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講法班的回憶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得大法前我是一名居士,跑廟十九年,但是總覺的修來修去沒有找到真法。一九九三年,當地有一位學員到北京躲地震時有緣參加了師父傳功講法班,回來後對我說:「學法輪功最好了。」但是我沒有珍惜這次機緣。一九九四年上半年又有一位學員送了我一本《中國法輪功》,回家看了《概論》裏面說:「初聽起來可能覺的玄,但對有志於氣功修煉者,只要細心體悟,奧妙盡在其中。」當時我真的覺的師父講的很神奇,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自學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當時是單盤,還不會雙盤。在做「加持球狀神通」時,大概是幾分鐘,奇蹟出現了,親眼看到身體甚麼都沒有了,只剩下鮮紅的心臟在跳動,真是太美妙了。當時動了一念想看清楚是怎麼回事,一睜開眼,就從那種無窮的美妙狀態回到了常人中來了。但我立刻明白這回我找到了真法,師父講的是真法,師父是真佛下世。從此以後,我見到有緣人就告訴他:「法輪功的師父是‘真佛’,以後辦班我一定去參加,提高層次。」

參加鄭州講法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我有緣參加了師父在鄭州辦的講法傳功班。當時我帶著一歲多的孫女,她天天還要喝牛奶,還帶著兩個很重的背包。我想,要是來兩個人就好了,真的一下子就來了兩個學員,有一個是曾跟過師父班的,另一個說要和我們一起去。當時我感到很神奇,我小孫女見到那個跟過師父班的學員就好像見到救星一樣,非要他抱,再也不要我抱啦。我覺的很奇怪,小孫女可從來沒見過這位學員呀。這位學員抱著她走了二里多路,到了郭林路小學見到法輪章時,她一把抱住,怎麼也不願放下。後來我想大概是這位學員是師尊給清理過身體的緣故吧。通過這幾件事,我更迫不及待的想去見師尊了。

六月十日,我乘車到了武昌,就先去龍華寺去和以前拜的師父辭別說:「我明天要到鄭州去學法輪功,以後可能不來了。」她說:「你去吧!善財童子也拜了多少多少師父……」她儘管這樣說,當時我心裏還是很難受,從那出來一直還在掉眼淚。在公共汽車上,一個漢口的學員見了就問:「你哭甚麼呀?」我說我是從佛教出來的,要去鄭州學法輪功。她說:「你讀完高中,去上大學你還不高興嗎?」聽她這麼一說,我的淚馬上止住了。參加班前即六月十日晚動身時傾盆大雨,我想雨要停下來就證明我有緣,雨還真的停了。

天快黑時,我們到了鄭州,找到地方住下。雖然很疲勞,但大家都沒有睡意。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匆匆忙忙的趕到了辦班的禮堂。禮堂裏擠滿了人,大家都很興奮,翹首以待師尊的到來。不知是誰高喊了一聲:「師父來了!」大家一聽師父來了,都起身鼓掌,真是掌聲雷動。師父在禮堂門口停下來,我們抬頭看見師父就像看到了久別重逢的親人。師父穿著樸素的衣服,表情慈悲祥和。不一會兒,師父走向講台並示意大家坐下,立刻整個禮堂鴉雀無聲。我找了一個離師父最近的位子,還不到一米遠,當時師父講法那個話筒總是有很大的雜聲,我就對著師父說:「您就離話筒遠一點講話就好了。」當時師父用手示意並慈悲的說:「你坐下。」師父並沒有動,話筒自然好了。現在想起來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師父首先自我介紹,然後開始講法。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師父,慈悲的師父用博大精深的法理把我從塵世中喚醒,給予我太多太多。有一天師父為了給大家調整身體,叫學員跺腳,跺腳前想一下自己有甚麼病,太大的病就不行。當時我想到了我的近視眼,但又一想近視眼是大病,就沒想了。聽師父講:如果自己沒有病可以想一下自己的親人有甚麼病,我就想到了折磨公公多年的肩周炎。師父告訴我們:「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跺腳」。當師父喊到一二,還沒喊到「三」的時候,有很多人就迫不及待的跺腳了,師父笑著說:「要你們修煉有這麼精進就好啦。」等我回家後問公公:「您老的肩周炎好了嗎?」他說「多年的肩周炎頑症不知道怎麼就好了。」從九四年到二零零二年從來沒有痛過了。參加班的頭三天,慈悲的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我又吐又拉,我班的學員三天內都有這種感覺。從此人都感到一身輕,大法的玄奧與超常沒有親身體悟的人是無法想像的。

