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從99年堅持至今的學法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如今我們的學法小組已經堅持了很多年了,當然在這幾年裏,有過心性關的考驗,也有過邪惡的干擾,也有矛盾的發生,有對親人放不下的執著等等,特別是到所謂的敏感日,就感到有巨大的壓力。但是,在集體學法的環境裏,大家能相互促進,相互幫助,找出差距,比學比修,共同提高,所以我們學法小組這麼多年從沒出現過假經文之類的亂法行為。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看到第八屆明慧網交流會開始了,回顧過去的修煉過程,有太多的感想,特別是我們學法小組裏有許多修煉的故事,那麼今天就借明慧網交流會把我們學法小組這幾年的修煉過程寫出來,和大家切磋一下。

我們學法小組大多數是老年人,都是7.20前得法的,當時都是抱著祛病健身的想法進來的,因為他們都有嚴重的病,甚麼心臟病、婦女病、關節炎、還有醫院查不出來的病等等,都是醫院治不好,才來煉功的,煉功後短短幾個月這些病全好了。

7.20由於江澤民的非法迫害,使這些老年人失去了煉功的環境。他們有的就依法去省政府、北京上訪,要求有一個煉功的環境,並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可是這並沒有喚醒中共的良知,反而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迫害。當時大家不知怎麼辦,每個人都很彷徨。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有一位做生意的同修阿姨就主動提出到她家去學法切磋,她家是做生意的,來來往往的客人很多,不容易引起注意。最後就形成了星期六下午到她家學法的慣例了(一直到現在)。

記得那時資料很缺,除了學法外,只要同修們能得到一篇師父的經文或同修的交流文章,或者聽到對大家在法上有幫助的,就在集體學法時,交流、切磋,看文章怎麼寫的,同修們是怎樣悟到法理的,我們應該怎麼辦。當師父看到了我們這顆堅定的心後,就讓我們有了一台掌上電腦,讓大家能看到明慧網裏面的文章,就是明慧網裏面的文章一直鼓勵著我們怎樣去面對迫害,怎樣正念正行、怎樣向世人講清真相。

就在大家看清了邪惡的迫害,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決心時,舊勢力為了干擾我們,不讓我們集體學法,不讓我們形成整體,就破壞我們的學法小組,讓同修阿姨患上了所謂的直腸癌,並讓家人硬送醫院治療。同時又綁架了幾名同修到洗腦班,一下子我們的學法小組就停了,大家都感受到了來自另外空間的巨大壓力,讓大家措手不及。

在這關鍵時刻,有幾名同修法理清晰,有正念,特別是有一位7.20以後得法的,主動擔任起協調人,關心同修阿姨的情況,為洗腦班裏的同修發正念,把學法的地方臨時安排在另一名做生意的同修那裏(因同修這裏不適宜學法,就改為切磋)。鼓勵大家保持正念,要多學法,要信師信法,要否定舊勢力安排,並及時傳遞《明慧週刊》給大家,讓同修們保持穩定,堅定正念。

當得知虛弱的同修阿姨回來後,同修們都去看望,為了讓同修早日擺脫病魔,有的拿週刊給她看,有的鼓勵她要煉功,要信師信法,多學法,多發正念,有的還幫她發正念,陪她學法。大家都形成了一個整體,通過交流,向內找,意識到了學法的重要,認識到了每星期一次集體學法時間太少,必須增加集體學法時間,最後大家決定一、三、五晚上到同修阿姨家集體學法。

如今我們的學法小組已經堅持了很多年了,當然在這幾年裏,有過心性關的考驗,也有過邪惡的干擾,也有矛盾的發生,有對親人放不下的執著等等,特別是到所謂的敏感日,就感到有巨大的壓力。

二零零九年學法組裏一位男同修,在集市講真相被迫害,不修煉的家人說出了學法的地方,有些同修就出現了怕心,不敢來學法了,有的同修直接給同修阿姨講以後就不來學法了,要到別的地方去學。我們知道這又是邪惡的干擾,應該多學法,不管別的同修來不來,我們就是只有兩個人、一個人我們都要堅持學法,而且還要一定走正、做好,要信師信法,有師父在我們甚麼都不怕。我們堅信不來的同修一定會回來,大家相互鼓勵,把壞事當作好事,是在去我們的怕心、去執著,在鍛煉我們成熟,同時我們還得向內找。當然我們絕不承認和接受舊勢力的安排。

沒過多久,同修們又回來了,為了能整體提高,我們就開始反思前一段時間的表現,為甚麼邪惡能干擾,為甚麼心如浮萍,信師信法有多少,向內找還是發現在學法上的問題,那就是學法和實修脫離開了。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給我們講的:「過去有人在公園練功也好,在家裏練功也好,練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誠,練的也不錯。一出門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在常人中為了名、利跟人家去爭去鬥,他的功能長嗎?根本就長不了,他的病也好不了,也是這個原因。」師父還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教導我們:「特別是在學法中,大家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學。大家知道學法在很多地方出現一些情況,甚麼情況呢?有些地區流於形式。」

雖然大家天天在學法,再晚都要學一講,可幾年來,有的同修家庭矛盾還有,家裏人還不認可大法,有位老年男同修還在吸煙,有的同修不能被別人說,一說就炸等等情況。大家都認識到這些不好的執著後,就把星期六下午改為比學比修的切磋會,用法來對照,應該怎樣去掉這些執著,比如:男同修吸煙的執著,他本人也知道不對,也想戒掉,可就是戒不了,他也很著急。以前大家看到也只是說你不能這樣,師父在書裏說了,或者就在背後議論、指責、埋怨同修,當作是他自己的事。

