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正法路上 我緊跟師父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我有六個兒女,都在城市住,工作都不錯,二十年前,我們就隨兒女們來到了城市居住。我的五個孩子與老伴都修大法,女婿僅個別修煉。我不一定在哪個孩子家住,不論到哪家住,有言在先,必須具備修煉環境,誰家的工作做不好,叫我也不去。我不管在誰家,三件事都做。在我家,誰不敬大法,他都沒有機會贍養我們。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四歲,是個沒進過校門的農家婦女,不識幾個字,九六年有幸開始修煉大法,以往的疾病從此消失了。得法一年之內,我奇蹟般的能通讀《轉法輪》及師父的各地講法,這字在大法書上我認識,弄到其它書報上,就陌生了。我悟到:師尊讓我識字,是用於學大法的。二零零九年網上法會,我參加了,每日明慧還發表了我的稿件,我很受鼓舞。今年網上法會又開始了,我不會寫,可我會說,所以再次請女兒同修代筆。下面我將近幾年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們分享。

一、開創修煉環境

我有六個兒女,都在城市住,工作都不錯,二十年前,我們就隨兒女們來到了城市居住。我的五個孩子與老伴都修大法,女婿僅個別修煉。我不一定在哪個孩子家住,不論到哪家住,有言在先,必須具備修煉環境,誰家的工作做不好,叫我也不去。我不管在誰家,三件事都做。在我家,誰不敬大法,他都沒有機會贍養我們。

師父說:「人類社會這一切呢都是為正法開創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為我大法弟子證實法而存在的。你們記住了,你們才是今天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你們才是眾生最矚目的生命,你們也是決定著人世間每一個人未來的生命!」(《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我家的門戶大,親戚特別多。我的孩子及親戚們許多都是恢復高考後考學出來的,所以工作都不錯,有一定的社會地位。每到中秋節、過年,他們都來看我們,也有找孩子們辦事的。我想:這是我的修煉環境。當他們非常熱心的來探望大媽、大爺時,我就會將早已準備好的大法真相資料和護身符贈送,並語重心長的囑咐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大難來時命能保。」同時做三退。有時兒子、兒媳囑咐我:要看人,不要全都講。我想:來到眼前就有緣,剛想猶豫,不行,要救他們,真開口後,效果還真不錯。

有一女婿抵觸大法,我倆儘量說服,實在不聽,我們就對著他多發正念。那個女婿在他眼前不能提大法,一提他就拒絕。這不,剛買來的新轎車就出車禍了。本來四十出頭,應該年富力強,可說病就病了,今年又被單位弄到基層去了。遭到了惡報,他真蔫了。女兒借此機會好好教育了一頓,老實多了。

實踐證明:我們在誰家住得好,一家老少尊敬大法,敬重我們,誰家的日子就意想不到的好。

二、緊跟師父回家

我學法慢,但我信師信法,只要是師父說的,我就照做。我和老伴十多年來,幾乎每天煉功兩個小時。自從全球大法弟子三點五十到五點五十煉功,我們幾乎沒錯過。不管到哪個孩子家,都起到了帶動兒女們煉功的作用。我們每天早晨煉功,四個整點必發正念,每天發八至十個整點正念。上午看師父各地講法,《明慧週刊》,做做家務,買買菜等,中午睡一會兒,下午,我們的精力非常好,幾乎全部用於學法,發正念。晚上,我們常常背上馬札兒,帶上真相資料,走上街頭救人。

記得在小區廣場上看孫子時,我告訴一位六十多歲看孫女的老太太大法真相,當時她正為腰痛犯愁,聽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使身體健康,她欣然接受了。幾天後,她找到我說:那天,她念了三百多遍,腰真的不疼了。此後,我看到這位老太太天天騎電動車風風火火地送孫女上幼兒園。

我現在居住的小區是當地比較豪華的。有一天,我看見一位衣著入時、舉止福態的老太太在門口散步,我便上前與其搭話,說話中,我將大法真相告訴她,並講退黨、團、隊保命,她默默的聽,當說到三退時,讓我將她的黨團隊退掉了。後來,聽說她是原市人大主任的妻子,從某執法局退休。大法被迫害前,當地大法弟子給她丈夫講過真相,並給他送大法書,他認識某市一位大法弟子,時任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他曾找大法弟子要求學煉功,不久,迫害開始了,這件事就放下了,也許他早已明白真相。

我以前有小脾氣,聽到不好聽的話就生氣。孩子們都知道我小性,不敢惹我。修煉後,我知道這是執著。師父說:「世間上的任何一顆心、任何一個牽掛的因素,都是一把鎖住人離不開的鎖。」(《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我要多學法,提高心性,聽到不好聽的,我就找找自己,有就改,沒有就注意。生活中儘量替別人著想,在兒女家住,我盡力幫孩子們做飯,他們都上班很忙。以前,我的腰腿疼不時地翻一翻,現在,我的身體輕鬆了,心情也豁達多了,一心只想如何做好三件事。

孫子是我和老伴從小看大,現在上幼兒園了,我給世人講真相,他就玩,我講完了,他開腔了,大聲唱:法輪大法好!也許這是大法小弟子特殊的救人方式。在我們手上拉扯大的幾個孩子都成為了大法小弟子,一個個從小健康地成長,且很懂事兒。

無論春夏秋冬,也不管節假日,我和老伴裝上真相資料就上路了,我邊發正念邊做,「法正乾坤,邪惡看不見。」常常我剛放下資料離開,有緣人就回來了。在較大的城市,我還擔心走迷路,但有師在,我不會迷路。

有一次,我到樓洞貼完不乾膠,剛轉身,有人進來了,一看,「噢,原來是幹這個的。」我頭也不回的走開了。我心裏純正的一念:我要救人。在周圍同修的協調配合下,在偉大師尊的呵護下,作為老年大法弟子,我也跟上了正法進程。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要精進,緊跟師父回家。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