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往事 永恆的見證(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接前文)

佛光普照

在學習班期間總聽人說師尊有光環等,可我看不見,只是感覺在師尊打大手印時有點耀眼。但九七年我參加師尊召集的翻譯人員座談會時體會到了這種超常景觀。那天晚上是在一個學員家的大客廳裏,當時有二三十人的樣子。師尊一進來,我就感到光芒四射。師尊高大魁梧,微笑的坐在那裏特別像一尊大佛,光燄無際,整個客廳顯得金碧輝煌。我當時悟性很差沒意識到,光顧了看師父可能也沒反應過來,還以為是燈光的作用,以為別人也這樣感覺,後來與別人聊起此事才知那只是我的感覺。直到今天寫到這裏我都能看到當時那種滿屋富麗堂皇的景象,栩栩如生。沐浴在這種佛光裏的人是多麼幸福啊!所以大家都會感到在法輪大法的場裏特別特別的舒服,因為佛光普照啊。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在師尊傳法期間神奇的事比比皆是,許多你認為困難的事、不可能的事,只要你按師父的要求做了,立刻就是另一番景象。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舉幾個例子。

(一)袪病的例子太多了,我們一家得法後都疾病全無,這很正常。神奇的是,師父給我們消業基本都不耽誤事兒,不是放在早晚就是放在雙休日。比如孩子多次發高燒都是這樣,無論燒多高症狀多嚴重,到早上或週一該上學時保證就退的差不多了,只要去上學就沒事了。在清理腸胃時我們好幾次都是早上起來或拉或吐的不行, 一出門去上班就沒事了。你以為沒事了,可下班剛一進家門就又來勢兇猛了,非常神奇。

(二)一開始決定去外地聽法時,上班和上學的請假就成了難題,可當我決心已定、真去告假時奇蹟就發生了。我去天津和廣州請假都出奇的順利,領導根本沒問原因就批准。去天津時更神了,領導還給了我一個公差。女兒去廣州之前就高燒不退,但一上火車就退了。回來後學校老師說要期末考試了,耽誤這麼多課沒法補了,給了一大堆卷子。沒想到從來都坐不住的孩子利用元旦兩天把所有卷子都做了,期末考了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只差二分滿分,老師一句話也沒說出來。關於請假的神話到了學習班才知道,不是我們一家這樣,許多學員都有相同的經歷。大家恍然大悟,原來都是師父在幫我們。

(三)最神奇的是去天安門證實法,我不想耽誤工作,就決定週末去,週一回來上班,當時還不懂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個理。結果真的被拘了一天,週日晚上回家,週一上班沒耽誤。回到家我可著實嚇了一跳,週末離家前我怕當天回不來就想給孩子把飯燒出來,因為我愛人也在外地出差。由於匆忙走時忘記關火了,孩子晚上放學回家才發現,鍋已燒變形了,屋裏全是煙。好懸啊!真是後怕,要不是師父保護簡直不敢想。我愛人去天安門時想著當天回果真當天晚上就回來了。

(四)二零零零年我因遭受迫害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裏時,有一次邪惡要去抄我家,我想到家裏那麼多法書就在櫃子裏很心疼,就求師父保護讓他們看不見。我回來以後聽愛人說,他們果然沒看見,手都伸進櫃子裏摸都沒摸著,而且就放在桌面上的四本打印的講法也沒看見,只抄走我求師父時沒想到的一些錄音帶等,當時我覺的太神奇了。

(五)當年有一次在別的點洪法時,走時因為和學員聊天忘了把車騎回來,第二天才想起來,去找車時發現放車的地方沒有車,找了半天在路中心隔離帶找到了。這種類似事情當年在我們學員中也很多。當我抵制迫害離家出走以後,所經歷的就更神奇了,每一步都是在師尊的呵護下走過來的,感覺完全是走在一條神路上,那麼玄妙、那麼神奇、那麼不可思議,卻又那麼的真實,要不是自己的親身經歷確實難以相信。這就是師尊講的「信在先,見在後」吧。

師父沒有收我的錢

一九九九年,中共誣陷師父時的所謂罪狀之一就是斂財,矇蔽了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可我們法輪功學員都知道事實與此正好相反。這裏講我知道的幾件事。

在廣州班,大家都知道師父為了節約開支在各地講法一直吃方便麵。學員請師尊時,師父只吃面前的一個菜,其它的看都不看,而且吃的很少。一九九五年師尊不在國內傳法了,聽說去國外,我想那得需要多少錢啊。我和愛人就把家裏的美元托當時的站長給師父送去,我們放著也沒用,不如讓師父傳法用,還能派上點正經用場。沒想到過了幾日,錢被退了回來,說師父堅決不收,讓我們不用著急,師父另有辦法。後來許多學員要捐錢,師父在講課時不止一次的講了,個人的錢和中小企業的錢一律不收。而且不許我們輔導站存錢,這已經成為一條「紀律」了。

