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卻人心 正念闖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師尊在《轉法輪》說「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幾年的修煉路上,跌跌撞撞的走過來,雖然有時能悟到自己做的不對,不像修煉人,但是卻不願意放下自我,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邪惡綁架關押了一個月。今天我想把自己在黑窩裏的經歷寫出來,旨在與同修切磋,共同精進,並證實大法的神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幾個月前,當十幾個警察把我強行帶到派出所時,我才如夢初醒,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迫害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到了邪惡的黑窩後,我悔恨不已,覺的自己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尊,對不起曾經幫助過我的同修。但是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說,「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我想:在這裏如果我做的還不像一個修煉的人,那真的太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了。既然來了,我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我開始給抓我的警察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中共怎樣編造謊言迫害法輪功,最後勸他們不要參與迫害,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當時七八個警察在場,在我講的時候,都靜悄悄的。等我講完了,他們開始想方設法的誘騙我協助他們錄口供:「××聽你講的這番話,感覺你寫東西應該不錯,你往明慧網投過稿嗎?你都為法輪功做了些甚麼?你知道我們為甚麼抓你嗎?你很出名啊,你知道嗎?好幾個地方的警察都在找你,你是甚麼時候開始煉法輪功的……」而且惡警還不知從甚麼地方拿來一張照片來訛我,說甚麼某年某月某日你偷偷摸摸的去做了甚麼。那張照片根本不是我。我識破了惡警的伎倆,對於他們提出的任何一個問題、包括你叫甚麼名字、孩子多大,我都不回答,而是反問他們:「你不是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嗎?為甚麼還要問?這些無聊的問題我不想回答。現在外面那麼多的壞人你們不抓,卻把這麼多的時間用在抓我這個好人身上。憲法規定,信仰無罪,你們立刻把我放回去。」惡警咆哮起來:「你知道嗎?你的行為觸犯了刑法××條。」我不承認,我說你說錯了,刑法沒有明確規定法輪功違反了哪一條法律,而是共產黨為了迫害法輪功生搬硬套,把它強加在法輪功身上,你見過哪個國家的法律朝令夕改,只有中國,因為一黨專政,為了鎮壓法輪功,為了它自己的需要,它要不斷的修改這個法律。

惡警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當時是晚上,七八個警察輪流來提審我,不讓我睡覺,不讓我上廁所,後來在我的抗議下,允許我上廁所。但是他們要讓我留下尿液化驗,我沒有配合他們。還有幾個警察架著我,強行給我照相、量身高,我乾脆坐在地上,堅決不配合。惡警累的氣喘吁吁,氣急敗壞的罵我。一個晚上他們筆錄本上所有的問題只能寫著沉默、沉默……

第二天,他們把我送進看守所。我拒絕配合他們檢查身體、化驗尿液、按手印、簽字等一切入所手續,他們把我關進禁閉室。當時我已經一天沒有吃飯,獄警來做我的工作:「你只要吃飯、配合我們,我們就可以把你放下來,讓你進監室,那裏可以睡覺。」我不動心,在禁閉室的二十四小時裏,我沒有吃飯,他們也不讓我上廁所,當中所長來看過我好幾次。我不停的給他們講真相,看的出,我的堅定讓他們內心很震動。二十四小時後,他們無條件的把我放了下來,送進了監室。進去後才發現那裏的眾生真是急切的等著我去救度,十幾個人一圈圈的圍著我,等著我講真相、唱大法真相歌曲。

在我被非法關押的第四天,惡警拿來一張延長單,說要延長關押我三十天,讓我簽字。我拒絕簽字,並義正辭嚴的告訴他:「我不同意延長,因為我沒有犯法,我要求無罪釋放。」我問惡警姓甚麼?他不敢回答我,並且無恥的告訴我:「你不簽字,我照樣可以關你。」

