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出黑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零九年九月的一天晚上,我外出去發真相傳單、光盤,一個不明真相的路人看見了,給110打電話惡意誣陷。我發完資料回家剛過了一會,「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和派出所的七名惡警闖入我家,亂翻亂找,搶走我的大法書和MP5,並把我綁架到他們那個黑窩。

在這時,我想起師父說的大法弟子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這正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於是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向他們講真相,讓他們停止迫害。

我對他們說:「你看咱們多大的緣份。你們都是善良的人,可不要一時糊塗毀了自己,也毀了你的子孫。」我就從縣醫院出的車禍講起。我問,你們知道醫院前些日子有一輛車去濟南看一個當官的,走在高速公路口和一輛拉豬的車相撞的事嗎?拉豬的車上的三人當場就死了兩人;醫院開車的司機也死了,還傷了五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為甚麼會這麼多?不就是人幹的壞事太多了嗎!你們知道岳飛為了保大宋被秦檜害死,秦檜留下千古罵名,到現在還在岳飛墳前跪著呢。你不信天,可你說了不算,天說了算;你不信神,可三尺頭上有神靈。你拿起電話一撥號碼,全球連通,你看不見它是怎麼連通的吧?可你看不見的,不等於不存在。中國有五千年神傳文化歷史,中共才六十年。中共可不等於中國,中國不等於中共。中共因為它不信天,不信神,不信善惡有報,還要『戰天鬥地』,好事不幹,壞事做絕,所以天要滅它。」

講到此,我問「610」的頭頭,「你是黨員嗎?」他說「當然了。」我說,你這麼文靜的人,幹嘛要幹這傷天害理的事呢?我師父說了,不管你幹甚麼工作,我們大法弟子救的是你這個生命。你看了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知道了為甚麼天要滅中共,也看了《七十年後解迷》的小冊子,還有藏字石的照片等等,我們師父的書你可能也看了,師父有惡意嗎?他不就是救人嗎!你當初入黨時,舉著手發毒誓,要把命、把一生交給中共,那麼,天滅中共的時候,你不就一起被滅亡了嗎?要想保命,就得退出中共。退出對你有好處,對你的子孫有好處。他問我怎麼做「三退」?我說我給你起個名字,叫「李善緣」給你退了吧。他又說,你怎麼不看書啊?我就拿起師父《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看了起來。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他們從飯館裏買來了飯,叫我吃,我說不吃。一個警察說:「大姨,你是好人,我們怎麼能害你呢?這飯裏沒毒。」吃了飯後,他們有的去睡覺了。「六一零」的頭還在看書,我也在看書。早晨發完正念後,我睡了一會,醒來看到少了幾個警察, 「610」的頭等不見了,一看車也走了。我問叫我吃飯的那個警察,他們幹嘛去了,是不是又去迫害別的同修去了?並嚴肅的說:「我告訴你們,你們這麼做是要遭報應的。」他連連說「沒有,沒有。」

之前我告訴他們,他們問我的問題我都不知道,我誰也不認識。所以白天他們已不再問我資料來源和同修的事,只是留下兩個人看著我。事後得知,下午四點「六一零」的頭帶人去了我家,叫我丈夫去看我,丈夫說不去;他又叫丈夫拿錢去贖我,丈夫說「沒錢」。他就說:「沒錢,就把她送到德州,勞教兩年。」我丈夫說:「隨便,送回來就管飯;不送回來也不要。」我丈夫對我修煉不支持,對我可以說也很無情,但是,這壞事也能變好事──他不配合邪惡。

「六一零」的頭回來後,又開始問我發了多少資料?我說:書你也看了,真相你也聽了,你還不清醒嗎?你知道中央電視台的那個羅京是怎麼死的嗎?你明白真相還要參與迫害是要遭報應的,這不但毀了你自己,也毀了你的子孫。他又叫我按手印、簽名,都被我拒絕了。我開始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徹底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誰說了也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過了一會,他說:「走吧!」我問:「上哪去?」他說沒事了,回家吧。我說把大法書還給我吧。他說書不能拿走。我哭了,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做的不好,沒有保護好大法書。我要自己回家,他說:「道遠,我把你送回去吧。」就這樣我回了家。

回顧這兩天的過程,我感到有一點我是做對了,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對待參與迫害我們的惡人、惡警,我們也一定要儘量做到善,要啟發他們善良的一面,破除他們多年來被中共灌輸後形成的無神論觀念,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同時自己要信師信法,正念強。這樣,我們就可以化對方的惡為善,不但能使自己脫離危險,還能夠救度了對方。當然,身處黑窩那種境地要做到這一點,靠的就的平時認真學法,在法的指導下採取正確行動,即正念正行,才能得到好的結果。

當然,作為修煉人,我們的一切都是師父在管著;我們把自己視為煉功人,有正念,師父就主宰一切。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通過持續不斷的講真相讓對方明白真相,認可大法,真正的支持我們,這樣才能使他們自己真正得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