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正念走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坎坎坷坷走了過來,我逐漸歸正自己,認識到怎樣從人走向神。

十幾年的修煉感受很深,由於文化水平有限,難以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感受。今天聽有人說「煉功人被抓進洗腦班,沒有人能正念走出來」,我覺的這既是邪說,也不是事實。武漢很多同修都曾正念闖出洗腦班等各種黑窩。我個人的體會是:只要正念強,信師信法,能捨棄人執著的東西,從內心發出慈悲心救度眾生,一定會正念走出來。現寫出個人的經歷,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八年九月,我市一電腦學校被非法查封,五、六個同修遭綁架。我曾在這個學校工作過,認識一個外地小老師,對他很關照;他也被抓。他父母很著急,打電話要我幫助打聽,說:好幾天了,沒有他的音信,不知他在哪,天涼了,要送衣物給他。我滿口答應。一直以來,我自認為自己正念強,就一人來到區法院、六一零辦公室等所在地,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被劫持到洗腦班。

在去洗腦班的車上,我想:自己正念強,為甚麼會被抓?為甚麼發正念,打出的功不能制約它們?我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很大的人心沒去:比如情,我用人心對那個小老師,別人見了說,他是我乾兒子,他父母也認我是他乾媽,我卻沒有很好引導他在法上提高;比如顯示心,認為自己正念強,也不與協調人商量,單槍匹馬到「六一零」、法院,好像自己就是個強者,等等。我恨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修了這些年,還有這麼多人心。我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加強我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解體操控這個車上所有人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發完正念,我對他們說:今天你們這樣粗暴對待我,我也不恨你們,但你們要知道,你們這麼做是犯罪;修「真、善、忍」的人都是好人、善良人,共產邪黨給我們老百姓帶來甚麼,謊言、欺騙、暴力、鎮壓,剝奪人的信仰自由,控制人的思想,一搞一個運動,把人變成「植物人」,把國家的財富變成私有的個人財產,你們不要助紂為虐,這對你們不好,共產邪黨今天一個運動操控你打他,明天又一個運動出來鎮壓你,你們說是不是?他們不做聲。我又說:你們一定要記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有福報的……

在車上,因為我不配合,警察他們按著我,抓手的抓手、壓腳的壓腳,一大個警察一直將我的雙腳壓在他的座位上。我說完真相後,那個大個警察由開始滿臉惡氣,到嘲笑,到剛開始是念,到後來又舉起大拇指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帶動另外一個警察也喊了起來。

十月一日,我所在居委會的邪黨書記到洗腦班來「幫教」我。幾年前,我流離失所,跟她寫過真相信。她說事先不知道我被抓了,但她來洗腦班,是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說到底,還是不明白真相。兩天後,我隨她在門口溜達,她對我說:其實我對你還是有點小感情的。我說:是呀,我們能在一起是緣份,我們珍惜這個緣份,我說真心話,希望你好,平安幸福。她說:謝謝你,當初你寫給我的信很感人,只是我們信仰不同,所站的地位不同,我從小從骨子裏灌的都是共產黨的東西,受的教育都是培養我熱愛它。我聽後沒做聲,心想這不是她,默默對她發正念。一天,她躺在床上看電視,唱歌,我問她:你知道關貴敏嗎?她說:知道,是中國著名歌唱家。我說:他修煉了法輪功,病好了。她帶著複雜的心情說「又是法輪功」。又一天,她要我煉法輪功給她看看,我邊煉邊解釋,她看了後,說「這功法真好」。幾天後,她走了,走時,她去反映說我表現很好,要求放我回家。

有個警察剛開始對我很兇。我對他說:你不要這樣,甚麼叫「表現好」,甚麼叫「表現不好」,我們修煉「真、善、忍」沒有表現不好的,這裏也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是被綁架來的,我找你們甚麼麻煩?其實,你也不願意這樣對待我,你們都是善良人、好人,只因這工作,使你做違背良心的事;你們不要這樣,這對你們不好,我誠心誠意為你好,希望你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有個美好未來。他後來對我很客氣了。

一天,「六一零」的頭跟我談話,旁邊還有兩個「幫教」,他對我說:我在這裏講話你聽的明白,她們聽不明白(指那兩個「幫教」)。我感到他是在「暗示」我,要我給那兩個人講真相。其實在這裏的人,我都跟他(她)們講了真相。

一天,我對「六一零」的頭說要回家。他說:你寫認識啊,寫了就放你回家。我想了想:我應該寫真相,要他們都明白真相,不要做邪黨的陪葬品。我寫了自己怎樣走進法輪功修煉的;大法淨化我的身心,無病一身輕,做一個更好的人;江××和邪黨迫害大法,編造謊言毒害民眾,給中國人帶來了甚麼樣的災難,等等。我交了上去,一張姓警察對我說:你這是寫的甚麼?你這是在寫真相。我說:這就是我的認識,修煉法輪功使我對生活充滿信心,充滿希望,江××和共產黨就是想毀掉這一切。該警察後來說,算了算了。

到晚上,我做了個夢:我睡在床上,很多人圍著我,有個年輕人對我說:「放下人的東西,才有神的東西」,我照著這句話不停的念。一下把我念醒了,我想:我這是在哪?怎麼不停念這句話?這句話好熟!我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睡在床上,想這句話,記起這是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裏講的,我心裏好激動,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就向內找自己,到底還有哪些方面存在人心,我發現:自己講真相還不是那麼大膽,還有很深的一個怕心,這是私的一種表現;還有情,爭鬥心,顯示心等等。找到這些心,我下決心要修掉它。

當我把這些人心找出之後,過了兩天,我突然肚子疼,疼的在床上打滾。起先他們認為我是想回家裝病,接著我又吐,他們一看是真的,警察要我到醫院去打點滴、吃藥,我不去,我要回家。第二天,有個邪惡的司機對我說:你趕快寫認識,我保證你過五分鐘就回家,你如果認識不好,馬上把你轉到省洗腦班,那裏警察個個兇,都是農村來的,可沒有這裏好。我心裏說:你說的不算,我是大法弟子,由我師父說了算,我要回家。過了一天,就送我回家了。

經過這件事,我真正感受到:只要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在法中,都在法上去悟,信師信法,去掉人心,無私無我,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師父就會幫,就會管。師父講法中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是慈悲的,可我不能因為師父慈悲,就抱著人的東西不放,我要回家,跟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