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廣州第五期講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幾次寫這段珍貴的回憶,總感覺自己的寫作水平不能如意的表達出當時激動人心的場面,所以一直拖到現在。今跟隨師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又逢新年,寫出這段最幸福的回憶,獻給偉大的師尊。

一九九四年,年近三十歲的我卻已將走入生命的盡頭,嚴重的心臟病,腦神經衰弱,胃病嚴重的腰病等,各種疾病將我折磨的骨瘦如柴,面色蠟黃,虛弱的走路都直不起腰來,以至後來大夫乾脆告訴我以後回家多吃點好吃的就行了。我們鄰村有一個老中醫給我看完病偷偷的告訴我婆婆,「你媳婦的病很嚴重,估計活不多長時間。」(這是我修煉以後我婆婆告訴我的)每當我因心臟病走入死亡邊緣的時候,我都感到刻骨銘心的遺憾,總感到來到這個世上我還甚麼都沒得到。我真的不甘心就這樣離開人世。

我從小就嚮往修煉。隨著年歲的增長,修煉的概念在我的意識中越來越強烈,總幻想著意外的得到世外高人的點悟。就在得法的前一年,因哥哥的生意我來到長春這座古老的城市小住幾日,知道了這裏有大廟和尼姑庵,皈依了就可以修行,我以為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修煉,我迫不及待的皈依了,並且拜了一個所謂的師,她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尼姑,我和妹妹每次抱著崇敬的心情去拜訪她求得在修煉上的幫助的時候,她都告訴我們誰誰來的時候給她帶來多少好東西,誰誰來的時候給她帶來多少錢,修的真好,並且還教去拜訪她的人如何念咒懲治別人,漸漸的發現這不是我夢寐以求的修煉,跟著這個尼姑修行,不但修不成,還會學壞了,從此以後再沒有接觸那個老尼姑。自己回到家中戒掉佛教中的所謂葷,及殺生等,雖然得不到修煉的要領,搞不懂修煉的所以然,還是一天三次虔誠拜佛燒香念經,求得在臨死之前得到佛陀的接應,因為這期間身體日見虛弱,為了維持身體又練了附體氣功。最後我已經不敢照鏡子,不敢出門,怕人家看見我害怕。生命是多麼的卑微而可憐!

有一天我突然做了一個夢,夢見世外高人點悟我,夢中我知道他是神,他最後明確的告訴我八九七十二,一夢醒來我知道是神來搭救我,但卻不知道八九七十二是何故,就在佛教中修的思維悟來悟去的,也不知所以然。

一九九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到母親家,正碰上在長春做生意的妹妹回來了,她興奮的告訴我,她學了法輪功,她馬上盤腿打坐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看著這舒緩優美的動作,我驚呆了,我突然覺的有了希望,這哪是氣功啊,這分明是修煉,我妹妹說這裏還有書,我接過書一看是《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迫不及待的看完了這本書,一切我全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在佛教中苦苦尋求所得不到的答案,全在這裏了。看書一天的時間我的身體出現了高燒症狀,渾身燙的沒人敢碰我,我喜出望外,師父這麼快就管我了,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修煉人了。過去的時間裏曾多少次的驚嘆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是如此的幸運,能夠生在佛的時代,又能成為佛的弟子。也曾多少次的幻想著,也許奇蹟就會發生在我身上。今天這一切卻成了現實!屈指算來那一夢到現在正是八九七十二天。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搭救我乘法船出苦海。三天的時間我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身體一切病的症狀全部消失,臉色紅潤走路一身輕。因我身體的這一奇蹟般的變化,我周圍眾多的有緣人都走入了修煉。

因我妹妹還要把書帶走,情急之下,我和姐姐跟著妹妹拉蘋果的車追隨來到長春,當我們把一車青香蕉蘋果拉到長春,發現批發市場全是包裝精美的紅富士,青香蕉幾乎沒人問,加上那種灰不灰土不土的包裝,四十多天沒有賣一個蘋果,但這四十多天師父的精心安排,天天被法同化著,為以後本地大法的洪揚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天我哥從勝利公園煉功回來說要告訴我們一個好消息,我們不約而同的蹦了起來,是不是師父要辦學習班了?我哥說師父要到廣州辦最後一次講法班,咱們的入場票已經拿到了,我們高興的不知所措。接下來我們就開始研究蘋果怎麼處理,我們一致達成協議,順其自然我們在這裏只能呆兩天的時間,這兩天我們還是照常的去賣蘋果,賣一斤算一斤,賣一箱算一箱,剩下的放在這裏,等從廣州回來再賣。就這樣我們照常到了批發市場,剛到了一會兒,就有一個老太太領著一個小伙子,徑直走到我們跟前說:「你們的蘋果是甚麼品種?「我們告訴他蘋果的品種、數量及價格,小伙子說我就要青香蕉,就要這麼多,就出這個價,他說那就打開箱看看有沒有跑風,我們心裏都捏了一把汗,我們的蘋果就在這暖氣邊上放了四十多天,能不壞不跑風嗎。當打開蘋果箱一看,我們都驚呆了,蘋果黃澄澄亮堂堂的一個壞的也沒有,一過秤每箱都多三兩到半斤,我們兄妹四人面面相對,一切盡在不言中,「師父的偉大,大法的偉大」,一會兒的功夫蘋果全部賣完,慈悲的師父為我們聽法排除了一切後顧之憂。

