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闖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左右,我和幾位同修去郊區工地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我們被綁架到派出所,後被送到市看守所,十一後被送到勞教所。我在師父的加持下,當天正念闖出魔窟。

那天中午,我們和往常一樣去郊區工地給民工講真相,送他們護身符、神韻光盤,他們大多都能接受,有十幾個人都三退了,正當我們全身心的投入到講真相救人時,突然一輛麵包車停在我們身邊,下來三個警察上來就搶我們的包,扣住了我們的自行車,並不由分說把我們綁架到車上。這時引來了很多人圍觀,我們在車裏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警察心虛,趕快把我們拉到了派出所。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師父《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當警察問我們時,我們都不報姓名,只是給他們講真相,講信仰無罪,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洪傳,我們在做好人沒有錯,說的警察低著頭,啞口無言。後來他們跟家屬說:「不是我們在審問他們,是他們(同修)在審問我們。」晚上我們被送到市看守所。

1、 向內找,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到了拘留所,我開始冷靜下來,面對突然發生的一切徹夜未眠,開始反思自己,如果我們心態正,講真相邪惡不敢迫害,而且今天正法洪勢快速的往前推進,邪惡少之又少,這次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一定是自己的心態被邪惡鑽了空子,「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向內找,反思自己最近的修煉狀態,發現很多問題。

最近學法經常犯睏,發正念倒掌,同修之間出現矛盾向外找、向外看,愛聽好聽的,有愛面子的虛榮心、妒嫉心。這次講真相時由於比較順利,產生了歡喜心,忽視了安全,此時深深感到學好法太重要了。師父說的:「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責任重大。我雖然有漏,舊勢力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我要歸正自己,這裏不是我待的地方,一定要堅定正念闖出魔窟。

2、 在哪裏都是講真相救人

拘留所是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在這裏我們拒絕穿監服,拒絕奴役勞動,絕食反迫害。更加重視背法,發正念清除拘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爛鬼,證實大法救人,歸正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

在同一監室的普通犯人也是有緣的人,她們都在等著得救。師父說:「說明確點,就是現在在正法中,不看眾生在歷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錯,只看眾生在正法期間對大法的態度、對大法弟子的態度。」(《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們向她們講真相,講三退保平安,她們由不願聽到願聽,漸漸的願意接近我們,對我們很尊重,願意聽大法弟子的故事。我們給她們講貴州藏字石的故事,自焚真相,紅眼石獅的故事,講善惡有報的故事,啟發她們的良知善念,歸正她們不好的行為,告訴她們如何做個好人,教她們唱「法輪大法好」、「為你而來」、「得度」,背誦《洪吟》中的短詩。每天「法輪大法好」的歌聲響徹監室內外,「大法弟子的正念足,你在世上的存在就起著正面的作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在這個正的場的影響下,這些犯人的心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打架後互相不說話的人能主動找自己的不足,看對方的長處,化解了恩怨。有的人把在世上做的最見不得人的事、最骯髒的事痛哭流涕的說出來,說以後一定要做個好人。大法洗滌著人的心靈,淨化著我們的環境,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有個犯人是個中年婦女,我們給她講法輪大法的真相,講三退,她說:「法輪大法好,99年之前看過《轉法輪》這本書,後來打壓後不看了。」她表示出去後還要找書看,再也不幹那些不好的事了,並痛快的做了三退,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還有一個犯人,也是個中年婦女,因農村佔地解決不合理進京上訪被關押,她情緒低落,總是沉默寡言。我幾次接近她講真相,她都沒開口。一次晚飯後,我們大家齊唱《為你而來》,純善的法輪大法歌曲打動了她的心,她露出了少有的笑容,並說:「我也愛聽大法歌曲,聽了就心寬。」我覺得機緣到了,趕快給她講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她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這時派出所的警察進來了,隨後將我們轉到市勞教所。這時我個人的安危已不重要了,我深深的為這個生命得救感到欣慰,如果我再怠慢一點,這個生命就失去了一次得救的機緣,那將是我最大的遺憾。同監室的9個人有7個三退了。

