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堅定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我與兩名大法弟子去發年曆,在只剩下十幾張的時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此時正好走到某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都來抓我們。見此情景,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一人走脫,我與另一名大法弟子甲被抓,在派出所我們不配合邪惡,第二天被劫持到市拘留所。甲同修經過七天的絕食抗議正念闖出拘留所。那一天正好是平安夜,下午辦案單位匆匆忙忙來提訊我,提訊變成了我講真相的場所。我知道舊勢力在虎視眈眈看著我,師父也在看著我。

辦案單位問我「九評」就是反黨,我說:「九評」不是反黨,是真實的把共產黨所做的一切事寫了出來。想必你也經過共產黨的歷次政治運動,你看一看是不是真實的。我告訴世人記住大法好,天災人禍命自保,信不信是他的問題,是屬於言論範疇,我並未觸及任何法律法規,並且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的自由,信仰的自由,而這一切全被剝奪了。你今天想對我定罪,就是對我的政治迫害,欲加之罪後患無窮。當然這也是一次考問良知的事情。我記得迫害剛剛開始,瀋陽前司法局局長看到一百五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勞教,他下去進行調查發現,這些人全是良家婦女,一點犯罪之舉也沒有。他把這些人全放回家了,他知道這份工作他幹不了了,他的良知不能讓他拿這份工資了,於是他輾轉去了加拿大。也有人認為這是發財當官的機會到了,任長霞就是一例。任長霞從一個派出所的所長,一直提到市公安局局長。今天給這個判刑,明天給那個教養,結果汽車追尾,全車人就死她一人。她的丈夫衛春曉前段時間又被人害死在家中。

最後我說,你我同在一個區,為甚麼要效仿文革時期窩裏鬥呢?想必你的女兒比我也小不了多少,我上有高堂老母,家有丈夫、孩子,十年文革浩劫都被平反了,我們假如在美國,我們就是最親的親人,我們是同鄉,講了許多。最後他說,我說話挺有意思。他說這次來是告訴你預知教養。我沒有被他所嚇倒,我知道這只不過是一種假相,我會平安的,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法。

在這期間,我絕食八天,醫生檢查我身體全部正常,但我後背痛的已立不起來了,一睡就夢見警察抓我,我知道自己的空間場不乾淨,我想我不是來承受迫害來了,我是證實法救度眾生來了。八天未闖出去,我知道邪惡還在繼續迫害著我,於是我決定喝水,身體又迅速恢復了。我一發正念就是一小時,這期間我每天都喊「法輪大法好」,每一個來號裏的人,經過我講真相也都發自內心的喊「法輪大法好」。最後男號也傳來「法輪大法好」的聲音,每天早上都會聽到世人喊「法輪大法好」。二十八日下雪,服刑人員十多人在樓下掃雪,我打開窗戶,喊「法輪大法好」,他們說「好,好,好」。

十幾天來,我倆共給三十多人退了黨團隊,邪惡既然迫害我,那我就正好利用它近距離除惡,一坐就是到天亮,管教問我你一宿也不睡啊。其實,號裏的人看電視的時候我睡,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再起來發正念。

我知道我市的大法弟子也在全力以赴加持我。終於邪惡招架不住了,辦案單位把電話提前打到拘留所,對我行政拘留十五天後,他們不再接我,可讓我自己回來或通知家人來接。

我知道這一消息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內心無比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同時也感謝我市的同修十幾天來不斷的加持我,還有國外大法弟子的聲援。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