聽同修囑咐廣州消費高最少要帶二、三千元錢,這對我和姐姐來說真是很大的數字,我常年有病,我丈夫掙的錢還不夠我吃藥住院的,本來就負債累累,還到哪去借錢哪?無論如何我們也要聽師父講法。我跟姐姐商量好了,只要能去聽到師父講法就行,至於說回來,怎麼回來都行,也許走著回來,也許打著工回來,這樣我硬著頭皮到鄰居家去借錢,師父的安排,好心的鄰居把家中僅有的六百元錢全部借給了我。

這樣我帶了六百元,我姐姐賣了糧食帶了八百元錢轉程北京跟長春同修登上了直達廣州的列車。一切都是師父的呵護,我們到了廣州,我哥哥去打聽旅店,這時來了一個小伙子迎面朝我哥走來,主動問,需不需要住旅店,中醫學院學生宿舍一天一宿八元錢,沒有幾個床位了,趕快去吧,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在廣州能住上八元錢的旅店,是當時我們同修誰也料想不到的。

師父遠隔千里為我丈夫治病

在廣州師父講法的第三天,師父給學員調整身體,師父讓我們舉起右手,想著自己有病的地方,師父一揮手說「好了」,接著師父說要給學員的親人調整身體,讓我們想著親人有病的地方,這時我馬上想到了我丈夫腳上的大疙瘩,這個大疙瘩,簡直成了我的一個心病,我常年有病,丈夫也因這個大疙瘩搞的面色發黃,渾身無力,我也怕丈夫有個三長兩短。所以師父一說我就一下子想起來了,師父一揮手說好了。接下來幾天聽課我就把這事給忘了,當聽完師父講法回到家中,第一眼看到我丈夫,我就一下子記起師父給他調整身體的事,我說你看看你腳上的大疙瘩有沒有了,我丈夫本能的去看那個大疙瘩,一看大疙瘩沒有了。他以為是記錯了,又到這隻腳上找,他說奇怪了怎麼疙瘩沒有了,我告訴他師父在廣州給他治病的事,他這才意識到大法真的這麼神奇。

見到天上的大法輪

一天晚上我和同修正在切磋,突然聽到掌聲一片,有同修高喊大法輪,我和同修一起擁出寢室,到處尋找法輪,同修高喊在天上,我們往天空望去,只見大法輪在天上旋轉,這時我的眼淚滾滾流下,心中只剩下一個概念,就是跟師父回家,不知多長時間感覺雙手火辣辣的疼,這才發現手一直在鼓掌,雷鳴般的掌聲一直不斷,其它的宿舍樓,中醫學院的學生都在望著天空鼓掌。這時同修提議到樓頂看的清楚,我們全都跑到樓頂,發現大法輪是在一個龐大的區域旋轉,正轉九圈反轉九圈,還有許多小一點的法輪也在自轉的過程中,跟隨大法輪在公轉。好像法輪轉的時候有個起點,從起點開始轉一大圈回到起點,又從起點反過來轉一大圈再返回到起點,一直這樣循環往復,這時天上這一半天是紅的,那一半天是綠的,一同修看到這奇異的天象,跑出中醫學院買來照相機,拍下了許多法輪。這奇異的景象持續了兩三個小時。第二天羊城晚報說天上發現大銀盆。

我見到了慈悲偉大的師父

我們在廣州聽師父講法,我和妹妹的座位是在師父的側面最後一排,只有師父一回頭的時候我們才能看到師父一眼,還看不清。冠縣的大法弟子就坐在師父的前面,真是太幸福了。那天我和妹妹商量,等師父講完課,我們去看一眼師父,就看一眼。當師父講完課,說讓雪軍教功的時候,我倆趕快跑到樓下,站在大廳南門口,估計師父會從這裏走,我心裏忐忑不安,師父看見我們不在那好好學功,會不會不高興啊,但是為了能見到師父也顧不了許多。這時候師父真的從大廳走了出來,我們緊盯著師父,就怕一溜神見不到師父,正看著師父走到大廳中央,師父轉身往東門走去。

