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零二年正是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及大法弟子的時候,我見到本村及周邊地區不少煉功人被抓、抄家、罰款,有的被迫害的妻離子散、流離失所。但他們仍在向眾生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散發資料。有人說,這些信仰「真、善、忍」的,都是修佛修道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也只有他們才做的到。我是抱著得道的心有幸得大法的。修煉後,我身患的疾病消失了,從此,我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路上。

在今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天下著小雨,我隨身帶一大包各種真相資料和《九評》,走了十幾里山路來到偏遠農村,進入村莊後就一家一戶上門講真相、散發資料,開始一切都很順利。值的一提的是,有四、五個圍桌打牌的農民,給他們講了真相又發了資料,這些有緣人放下手中的牌不打了,都爭相在傳看著資料,我慶幸他們得救了。我繼續將袋裏剩下不多的資料逐家散發,當走到一家,見到一群青年人在打字牌,心想,這些人也是要被救度的人,於是我邊講邊向他們發資料,突然一青年人站起來抓住我的手,我用力掙脫就走,這青年人再次抓住我的手並用猛力對著我胸部打了一拳,還用手機呼叫來了幾個惡警,把我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對我全身上下進行搜查,我上身口袋裏有八十多元錢,我默念請師父加持搜不著,惡警就是發現不了,搜到我的手機放在辦公桌上,我乘惡警不備,將手機裏的卡取了出來,以免影響同修及親屬的人身安全。惡警問我家住哪裏,叫甚麼名,我都沒配合他們的指使。當天下午被綁架到縣公安局時,惡警問我:「你的資料是哪裏來的?」我果斷的說:「是救人用的。」惡警又問:「你為甚麼要發資料?」我說:「是救人。」惡警不再問了,然而我被綁架到了看守所。

到看守所後,邪惡又是上下搜身,可是我上身口袋裏的錢還是沒發現,我悟到只要自己正念正行,師父會時時看護著我。每到整點我就盤腿發正念,首先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頭,保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再以強大念力清除邪惡的迫害。監房裏每天早上由猶大領著大家念監規,我就背《論語》,然後幹警按名冊一個個點名,當點到我時,我就回答「出」,其意就是要走出去。幹警在非法提審問話完了後,要我在筆錄上簽名,我看了後,首先寫上「法輪大法好」,然後再簽上名,幹警看到我第一、二張筆錄上寫上「法輪大法好」,就不要我往下簽字了,以後也沒再找我提審了。

我所在的監房關押有三、四個各種犯罪的人(大多數是年輕人),不管他們犯甚麼罪,都是邪黨統治下社會風氣敗壞造成的,都是受害者。我對他們講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的法理,他們都願意聽,有的當即要我教功,或出獄後修煉大法。

監房裏的人每晚都要輪流值班,每次輪到我時,我就向與我值班的人講真相,他明白真相後,我就可以煉功或發正念,消除另外空間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干擾。我還對同監犯人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這裏不是好人呆的地方,我很快就會出去,因還有很多眾生在等著我給他們講真相得救。」他們都持懷疑目光看著我,我是堅定不移的。

進監房的第九個晚上,幹警突然通知我釋放了,我即說「是無條件釋放」。當我堂堂正正走出監房時,我提出:「你們在哪裏綁架我的就送我到哪裏去。」那天晚上下著大雨,幹警很為難的對我說:「請你在親朋好友家住一宿嘛?」見他這個樣子我也沒堅持了,他們就用小車送我到親戚家。在車上,惡警開著車問我:「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我說好處多著呢,簡單的說,你誠心修煉法輪功,你身上的病都會好的,另外會在社會上處處做個好人,沒有不良習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們能做的到嗎?我說你們幹警今後要善待大法弟子就會有好報。說的他連連點頭。

回家不久,我到派出所要回了我的手機,還到告發我的那戶人家向他們講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講大法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唯獨中共迫害法輪功,電視上盡是誣蔑、造假加害法輪功,你們可不要相信這些,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美好的未來,清除了因我被抓而在當地造成的負面影響。

在這次講真相救度眾生中,開始是自己起了歡喜心,讓邪惡鑽了空子,我進看守所六天後,我地同修才知道我散發資料被惡警綁架的事。因我家住農村,只一個人生活,兒女都不在身邊,當同修營救我時,我已被釋放了。

師父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今後要多學法,學好法,重視個人修煉,做好三件事,穩健的走好修煉路,不辜負師尊的期盼。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