我開始絕食抗議這場迫害。這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 二》〈別哀〉)。我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居然找到了自己一大堆的執著。被抓之前,我在很短的時間開了一個店,希望能通過這個店洪法講真相,因為本地區了解真相的人實在太少,我是後走出來的大法弟子,所以生出了急躁心、幹事心。因為自己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剛開始是出現了很多干擾,兩台電腦輪流出故障,不是開不了機,就是電腦不斷重啟,而我又沒有做到先修心性再修機器,沒有向內找。我和姐姐(同修)也不斷的出現爭吵,因為忙於開店進貨等常人的事情,以前每週兩次在一起的集體學法也停止了。雖然也每天在讀《轉法輪》,可是學法沒有入心。我們在一起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有時我也知道自己不對,可是就是放不下自我,執著對方身上的缺點。有好幾次我都想向姐姐道歉,因為姐姐為我做的實在太多了,不論從常人的角度還是修煉人的角度看,都是我不對的地方多。可是強烈的自尊心、愛面子的心以及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心讓我一直沒有開口。慈悲的師父曾在夢中點化我,讓我把「心」挖出來。可是我卻不願意去深挖自己,並繼續不注意安全的發著光盤和講著真相,還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能做證實法的事,應該沒有問題,其實已經偏離法太遠。

在我絕食第三天,我被送進了醫院,被惡警操縱的犯人綁在床上,獄醫強行給我輸液、做各種檢查。入院第二天,在他們準備為我插鼻飼管持續進行灌食迫害時,我放棄了絕食。因為我覺的我不能在邪惡的黑窩裏等著他們迫害。向內找,我絕食有著強烈的爭鬥心和急於出去的心。於是我開始用別的方法反迫害,正念正行。我開始向周圍的人講真相,並且照顧身邊的每一個病人,用自己的行動證實大法的美好。在醫院裏,我一有空就背法、發正念,向內找。很後悔以前自己不精進,學法不紮實,經常跳入腦海的只有《論語》、《洪吟》的幾段法。但是即使這樣,仍能感到師父不斷的把法打入我的腦海,加持著我的正念。我繼續向內找,記的惡警第一次提審我時說:「說你如果覺的大法真的好,為甚麼你的家人都不信,你應說服他們修煉才對呀?!」我當時沉默了,提及我的家人,我很慚愧。因為雖然丈夫已經聲明三退,但是他的家人都不明白真相,而且對大法並不支持。所以丈夫對大法的態度經常會出現反復,我的家庭關也一直沒有過去,矛盾尖銳時,希望通過強制的方法改變對方,甚至潛意識裏希望通過離婚這種方式繞開這些矛盾。向內找,我對丈夫的情太重,並有色心、爭鬥心、名利心、怨恨心等。「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半個月後,他們又把我送回看守所,同監室的人高興的圍了過來,告訴我很想我,每次一想到我時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為她們善良的一面感到高興,這些眾生終於有救了。每天早上她們背監規時,我都會發正念或煉靜功,偶爾幾次忘記了,她們就會提醒我:「你快煉功啊,閒著也是閒著,等我出去我也煉。」在監室裏,她們都認為我沒有罪,所以對我進去後不背監規、不做剃頭、不接受檢查身體、提審時不穿黃馬甲她們都認為正常,因為我跟別人不一樣。

在我闖出魔窟的前一週,惡警開始連續非法提審我。一個警察問我:「光盤從哪裏來的?是你自己做的吧?」我說是撿來的。他不信:「這麼多光盤都是撿來的嗎?那說說在甚麼地方撿的。」我說:「甚麼地方都有,你們警察都可以一個一個樓道撿好多(之前他告訴我的),我為甚麼撿不到?」他陰險的笑了:「你有空光盤,u盤裏全是技術方面的東西,肯定是你做的!」我不承認,我說那是給家裏孩子刻錄、剪輯錄像用的……。

惡警反覆的威逼、利誘我認罪,我一概不配合。他說我們這幾天就要放你出去了,但是要看你的態度。我心想:出去不出去是我們師父說了算,我不會給你們所謂的態度,讓你們對大法弟子犯罪。我要求的是無罪釋放。我一直不接受惡警的任何問題,而是反問惡警:「你們參與迫害法輪功有多久了?你們誰是『六一零』辦公室主任?你們參與迫害以來一共抓了幾個法輪功學員?」他們對我的提問似乎不知所措,並且央求我:「你別用迫害這個詞好不好?其實就你這一個法輪功學員就已經讓我們頭痛死了,你看你一直在給我們『洗腦』。」

