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難忘的幸福回憶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

一、回憶師尊廣州講法傳功的日子

我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日得法的。得法後,心中就有一個最大的心願──能親眼看到師父。有幸於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參加了師尊廣州第五期學習班(大陸最後一次學習班)。

當時,我的座位是在師尊講法的右後邊的樓上,離師尊講法的講台比較遠,看不清。當師尊進入講法傳功會場時,大家立即起立,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師尊示意大家坐下,會場馬上就靜下來了。師尊魁梧高大,整個會場充滿祥和,我當時心想:要是看不清慈祥偉大的師尊就太可惜了,說啥也得近一點好好看看師尊。師尊給大家清理身體時,告訴大家每個人想一下自己的病或給親人去的一種病。我當時想:學大法是因為我即將退休(同年十月退休),又聽說是佛家功,我衝著這佛家走進大法來,沒想甚麼治病也沒想給親人去病的事,只是想,師父啊,我從東北千山萬水來一趟不易呀,最大的心願,就想好好看看師父。

第二天,同來的年輕人了解了我的心思,就對我說:「阿姨,你是想近一點看看師父?!」我說:「是!」她就領我到樓上最前的一排去和人家說讓我暫時在這兒坐一會兒,等師父來會場時好好看看師父,然後就把座位還給人家。

就這樣我剛坐下,師父來了,而且往我的方向來了。大家都從上往下伸手搶著跟師父握手,我也趕快伸手,抓住這最幸福的時刻,我握住師父的左手(因為右手被人握住了),師尊兩手同時都和大家握手。我幸福的熱淚奪眶而出,淚流滿面驚喜不已,想說的話卻說不出來……。這天課結束後和學員們往住宿地兒走時,別說有多高興了。我這近六十歲的人比年輕人腳步還快,一身輕向前飄呀似的,同路走的年輕人風趣的說,「阿姨,你慢點走,別把人家路上跑的車給撞壞了啊……。」

我們那時住在廣州中醫學院院內,有一天下午,我們幾個學員正在大陽台上說話兒,突然有人喊了聲:「看!法輪!」大家抬頭往前看去,在我們面前二、三十米,一人多高的大法輪立著從北向南,又從南到北來回轉著持續了好長時間,半邊天被照亮……當時許多中醫學院的學生都出來看,我心裏特別高興、激動……。

回憶起師尊在廣州最後一次講法傳功的日日夜夜,早晨大家一起煉功、切磋、學法,晚上聽恩師講法,幸福無比。天公作美八天的學習班來回的路上都沒有下雨(有雨也不在這時候下)。八天的時間啊,太快了,學習班結束那天大家都難捨難離,有的問師父下期班還去哪兒?師父說,你們不能去了。師父上國外傳法去了。主持會的人代表大家說,希望師尊早日打道回府啊,學員們盼望您。我只是淚流不止,久久不願離去……。

二、有緣長春又見恩師

廣州最後一次學習班結束後,我做夢都在想,還能聽到恩師講法,有緣還能見到恩師。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去長春,一個意想不到的機緣我趕上了,聆聽了恩師為長春輔導員講法、解法。我和兒子、女兒這次都有緣見到了恩師。記得當時說是要開會,我們大家來到了長春香格裏拉飯店的一個會議廳,圍著講台一排排坐好,講台上還布置著鮮花,大家都在低聲嘀咕,來這麼好的會議廳開會是誰要來啊?是不是師父要來啊?但大家又都不敢想!這時,身後門口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是師父!是師父來了!」回頭望去,師父擺著手,大步從後面走來,走上講壇……我的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

我自得法後,對師尊的高德大法一直堅信不移,堅定的走大法修煉的路。在邪惡迫害的時期,在修煉路上,風風雨雨摔摔打打走到今天,否則無顏見恩師。決不辜負師尊呵護苦度,做好三件事,緊跟恩師走到底,決不違背自己的誓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