3、 證實大法,師父加持,正念闖出魔窟

為了抗議非法關押,我們一開始就在絕食。當時天氣很熱,外邊氣溫達到40多度,我平時又愛喝水,不知自己能否吃得了這個苦,當天夜裏打坐時,眼前出現一碗銀耳大米粥,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呢,這更加堅定了我反迫害的信心。絕食絕水使我放下了很多怕心,如怕管教說,怕同監室的犯人不理解。我們拒絕幹苦力,更多的時間用在背法、發正念,講真相上,有時也和管教講真相。不斷的背《論語》、《感慨》、《賀詞》、《堅定》、《洪吟》等,我感到精力充足,頭腦清醒,絕食三天除了瘦了沒甚麼變化,那些犯人也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第四天晚上快醒時,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家門前x路車從鐵道邊開過來,當時想這條路線改線了,也能到家。我知道師父在點悟我,我一定能回家,我要救眾生。

被非法關押的第五天,公安局非法審訊我們。當叫到我時,審訊室裏放了兩個凳子,警察的對面放了一個被審問人員的凳子,側面有一個。我想我不能坐在被審的位置,我坐在了側面的凳子上。他們問我叫甚麼名字,我說:「大法弟子。」再問甚麼我都不語,最後問我還有甚麼說的,我說:「法輪大法好!」他們說:「勞教一年。」我堅定的說:「不接受!」邪惡被我堅定的正念震撼了,他們愣了一下,然後他們的語氣變得緩和了許多,說:「法輪功好就在家煉,非得出來說幹啥,你看還是有不好的人把你們舉報了吧!」這之後我們經常向內找,看還有甚麼心沒有放下,哪裏做的不夠,背法、加大力度發正念,這時管教跟家屬放出風,說15天就放。我們知道他們說了不算,我們一天都不應該在這裏呆。

到了第十天晚上,派出所警察過來喊:「煉法輪功的,收拾東西放你們回去。」結果把我們拉到很遠的郊外市勞教所,第二天早上決定將我們三位女同修送到外地的勞教所勞教一年。他們沒有及時通知家屬,當家屬趕到時,堵住市勞教所的大門要求見家屬,他們欺騙家屬說不把我們送勞教所,等到家屬被騙著離開大門時,卻突然打開勞教所的大門兩輛拉大法弟子的車從裏衝出來,而且由幾個警察抱住往上衝的家屬,場面很悲壯,當時我們的家屬正念都很足,就是要求見人,無條件釋放。我們徹底看清了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流氓嘴臉,一向採取欺騙、謊言、出爾反爾的手段是對待大法弟子的。

我橫下一條心,徹底解體邪惡的迫害走師父安排的路。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們發出強大的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師父不承認的,我們也不承認。在非法押送的路上,我們不停的發正念,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爛鬼,背誦《怕啥》,《師徒恩》中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詩句,並加上一念:「怎麼送的怎麼送回來。」那裏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救度眾生。

到了勞教所,已是中午時分,天氣悶熱,陰雲密布,監獄一道大門又一道大門,壁壘森嚴,我們被安排到一個辦公室體檢,我沒有一點怕心,心裏很坦然,我感到師父就在身邊,求師父加持,一定要回家。等輪到我體檢時,我感到師父的加持,隨後獄醫把同去的管教叫去,商量甚麼,低語:一會兒複查。看來邪惡還是不死心吧,想把我們留下,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迫害大法弟子一切邪惡,請師父加持弟子,這時天昏地暗,電閃雷鳴,震耳欲聾,連警察都感到奇怪說:「今天怎麼了,這雨下的這麼大!」也許另外空間也是正邪大戰吧,很奇怪,我們體檢完了,雨也停了,邪惡敗下陣來,天氣也涼快了很多,這時司機拿了兩個診斷書對我說:血壓高200,拒收,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在此謝謝師父,謝謝全市大法弟子的積極營救,謝謝海外同修打來真相電話,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弟子唯有更精進,救更多的世人,才能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自己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同切磋,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