這時我甚麼也沒想,撒腿就往東門跑,懷裏還抱著一大包衣服,同修在批發市場買的讓我給拿著,當跑到離大廳門口十幾米遠,看到慈悲偉大的師父正走到門口,我嘎然停住腳步,望著慈悲偉大的師父,心裏想著不能再向前一步,人太骯髒了,我就遠遠的見見師父就行,我們就在這望著師父,師父就在那站著不動讓我們看。我心裏知道師父知道我們是來見師父的,所以師父站在那不動。過了很長時間,工作人員催促師父該上車了,這時師父慢慢上了車。師父的車慢慢開到我的跟前停住了,這時見師父把整個身體轉向車門,面朝我,整理整理西服,把車門玻璃搖下,靜靜的坐著讓我看。這時我早已眼淚模糊,想不到我這麼一個滿身業力骯髒污濁的生命,師父這麼大慈悲滿足我的願望,我眼睛看著師父,心裏卻在努力的抑制著自己的一切思維,不允許自己有任何的思維概念,我覺的人的一切思想都是骯髒的,都是在褻瀆師父,我甚麼都不能想,其實人哪有那麼大的力量抑制住野馬奔騰的思想,只是心裏有這種願望,是師父給我抑制了思維。就這樣過了很長時間,我才想起我要向師父合十,我把一大包衣服往地上一扔,雙手向師父合十,這時師父的車才慢慢的往前走,走到我妹妹和練舞蹈的那個同修跟前,(不知她也跟我們一起來了)師父還慈悲的問她,是不是沒有票(她沒有入場票)。這一幸福的時刻永遠在我心裏銘刻。我激動的將剛才的這一切講給同修聽,同修都替我高興和我一起分享師父的洪大慈悲。那天晚上我打坐七十分鐘腿一點也不痛,以往每次打坐一個小時,我都是哭著坐下來的。

第二天同修找我,一定要我跟她們去見師父,說我根基好,我要不去她們就見不到師父,我馬上說不行,我不能這樣,師父是讓我來修煉的,昨天是讓我實現了願望,我以後要好好的修煉,師父再看到我這樣會不高興的。我說甚麼也不去,同修說甚麼也得讓我去,當時礙於同修的面子,同修在前面走我就在後面跟著,覺的自己辜負了師父的慈悲,生怕師父看見我。這時師父的車真的過來了,同修往前跑,我就往後退,這時看到師父向同修擺手,示意同修回去。我看到師父在車裏可能在看學員的心得體會。

師父安排買車票

師父在廣州第五期講法班是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八日,回家正趕上元旦運輸高峰,所以個人買票很困難,都是票販子高出一倍的價賣給我們票,聽課的最後一天同修督促我們趕快買票吧,不然就回不了家了,我和姐姐商量還是順其自然吧,咱們先去聽課回來再說吧,我們兜裏的錢根本不夠高價票錢。當我們走進傳法班,我和妹妹剛在位子上坐下,就聽到我們鄰縣口音的一個大姐,跟一個男同修在說話,我趕快湊上前去打招呼,大姐你是不是某某市的?大姐說是啊,我老家是某某市,我在省城住,我是跟省城的同修一塊來的,她接著說你們火車票買了沒有,我說正在為車票犯愁呢,她馬上指著遠處說你看看那邊那個大高個,他就是總站站長你趕快去找他,我們明天就去集體買票。這一下問題全部解決了。我當時想師父安排的真是巧妙啊,大姐一個人來都不好使啊。我問大姐你們兩個怎麼到這來了,大姐說我兩個今天走到這就想在這坐坐,等師父快來了再回座位。這時大姐也知道了她們今天晚上過來是師父安排為給我們買票的,我們廣州一行無時不在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在師父的精心呵護下,我帶六百元錢在廣州住了十多天,回到家還剩了錢。

師父講法結束了,我感覺時時刻刻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精心安排之中,當我走出課堂的時候,看到眾同修圍在師父的轎車跟前,向師父問好,幸福的跟師父握手,師父一一的滿足學員,我遠遠的站著,心裏想著現在我不能去見師父,等我見師父的時候一定是我的心修的最純淨的時候,那時我將捧著這顆最純淨的心獻給我們最偉大的師父。哭著寫完這段美好的回憶,在今天這個環境下更加體會到了偉大的師尊洪大的慈悲。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引導我穩步的走過了正常修煉時期,在風風雨雨八年的正法時期師父呵護我跨越了巨關巨難,千言萬語表達不盡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今逢新年之際,弟子磕頭敬上,遙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