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中喊「師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大約十多天前的一個晚上,我在給一個小伙子講真相時,被他舉報。

講真相過程中,我看他拿出手機幾次,欲撥又止,我沒當回事。當時也沒認真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結果,他最後撥了110。我當時正念不足,沒有否定邪惡,只是站在人的理上對他說「你至於嗎?有必要這樣嗎?」然後我轉身走開了。心裏有點不安,想抬腿跑,人的面子心又出來了,發正念也只是在表面上。走了一段,結果被幾個保安跟蹤,最後被綁架。

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我心態穩,正念求救師父加持,否定邪惡迫害,發出「不准他撥打電話」或「惡人追不上我、看不見我」,真念一出,情形肯定不一樣。

在被綁架那會兒,我心裏較為平靜,一邊嚴正告訴他們不要昧著良心幹壞事,一邊心裏想起了師父講的不配合邪惡的法。惡人有四五個,拉拉扯扯,我的上衣被撕破了,這時候,路人圍觀,我便大聲的講「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告訴他們已經有超過七千萬人退出中共邪黨組織,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在做好人,法輪大法在全世界獲得多項褒獎,《轉法輪》被翻譯成30多種語言,全世界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輪功……

這時候,心裏不時會有各種念頭冒出來:以前被迫害的情形在腦海中閃現,又想今晚室友找不到我了,又想明天公司也找不到我了…… 我心裏明白這都是人的念頭,這是邪惡想鑽我思想的空子,讓我想不起法,決不能讓這些想法佔上風。但是這時我腦子裏好像也想不起法了,我只能想起師父,我就一遍一遍在心裏念「師父,師父,師父」,我就想一定不能想人的事,一定要有正念,哪怕光喊「師父」。

後來,來了一輛警車,一個警察要我打開包(裏面有電子書和個人證件),我說你有證件嗎?他拿出警察證,我說你有搜查證嗎?他說沒有,但是他有權力。我否定他,我說我沒偷沒摸沒搶,我只是在做好人,中共不讓我們說話,我講真相是我的權利,他只好作罷。後來他們讓我上車,我不上,他們說,別逼他們動粗,又僵持了會,我想去派出所講真相去,然後就上了車。現在想我還是沒有徹底做到「不配合」,沒有橫下一條心:就是不上車,不配合。

在車上,我繼續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讓講,不聽,開音樂,我感到口乾舌燥,當我說到「老天爺要滅共產黨了」,那個警察一聽到「老天爺」三個字,立刻把音樂關了,對另外兩個說,讓他講、讓他講。我停了一會,想靜一下,集中一下思想和正念,這個期間我依然不停念「師父」,一邊發正念,解體清除一切迫害我的邪惡舊勢力及其因素。

到了派出所,我立刻發正念。他們偷著給我拍照,說相機質量怎麼這麼差,還不如手機拍的清楚。讓我過去簽字,我拒絕,又要搜我包,問裏面有甚麼,我說這是我的工作包,是我的個人東西,他們也沒搜成。這時候,邪惡又開始干擾我的思想,我的念頭裏又有「我的工作怎麼辦,現在公司的事不能離開我啊……」一出這些念頭,我就堅決否定它,我就想,我不為這個來的,我不是來這裏做常人工作的,我是來證實大法的。我開始在心裏大聲喊師父「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他們好像在聯繫邪惡「610」的人,但是都聯繫不上,我就發正念讓他們誰也聯繫不上。這時我心裏發出一念:今晚我必須回家!我就求師父:「師父,我今晚一定要回家,只有師父說了算,其他誰說了都不算。」這時我看到看著我的人都背對著我,我就想我得走,然後我走出大廳,但是心裏不穩,還想聽聽是否有人發現跟出來,結果聽到一個人說:怎麼那個人走了啊,然後他們又追出來,把我推回去。心不穩,就發揮不了正念的威力。

回到大廳後,有兩個警察問我,問甚麼我都不配合,我不再多說甚麼,只是在心裏用我最大的力量來喊「師父」,並堅定想今晚一定回家。我盡最大力量抑制我思想中人的念頭,喊著「師父」,發著正念。

最後,那兩個找我問話的警察把我叫出屋外,還想誘騙我說甚麼,我說你們這是非法拘禁,我必須要回家,一個警察接著說:那你回家吧。我頭也不回,扭頭就走,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當晚平安回到家中。

今天上網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只要堅信師父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說的很好,摘錄一段與大家共勉:

「回顧十幾年的修煉,自己切身體悟到,在危險來臨時,只有心無雜念,真心求師父,而且牢記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大法的要求,這樣,就會轉危為安,出現奇蹟。……不管甚麼時候,不管發生了甚麼事情,一定要記住我們是有師父在管的,有佛道神在幫助我們的,我們是大法徒,在人間這個大舞台我們是主角,不要把位子擺錯了。迫害中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假相,師父講過都是為大法而存在的,所以在所有的關、難面前,不要停下腳步,要闖過去,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你真正勇猛精進,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邪惡根本就靠不上你,你就是最安全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