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幸福回憶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我已年逾花甲。還是在高中讀書時就對氣功感興趣,並開始練氣功。三十多年來,接觸、練了許多種氣功,正如師父說的,「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轉法輪》

有幸的是,我最終找到了真正的修煉功法─法輪功,並於一九九四年先後參加了師父在濟南、哈爾濱、延吉三個傳功講法班。

九四年的六月下旬我參加了師父在濟南的第二期傳功講法班,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師父的講法班。

師父每次講法之前都從衣兜裏拿出一張紙,放在桌子上。師父說:我這個人說話,沒有廢話,希望大家注意聽,不要記,你是記不全的,還影響聽課。我們開始靜下心來聽師父講法。師父說:「你能夠直接聽我傳功講法,不是祖上積德,也是三生有幸」。雖然開始時,我不了解法輪功,但是我聽到「祖上積德,三生有幸」這八個字,對我震撼很大,感覺不同尋常。果然,一個班下來,以往形成的許多思想觀念,尤其是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心靈的天窗打開了,無比敞亮,慶幸自己,幸福至極。

在學習班上,學員拾到任何物品,如手錶、項鏈、金錢都主動交到師父那裏。講課前,師父拿起這些物品讓大家看,以便認領。其中一個信封中有幾百元錢,師父念了上面的地址和姓名,讓失主去取。

六月的濟南,天氣炎熱,會場座無虛席,中間的比賽場地的一半也都坐滿了人,許多人扇起了扇子。師父說,你越扇越熱,你放下扇子。當人們放下時,涼爽的微風,習習吹來,大家熱烈鼓掌。師父的講法太受歡迎了。師父的講法多次被熱烈的掌聲打斷,師父常說,不要鼓掌,耽誤時間,影響講法。

我們住在歷山賓館,那幾天經常下雨,神奇的是,每當我們去聽課時,或聽完課回來時,雨就停了。參加這次講法班的學員約有四千五百人,來自全國各地。一個鄭州的老學員問我,以前練過甚麼功?當時我正在練一種被認為挺好的功(後來才知道是附體功),這位老學員告訴我,學了這個功,再學法輪功,是非常幸運的。我問為甚麼?他不說,但他說你認真聽課吧,到時候就知道了。果然,第三天師父講完附體,我全明白了,假氣功坑害人,人都不知道怎麼被害的。我們太幸運了,師父把我們的附體全拿掉了。

我們是開班前一天到濟南的,安排好住宿後,我們就到皇亭體育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誰知道回來後,我的脖子就開始疼,一連好幾天,疼得不能枕枕頭睡覺,夜間不得不坐在床上睡。後來才明白,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呢,過後真是一身輕。在這個班結束前,師父讓每個學員寫心得體會,師父說,每個學員寫的我都看。並說,你就是畫上一橫,我都知道你心裏想甚麼。

濟南班結束了,七月一日師父在大連開班。一些學員買了三十日去大連的飛機票,跟班聽法。師父告訴大家,不要坐飛機去,買機票的建議退了。我們同坐火車回來的一個錦州學員說,退機票手續費五十元,有點不解。當時我們議論這件事,定有原因。後來才知道,三十日濟南去大連的飛機沒起飛。慈悲的師父為學員考慮得十分周到。

八月五日師父的哈爾濱講法班在冰球場開班。有一個星期天,學員們到太陽島遊玩,巧遇師父,大家異常高興,這時有學員提出和師父合影留念,面對二十多名學員,工作人員有些為難,師父欣然同意,並安排專人負責給照像。這些珍貴的照片,永遠激勵弟子們勇猛精進。

八月二十日延吉講法班開班,最後一天師尊解答問題,我提條子問師父:法輪世界的主持是誰?企盼師父回答。師父念了條子,法輪世界的主持是誰?沒回答,就放在另一邊了,然後拿起下一個條子。當時我挺失望,左想右想也不明白,師父為甚麼不回答。直到後來,我才漸漸明白過來,我提的問題實在是悟性太低了,不應該提,佔用大家寶貴的時間。心裏很慚愧,同時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應該多學法,學好這個法。

延吉班期間,一場特大的狂風驟雨釀成了延吉百年不遇的大災,當時我們住在延吉醫學院,那天上午,一個個大閃電連接一陣轟鳴,持續不斷,瓢潑大雨一陣緊似一陣,暴雨、狂風、閃電、雷鳴交織在一起,好像比賽一樣,你比我強,我比你更猛,眼見上百年的大樹劈叉,許多大樹被颳倒,馬路上積水越來越深,轎車不能行走……。晚上我們去聽課,一路上所見一片狼藉,那麼多廣告牌被吹掉,有的在地上,有的歪歪斜斜,合抱粗,幾十米高的大樹,刮倒的太多太多,橫七豎八躺大路上,所有車輛全停,一輛公共汽車被大樹壓在下面,車棚壓癟,玻璃碎了……。我們大法弟子心裏明白,這場突如其來的重災決非偶然。

我們大慈大悲的師父把延吉講法班僅剩的七千元錢全部捐給了災區。

結束儀式上,師父贈送給延吉每個煉功點一面功旗。許多地區學員集體或個人向師父贈送錦旗。我和一名同修代表本地學員向師父敬獻錦旗,有幸和師父握手。師父的大手異常綿軟,比棉花團還軟,無法形容。

不久,師父的《轉法輪》正式出版了。師父說:「這件事情只有我一個人在做。這樣的事情,機會不多,我也不會老這樣傳下去。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又說:「我想我傳法的時間基本快結束了,所以想要把真正的東西給大家留下來,以便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有法來指導大家。」(《轉法輪》)每當我讀到這裏,倍感親切,不由得想起當年參加師父傳功講法班的日子,雖然十三年過去了,但是仍然歷歷在目,這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日子,永世不忘。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們生逢整個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刻,全世界六、七十億人中,只有我們大法弟子有幸得到偉大師尊的親自度化,隨師正法,真是「萬載難遇」都無以形容的無比珍貴的機緣,師尊佛恩浩蕩,弟子無以為報,我們只有遵照師尊的教誨,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