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徹底解體黑窩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由於我一直都是鎖著修的,對發正念一直沒有很深的體會,直到前段時間被邪惡綁架,在邪惡的黑窩裏,確確實實體會到正念的強大力量。

那一天我剛準備去上班,還沒走出小區,就被幾個便衣圍住,隨後搶走我的手機、提包。在包裏找鑰匙後,銬上手銬到我住處抄家,將家裏的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另一台手機、通訊錄、真相幣、大法書及大法相關資料全部搶走,隨後帶到公安局。

這是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常見的方式。過程中我發正念,總覺的正念不強,我知道是前段時間我忽略了發正念,學法也不夠多所致。

這時有個「610」的說明慧網上報導警察打人是亂寫,還說他們對我還是很文明的。後來我跟一個警察講真相,那個610的不許我講。我沒聽他的,繼續講,他就窮凶極惡的過來打人,搧了我幾耳光,還把我頭往牆角上撞。當時有保安與另一個警察在場。我說:出了事你要負責。他說:「負甚麼責!」隨後我就一直在那念「法輪大法好」。後來被關在看守所,三天後回家。

在這個過程中,我一直在查找自己有漏之處,同時發正念解體邪惡。

一、找自己的根本的執著

遇到問題向內找,有干擾有魔難一定是自己有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

「可是你為甚麼不想一想,為甚麼干擾你?為甚麼能夠干擾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為甚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你不是有師父管嗎?」《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說,同修被迫害,有幾個根本的執著一定要注意修去:
(一)是證實自己不是在證實法
(二)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
(三)色慾之心
(四)不讓人說的心

認真對照自己,找到了許多不好的隱藏的執著心
〈一〉由於自己看不到另外空間,對發正念不太重視,有時只是走形式,並沒有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
〈二〉求安逸心沒去,每天按部就班的做一些正法的事,並不是真正的站在慈悲眾生的角度去救度眾生。
〈三〉環境寬鬆了,感覺另外空間的邪惡少了,上網看小說,有時也打打遊戲。
〈四〉色慾之心,網絡的小說上常有一些色慾的東西,再加上常人環境同事朋友常談論這些,就放鬆了自己混於常人之中。
〈五〉懶惰之心,煉功、發正念不能每天堅持,由於上班,有時四個正點都沒發。
〈六〉懈怠之心,放鬆了精進的意志,認為自己也做了正法的事了,沒有意識到時間的緊迫與大法弟子肩負的重大使命。
〈七〉對同修的缺點不能包容,有時用指責與命令的做法。
〈八〉有在同修之上的心,認為自己法理清晰,經常能明確指出同修誤在哪裏,同修也很喜歡與自己交流。
〈九〉其它的一些心,剛被抓時,各種人心都冒出來了:家人怎麼辦?工作怎麼辦?日後怎麼辦?
〈十〉人的觀念認為,自己表面安全措施做的挺好的,邪惡應該不容易找到自己。其實真正的安全是在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有這種認識也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

二、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每個弟子在修煉中都會有沒去掉的執著心表現出來。對於一些長時間不去的根本執著,舊勢力就會抓住這點迫害。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問題注意修去,但同時要清楚的明白一點: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只有師父能安排我們的一切。而且現在是在正法期間,任何干擾正法的行為都是要徹底否定的,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來迫害。

「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三、不配合邪惡

邪惡會用各種方式讓大法弟子上圈套,有時用惡的,有時也會用偽善的。看到甚麼都不要動心,大法弟子就按師父正法的要求去做。舉個例子,有的同修演化出來病業的現象,本來是師父安排其闖出來的,由於自己執著於出來就配合邪惡去住院,結果被邪惡一直關在醫院裏不放。任何一顆人心都是障礙。

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壓力面前能做到不配合邪惡也是信師信法的表現。

四、不生怕心

怕心根源還是一個私,怕自己受到傷害,怕受苦等等。這個心不去,就符合了舊宇宙的個人修煉法理,舊勢力就會抓到藉口迫害。

「有的人做的堂堂正正,甚麼都不怕,他就沒被迫害到;送到勞教所,另外空間的邪惡受不了,也得放出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五、加強正念,不能動搖對大法的根本正信

剛被邪惡綁架的時候,人心一下上來了,心想怎麼辦啊?怎麼老是被迫害?這種日子甚麼時候到頭啊?發正念也覺的正念不足。突然想到師父說的「無論如何別丟失自己的正念,到甚麼時候都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把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夠保持他們的正念,就能夠抵擋邪惡,面對邪惡就知道怎麼做。」《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就對自己說:一定不能動搖對大法的根本正信。