當年學員之間代購大法書時,從來都是按進價收款,有時盜版書進價比標價便宜,即使是一元錢我們也都按師意退回。所有虧損都是服務的學員自己掏腰包,學員有困難的就由輔導員承擔,大家都是這樣做的。有時從煉功點過路的行人買書時,按標價給我們錢,我們卻按進價找給他多餘的錢,很多人都不理解,這時我們會說是師父不讓我們多收一分錢,往往路人都會讚譽我們的師父。

辦班時老學員學費減半,有人不知道時交了全款也都被退了回來。當年做錄像帶時也是用師父的稿費做的。

師尊為見義勇為基金會捐款

當年師尊從自己有限的資金中拿出錢來為見義勇為基金會捐款,大家都很感動。因為關於師尊生活節儉的傳聞很多,老學員沒有不知道的,我們親眼所見也是這樣。所以大家紛紛響應,很多人當場在捐款箱中投入自己的心意。

我當時想為甚麼師尊只捐給見義勇為基金會呢?是不是因為見義勇為是真正的捨己為人啊。現在我悟到,如今大法弟子在這場正邪較量的巨難中,對自己承受的生死威脅於不顧,捨棄個人的一切,甚至不介意被救對像及多數人的誤解,多年如一日,前赴後繼的向中國人講清真相,救人的這種自發的又是群體性的行為,不正是常人很難做到的嗎?不正是真正的捨己救人見義勇為的最好見證嗎?

師尊對弟子的呵護

由於我們長期迷在人中,習慣用人的方式思考問題,在修煉過程中做的好、做的差也常常不悟。偉大的師尊卻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像慈父般看護著我們,利用周圍的一切人和事點化我們,做對了給我們鼓勵,做錯了給我們提醒,摔倒了扶我們起來,犯了大罪都不會捨棄,這樣一步一步帶領我們走到今天。

我剛剛得法時有一次帶孩子去動物園玩,路過北展時看到有一個氣功報告會就想去看看,由於執著不聽愛人勸說還是進去了。開始以後沒一會兒孩子就不幹了,死活鬧著要走,硬是把我拽了出來。後來才明白是師父借孩子救了我這執著不悟的新學員,不然我就可能走偏了。

我早年有一個極其清晰的夢,清晰到從那時到現在我一直都把它當作是真實的,所以一提起珍貴的回憶我很自然就想起了這件事。我夢見在一個像故宮一樣的大院子裏,有古代那樣的大殿、紅色的大亭子,其間由漂亮的長廊連接。這些建築高出地面一米,院子裏的地面也和故宮的一樣。當時我和許多學員在亭子裏煉習站樁動作,後來來了一個男子要教我們打甚麼拳,他的動作很好看,大家都跟他下到院子裏去了,有人看有人學。我一看不是我們的功就沒去,一人在亭子裏看了一下就往回走,剛走到廊子裏,就見師父在下面院子裏快步向我走來,(我在廊子上面)快到我面前時笑瞇瞇的對我說:「修心性!」師父穿著西裝,整潔乾淨,面色紅潤,顯得特別精神。師父說的這三個字非常清楚洪亮,我醒來的時候感覺這聲音像打進我的體內一樣。這麼多年過去了,多少夢都忘記了,唯獨這個場景那麼真實的留存在我心中。不僅當時是對我的鼓勵,這麼多年一直都在鼓舞著我。就讓我永遠把它當作是真實的回憶與大家分享吧。

這十幾年,無論在弘揚大法中、在遭受迫害中、在上訪申訴中、在全面講清真相中,在許許多多的場合中都有人問我同一個問題「你見過李洪志大師嗎?」當我給予肯定回答並講述我的親身經歷時,無論是領導、同事、親朋好友、一般群眾,還是六一零人員、公安國安幹警、監獄管教、預審、犯人等,都會相信我的話,再也沒甚麼說的了。

我很幸運,也很自豪,真的值得驕傲。「我見過師父」這一句話就足以讓一切謊言、誣陷等不實之詞通通見鬼去吧!見過慈悲的師父,從此改變了我的觀念,改變了我的生活,改變了我整個世界裏的一切。得到偉大的佛法是我人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事、最重要的轉折,大法早已溶入了我的每一個細胞,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蒙受師恩十幾年,能記錄下來的也只是一點點,寫此文稿時都能感到自己沐浴在佛恩下的那種幸福、那種感動、那種美好、那種無限的慈悲中。大法弟子們正在以人的身軀、神的思想,實踐著自己的史前大願,創造著有史以來最大的輝煌。我能成為這其中的一份子真的是很榮幸。我們就是大法最好的見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