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尊來齊齊哈爾傳法的日子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齊齊哈爾大法弟子,每每回憶見到師父的幸福時光,內心便充盈著喜悅。

那還是一九九三年夏月的一天,「五一賓館」剛剛開業。我當時是賓館的服務員,當時只有二十三歲。那時全國上下氣功熱,我們賓館同時就有幾位氣功師來齊市辦班住在這裏。可是給我們印象最深最讓人難忘的,就是住在電梯門口三零一房間的大氣功師李老師。

李老師高高的身材、年輕、氣宇軒昂,身著白色襯衫,顯得乾淨、清爽,而且總是微笑著、平易近人,對不同年齡、不同職位的人都一樣的和顏悅色。每每要求我打開房間時便客氣簡單的說:「麻煩你把我房間打開」。李老師的房間人員往來不斷,總是被身邊的人簇擁著。我們就猜想:這人一定是位高人,可是他又沒有大官兒的架子。去餐廳吃飯,李老師讓大家坐下,大家也不坐下,都畢恭畢敬的等老師落座才坐下。

一日我下夜班,清晨八點左右,我敲門來到李老師房間,他們幾個人好像正在商量甚麼事情。我便對李老師說:李老師,我身體不好,這難受那難受,說出許多症狀。李老師客氣的說:「你稍等一下,過一會兒我幫你調整一下」。我出去等了二十分鐘便等不及了,因剛下夜班急著回家,就又去敲門進了房間。李老師見我著急,便對身邊的弟子說:「你去幫她調整一下身體」。那個弟子隨我到一空房間,讓我與她面對面站立,她看到我病的原因並說:「你小小年紀,心思這麼重呢。甚麼事不要想太多,看的開一些。你看你身上這些不好的東西……」,邊說邊抓,「這麼年輕以後要開開心心生活」。我回答:是。七、八分鐘後頓覺渾身輕鬆、心情舒暢。

第二天,我找到為我調病的弟子,問她要多少錢?她說我們不收費、沒關係。他們不收費,我又想表示對他們的感激。一日,我將自家地裏的西紅柿等瓜果拿到賓館,想送到他們房間。那位弟子說:沒有關係,你的心意我們領了,我們不接受饋贈。就這樣,大概八天左右李老師一行人離開了賓館。

一九九六年姑姑引導我學法,賓館也有人學,都說這法好。我當時身體不好,便走入大法修煉。我患有偏頭疼、渾身無力、坐不住、總是躺著,掃帚也拿不起來。修煉中不知不覺這些病症都消失了。我開始在法中精進,在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被宇宙大法的洪大法理所折服。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的元旦前夕,由於我與同修向人們講法輪功迫害真相,而被當地一派出所綁架,被扣了一夜。我當時沒有怕,發了一夜正念,心想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請求師父加持我出去,並對警察講真相。第二天家人多方做工作為我辦理保外,警方讓我簽字,揚言我不寫三書不寫保證,明天就把我扔進勞教所去。我心想:豁出來,寧可扔進勞教所也決不寫三書。就在我發出這堅定一念的同時,做筆錄那個警察馬上站起來,快速合上筆錄本,不耐煩的一揮手,吐出的兩個字竟是:「走吧!」我便與家人回到了家。

每每回憶起師父的音容笑貌,便感到無比的幸福。如今,我與億萬大法弟子一樣,在大法中精進著、為救度眾生而奔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