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難忘

憶參加師尊傳法班的日子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我已經八十多歲了,每回想起參加師父講法班的日子,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歷歷在目,師恩難忘啊!

說起來,我參加師尊傳法班純屬偶然,那是一九九四年二月,剛過年,我去姑娘家去看她,坐在她家的沙發上休息,就感到滿臉、鼻子、眼睛都在跳動,我當時還以為是坐火車累了,心想這兩天多休息休息。然後就跟姑娘講:「我怎麼感到身上許多地方像有東西在動呢?」誰知姑娘激動的說:「媽呀,您可真有緣份,這是法輪在幫您調整身體呢!」

我當時還不知道甚麼是法輪,姑娘就簡單的跟我介紹了一下法輪功及師尊傳法的情況。然後姑娘說:「媽,您別急著回去,四月十五日師父還要來辦班,咱們一起參加吧。」我當時已練了其它氣功,不太想學。現在想想,真是悟性太差了。

姑娘看我不太積極,就把師父的照片讓我看,我一看到師父的照片,就感到師父很親切,感覺很熟悉,像是在哪兒見過,就想:這麼年輕就當大師,一定不簡單。

就這樣,我有幸參加了師尊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在合肥舉辦的講法班,那些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原定十天的班,由於外地學員很多,師父考慮到外地學員的吃、住都比較困難,就每天多講些內容,壓縮到八天時間。

講課第一天,因為我的座位靠邊,看不太清楚師父,但不知怎麼的,眼淚不停的流,那時的我並不明白,只想自己這麼大年紀了,還像小孩似的掉眼淚,可別讓其他學員看到了,多不好意思。現在想想,是自己明白的一面看到了自己多麼幸福,有幸參加師父的講法班,看到師父給了我們多少好東西,打掉多少壞東西,明白的一面太激動了。後來,為了能近距離的看看師父,我就每天早早到班上,等在禮堂大門口,能就近看看師父,那時也不懂用甚麼禮節來敬仰師尊,也不懂雙手合十,只是像孩子似的注視著師尊,看到師尊就高興得不得了。

那時,我的悟性不高,參加講法班的目地也只是想看看師尊,頭兩天師父講甚麼都不太明白,也不太上心。到了第三天,師父告訴我們要幫我們調整身體,要求大家站起來,用力跺腳,先跺左腳,再跺右腳。我想:我從小右腳就有毛病,走路時間稍微一長就很痛,哪裏還敢跺呢!轉念又想,有師父在呢,怕甚麼?這時,左腳已經跺完了,只感覺全場都在震動。要跺右腳了,師父說:用力跺!我的右腳就用力跺了下去,一點不痛,反倒覺的很舒服。從那以後,我再也不覺的右腳痛了。

從師父給我們調整身體後,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大師,才開始認真聽師父講課。十堂課聽完,我覺的我的世界觀、人生觀都發生了變化,再不像以前那樣對人對事了,也懂得了做人要真誠、善良、忍讓,真後悔自己頭兩天沒能認真聽課,現在想起還感到後悔。從講法班下來,我其它的一些小毛病,如胃酸、燒心、咳嗽等病狀,都不翼而飛。那時我雖然對修煉認識的並不深刻,對師父講的「真、善、忍」和宇宙大法的真正涵義也不太明白,但師父的言傳身教、師父的音容笑貌都深深的銘刻在我心中。在以後的修煉過程中,不論如何艱難,我都能隨時隨地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都沒有動搖我對大法的堅定之心。

十堂課結束了,我們都聚集在禮堂大門口捨不得走,師父出了禮堂,對大家說:我送你們一程。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師尊。那天天很黑,姑娘騎車帶著我,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一路往家奔。半個時辰後,我和姑娘順利回到她家。可當姑娘準備將自行車推入車棚時,卻怎麼也推不動了,仔細一檢查,才發現自行車豎梁與腳蹬處已全部斷裂,我倆看到這,都震驚了,也很後怕。再回想師父送大家時所說的話,才恍然大悟:師父一路都在保護我們呀。

在以後的歲月裏,我不斷的學法、煉功,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是師父的慈悲救度,使我親身感受到了佛恩浩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魔頭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意孤行,對法輪功進行打壓、迫害,利用壞人、打手,對大法弟子迫害、恐嚇,我也曾被綁架、被威逼、恐嚇,但無論多麼嚴酷的環境,也沒能動搖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得法至今,已經十三年了,看到其它地區大法弟子回憶在師父傳法班上的經歷,我也一直想把悶在心裏的話說出來,當年有幸見過師父,親耳聆聽師父的講法,但由於自己沒有文化,不能充份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拖到現在才寫下來。感謝師父,願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抓緊時間,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走向神的路上勇猛精進。

這是我參加師父傳法班的經歷,願和同修們一起分享。如有不妥之處,望指正。謝謝,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