後來不斷的大聲念:「法輪大法好」。念了好長時間。感覺身體發熱,正念也強大起來,看到一個巨大無比的法輪在離地一米處緩緩轉動。

師父講過:「念「大法好」不但對常人有效,對於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細胞都念大法好,你會發現整個身體內都在震動。」(《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這時人心也很淡了,想想也沒甚麼大不了的。我這一生就是助師正法來了,其它人中的東西都是無所謂的。再發正念,感覺正念的力量無比強大。

我再請師父加強我的正念,一定要解體這些邪惡,不能再迫害大法弟子了。而且一定要通過這件事,把壞事變成好事,更加堅信師父堅信法。

六、不被假相帶動,堅定的正念除惡

在看守所不間斷的發正念,自己也明白,強大的正念銷毀了另外空間大量的邪惡。這時有人來通知說要延長拘留。當時心想:怎麼會這樣。有點懷疑自己正念是否有用。但轉念一想,不論怎樣,我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正法的要求去做,不被任何假相干擾。還出現這種事說明自己正念還是不夠強,信師信法還是不夠,一定要通過這件事,再加強對師對法的正信。

七、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

既然來到了邪惡聚集的中心,那就應該好好利用這難得的機會正念除惡。說一下我在邪惡黑窩發正念的體悟。在那裏幾乎時時刻刻都在不停的發正念。

(一)明慧有一篇文章講關於發正念的,說如果大法弟子整體正念強,大法輪就壓得很低,離地球就近,力量就大。師父也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有的大法弟子看到邪惡生命時發出法輪及大法神通除惡」。我想法輪除惡的力量應該是很大的,於是不停的打出法輪除惡。

(二)有一位大法弟子,講他在黑窩裏發正念的過程,對我也很有啟發。他說:請護法神把這個黑窩圍住,他發正念用神雷不停的炸。他說:對,就是這樣炸,就是這樣炸,徹底搗毀這個黑窩。真的感受到那些邪惡被炸光了。結果不到兩天他就從黑窩裏出來。我採用類似的做法,請正神把黑窩與外來補充的邪惡間隔開,我在裏面用神雷不停往外炸,外面想補充的邪惡集中到寶鼎中銷毀,過程中真的體會到那勢不可擋的激烈的場面。

(三)有時結合其他大法弟子的力量效果也很好。因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相信每時每刻總有大法弟子在發正念。我心裏說:大法弟子的正念,請往這裏集中,這裏就是邪惡的黑窩,一起滅盡邪惡吧,滅!

(四)有時集中精力念一個「滅」字,這時「滅」字很高大,看到有隻巨大的石墩像腳一樣從天而降,一踏就將邪惡踏成粉末。這時想到師父說的「兩腳踏千魔」(《洪吟》〈大覺〉)。仔細一看原來是滅字的其中一隻腳。

(五)師父在講法中講過慈悲能解體一切不好的邪惡及因素。在發正念或救度眾生的過程中用慈悲心去做,清除障礙眾生得度的一切因素,從洪觀到微觀都滅盡。

(六)出來的當天,午睡半夢半醒時看到師父(看的不是很清楚)站在高處,手一揮,說:「徹底解體吧,不能再繼續了……」這時一道強光伴隨,把這個黑窩的邪惡從洪觀到微觀,清理的乾乾淨淨,一瞬間就沒了。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中說:「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現在體悟,真的是這樣。

八、一切都是為大法而來的

「人類社會這一切呢都是為正法開創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為我大法弟子證實法而存在的。」(《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在邪惡的黑窩裏想到師父的這段法時,突然悟到了一層法理就再也沒有了哀傷的心,反而生起一種樂觀平靜的心。

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當然你們畢竟是有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你們的生命畢竟是與大法同在的。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這麼大的法,甚麼不能解決。

正法已經到了後期,大法弟子也越來越成熟,理智,也越來越顯現出能力來了。身邊的好多同修都能正念正行,而且對法理的認識清晰,即使一時被邪惡鑽了空子,也能很快認識到,並回到正法洪流中來。有些被迫害嚴重的同修多半都是長期以來人的東西不願放的,才顯不出大法弟子的能力。如果大法弟子都理智起來,放下根本執著,邪惡的黑窩自己就解體了。這麼偉大的師父,這麼大的一部法,只要是正法中使用,正念中真的是無所不能。

這是我的一點體會,認識有待提高,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