在惡警第五次非法提審我時,我突然意識到:為甚麼惡警可以無休止的提審,是不是因為自己執著怎麼對付邪惡,陷入了這種爭鬥心、很強的辯論中。認識到這一點,我開始抗議惡警的提審,對於他們的嚴刑逼供和強迫我放棄信仰的企圖我無所畏懼,並厲聲說道:「請你不要把你的意志強加給我,你猜你現在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會怎麼樣?」惡警有點膽怯地說:「我不會那樣做的。」我告訴他:「其實我只是想讓你明白一點:大法弟子的意志是摧不毀的!」惡警為之一震,但是仍不死心,於是使出了最後一招:「你電腦和u盤裏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先是一驚,因為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他們拿走了我的電腦,但是很快正念佔了上風。「我的電腦就算是東西多,也都是我們大法弟子慈悲威德的見證,絕不是甚麼『違法犯罪的證據』!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聖的救人的事,邪惡不配來迫害我。」那天惡警草草的結束了提審,並聲稱明天再來,但是再也沒來過。

回到監室,我的心情有些沉重,我仍在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因為已經二十多天了,我一直沒有配合他們,可是惡警卻一直沒有放我的意思。惡警的話再次打入我的腦中:「我們可以再關你幾個月,也可以送你去勞教。」我知道自己的執著心太多,在我沒有完全放下的時候師父幫不了我。我的腦中一直在琢磨著他們怎麼說,我怎麼去對付;如果他真的給我送進勞教所了,我怎麼樣才能反迫害;如果我再絕食,他們給我灌食我怎麼辦……天哪,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原來我一直按照舊勢力的邏輯考慮問題,就是在承認迫害中反迫害,師父連舊勢力的本身都不承認,我是師父的弟子,為甚麼要承認這場迫害呢?就算我有漏,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舊勢力不配迫害我,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闖出去,具體哪天出去請師父安排。

同時我向內找,我一開始進來時安於現狀是因為愛面子,不願意出去面對丈夫及家人,想逃避現實,所以沒有強烈的想出去的心。現在急於出去,是因為知道母親從異鄉趕來,想早點出去,是有怕母親擔心的執著親情的心。但是想到了非法提審我的警察,我有些難過了,已經反覆跟他們講了這麼多天的真相,可是他們還是沒有明白,我現在出去了,自己解脫了,可是他們怎麼辦?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人哪!我多呆一天,可以再多跟他們講講真相。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想到這裏,我決定再次通過絕食反迫害,如果說前一次絕食是因為怕吃苦、求安逸心沒有堅持下去的話,這次我決定除非走出看守所,否則我決不吃這裏的飯了,希望我的堅定信念能震懾這裏的邪惡。我的心情非常平靜,我不去執著哪天能出去,不再去想可能發生的事。

對於我的再次絕食,警長和獄醫很生氣,他們認為我給他們找麻煩,我說我是為了維護正義和真理而絕食的,我只希望你們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因為對法輪功犯罪,天理難容啊!警長指責我說我不像一個母親,不管自己的孩子,我說不是我不管,是你們不讓我管,我到這裏不是自願的。他仍然不依不饒的問我:「如果你老公跟你離婚了怎麼辦?如果你真的被判刑了怎麼辦?」我心裏想著這一切,你們說了不算,是我們師父說了算。但是仍然回答他:「法輪功比我的生命還重要,不管怎樣我永遠都不會放棄!」

也許是我的正念使大法顯了神威,惡警的非法提審沒有堅持下去,在被非法關押的第三十天,我帶著二十多個三退名單走出了看守所。

這次被綁架的經歷是一次深刻的教訓,我把它寫出來,希望同修能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走正修煉路。在我提筆寫這篇體會時,干擾很大。我非常感謝在被綁架期間給我幫助的同修,他們給我無私的付出讓我感動;更感謝在我闖出魔窟後一直幫助我在法中歸正自己、並且鼓勵我寫出這篇體會的同修。我一定會更加精進,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自己史前的大願。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