難情緒,幾次都停下筆不想寫了。

但是自己心裏明白,回顧這十幾年修煉的艱難歷程,能走到現在,每每覺的太累、太險走不過去的時候,就能得到師父給予的鼓勵,通過明慧網上一篇篇明悟法理的交流文章的啟迪,使我們從中獲取能量。當我們被常人的執著拽著、迷於常人時,是明慧叫醒了我們(尤其像我這樣原來本鎮只有我一個修煉人)。如果只從明慧索取,坐享其成,而不想付出,不管怎麼自己總有內疚、自責的感覺,但如果寫,真是要花很多時間,語言又囉嗦,還怕自己「表現自己」的人心摻雜其中,給同修帶來負面的東西,再加上每週做三件事的時間真是緊。不管怎樣吧,我還是鼓起勇氣,克服重重的人心、觀念的障礙,寫出來了。現階段所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感謝所有給予我幫助的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