有一天師父正在講法,天突然黑了,伸手不見五指,傾盆暴雨從天而降,冰雹打在禮堂的瓦上劈啪作響,不知甚麼時候冰雹把師父講台前面的瓦打破了,雨水往下直流。禮堂四週各種各樣的動物怪叫聲此起彼伏,聽了毛骨悚然。大家默不作聲,這時師父從座位上起來,坐到講台的桌子上,盤上腿,打起大蓮花手印,過了幾分鐘,天空亮了,太陽像早晨一樣。這時師父從桌子上下來,回到座位上說:「鄭州這個班素質特別好,但是帶來的東西也不少,你們知道嗎?我都給大家做了件甚麼事情。」當時我聽不明白,我想我沒帶甚麼呀,連孫女要來我都沒帶來。第二天有學員到黃河邊去玩,看到黃河兩邊很大很大的樹都連根拔起,大家才知道師父昨天講法有魔干擾。師父打大手印是在除魔呀,同時也將學員身上帶的不好的東西清理了。

回家後,我覺的法輪大法好,就到廟裏去告訴以前認識的尼姑,可惜的是她們不能夠像我們一樣珍惜這萬古難得的機緣,有的只要法輪章,不要書,即使有的看過書,也沒入心。記的有一次我將講法錄音放給她們聽,她們聽的也很認真,但好像沒有我們虔誠;還有一次放錄音時,磁帶絞了好幾盤。現在想起來,是宗教裏的亂神為了阻止她們得大法,做了很多壞事。我們有幸得到了大法的,一定要珍惜這萬古的修煉機緣,珍惜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辱使命,助師世間行。

參加廣州講法班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我又有幸參加了師父在中國大陸辦的最後一期講法班即廣州講法班。因為是最後一期,所以來的人特別多,國外的、香港的、澳門的,真的是盛況空前。雖然是冬天,但處處洋溢著春天的氣息,節日的氣氛。

辦班地址在廣州體育館,因為來的人特別多,好多人沒買到票。開班第一天,好多人在禮堂外面聽課,師父說裏面和外面聽課是一樣的。第二天好多老學員將自己的票讓給了外面的新學員。我們一行三人也沒買到票。第二天上課前,有位學生走到我面前,將票賣給了我,我將票讓給了一位新學員。下午又有一人退票給我,我又將票讓給了另一位學員。這時有位女的找到我說:「她們那邊有人正在辦氣功班,你乾脆到那邊去聽」。我馬上回答:「我們師父在這兒講法,我不去你那兒」。也許這是在考驗我的心性。

第三天上午,我看見師父從對面賓館出來向體育館走來,這時我正站在大門口,連忙向偉大的師尊合十問好。師父單手立掌微笑向我點頭。不久就有位學員出來將票讓給了我。我進去時正好坐在一位男學員旁邊,這位男學員一邊聽法一邊傷心的哭著。這期班,學員進步很大,心性提高的也很快,許多學員將票讓給了新學員。

有一天,住在一所中學的學員突然發現天上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大法輪,紅光照著一片紅,廣州許多地方都能看見這一奇景。當天晚上住在黨校的學員們看見了師尊的法身。辦班結束時我提了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是否建法輪功基地」;第二個問題是:「我的小孩都大了,我想到基地去」;第三個問題是:「眾生苦不堪言,求師父多普度眾生」。慈悲的師父都一一回答了我。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大法學員遍布世界各地。

從廣州回來後,我就一心一意的修煉法輪大法,在心性上狠下功夫,到各地去洪法,將大法的福音告知有緣人,配合當地輔導站辦煉功點。那時凡是到煉功點上的大多數學員進步神速,天天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之中。

七二零迫害開始以後,我到省城,到北京去講真相,邪黨為了迫害我,非法判我兩次勞教,多次抄家,罰款一萬多元。然而,這場非法迫害,無法改變真修弟子的正信,在師父的點化和在學法中對法不同層次的體悟中,我更加清醒,更加理智,也更加堅定了我修大法的決心。我一定要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助師世間行,圓滿隨師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