通過學法大家意識到男同修戒不了煙與我們大家有關,我們在說男同修時語氣裏充滿了指責、怨恨,沒有站在同修的角度去想問題,其實我們在指責、怨恨同修時,就是在不停的給同修加不好的物質,特別是舊勢力看到這麼多同修都在指責、怨恨同修時,它最高興。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告訴我們:「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你卻不知道你的思想來源在哪裏的,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做。其實只是因為你的執著引起了它們起作用,從而加強了你的執著。」師父也在《致歐洲法會》中告訴我們:「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嗎?你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嗎?你真的認為耳朵聽的是好聽的、大法弟子都順著你的心講話你才願意修煉、你才能提高嗎?」通過反覆學習這篇經文,大家意識到了男同修戒不了煙也有我們的原因造成的,因為我們太執著他吸煙,大家只要聽到或看到他吸煙,多多少少都有一點指責、怨恨的情緒,都認為是他的錯。

通過學法大家都認識到了其實不只是男同修的錯,也是為了去大家的執著。大家就能站在同修的角度想了,因他吸煙有五十多年了,要一下子戒掉了還是有難度的,相信他一定能在師父的呵護下把煙戒掉,從此大家對他更多的是鼓勵、關心,和他切磋法理怎樣戒煙。男同修自己也上明慧網找戒煙的切磋文章看,結果沒過多久男同修就真的戒掉了煙,現在男同修(七十五歲)家裏也辦起了家庭資料點。

通過這件事,大家在修煉的路上又有了一個飛躍,其他同修在心性的提高上都有了不同的進步,有的家庭也和睦了,有的同修也能被別人說了,現在大家都懂得如何向內找了。我們發現不但要學好法,還要重視週刊,看同修們是怎樣做的,比學比修。

由於在心性上的提高,講真相方面,也有了較大的變化。特別是同修阿姨,由於信師信法,重視心性的提高,在師父的呵護下,同修和週刊的幫助鼓勵下,終於闖過了病魔關。她隨時都在說:我這條命是師父給的,是用來修煉的,是用來救度眾生的。只要天氣允許她就上街,以自己的經歷講真相,證實法。看見她的人都說她比以前還年輕了(因在這之前街上都在傳她的病如何,有的還以為她不在人世了),對以前的老朋友、老街坊、老同事她還親自上門講真相、洪法,現在都引進了多位新功友。

親朋好友們看到她的情況後,都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被中共非法迫害的,現在她女兒、女婿,兒子也開始煉功了,特別是已經和她兒子離婚的前兒媳還專門上門要書,學煉法輪功。她為了讓兒女們永遠記住法輪功,給每家做了一床被子作紀念,告訴兒女們你們用被子時,要記住法輪功,要感謝師父和法輪功,沒有師父和法輪功就沒有你們的媽媽,就沒有這個完整的家。她還帶動全家老小都用真相幣。她老伴(常人)逢人就宣傳法輪功,告訴人們是師父和法輪功救了他妻子。

我們講真相前幾年都是大面積發小冊子,傳單,張貼不乾膠。隨著正法的進程、世間的變化,師父也一再告訴我們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而且力度還要大一些,那是不能敷衍的,必須認真的去做,我們就在講真相上也做了改進。

因為真相幣是師父肯定了的項目之一,錢又不能丟,而且在社會上流通又廣,我們就把真相幣作為主要的講真相項目之一。

我們開始用的時候,只用一元,而且字很少,用的時候膽膽突突的。隨著不斷的學法,發正念,修自己,我們慢慢就把真相幣製作成一張張微型的小傳單,每張錢上只告訴人們一個問題。

儘量通俗易懂,用黑色字體醒目,字多就用五號字,字少就用四號字,現在我們用的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全是這種真相幣,很少有人拒收的(如有人拒收我們就不在他那買東西,所以很少拒收的)。有時出去講真相,就用真相幣引出話題,很快就能講清真相。

在這裏給大家講一下有位不識字的老同修用真相幣的經歷,他去買東西,賣東西的人發現錢上有字,就不要,同修就說那上面寫些啥啊?你念念給我聽聽,賣東西那人就真的念給同修聽。聽完後,老同修還叫他解釋一下是啥意思,賣東西那人講是說共產黨要完了,叫人退黨、團、隊,同修就順著話題講了真相。聽完後,賣東西那人也就把錢裝口袋了。最近我們又把本地區的洗腦班用真相幣給它曝光。

我們學法小組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也慢慢的在走向成熟了,在這麼多年裏我們最大的體會是,在集體學法的環境裏,大家能相互促進,相互幫助,找出差距,比學比修,共同提高,所以我們學法小組這麼多年從沒出現過假經文之類的亂法行為。

當然我們學法小組還有許多同修在「三件事」上做的也很好,由於篇幅有限,只能寫到這裏。

其實不管我們做了甚麼,那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如果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們甚麼都做不了。當然在我們的修煉中,還有許多的不足,在學法小組裏大家也有矛盾的發生,對自我的撞擊,同修間的間隔,人心的執著等等,這些都需要我們在今後的修煉中修掉的,我們相信只要多學法,向內找,修自己,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一定能把修煉中的不足修掉,跟上正法進程,共同提高,完成使命。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