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尊成都傳法班的幸福時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一九九四年五月中旬,一個氣功愛好者主動給我送來一本《中國法輪功》,叫我趕快看,說下旬要在成都辦學習班。我接到書後,馬上讀了起來,越看越興奮,一口氣讀完,非常激動,我終於找到渴望已久的師父了。五月二十八日同兩位氣功愛好者一道去成都報名時,我看到來自全國各地的都有,如遼寧、河北、雲南、湖北、黑龍江、北京、重慶等地都有來的。

第二天,五月二十九日,在離招待所不遠的一個禮堂裏,師尊開始講法。我看見坐輪椅的和拄雙拐杖的人也進了場。

師尊講了近兩小時的法後,叫大家想想自己病灶部位,無病就想家裏的病人,師尊喊一、二、三,跺腳,此時,我見師尊用右手向場中從右向左抓一把,甩在地上,並用腳在地板上踏了幾下,連做了兩次同樣動作。天目開了的學員說,師尊手中抓滿了各種動物,有的往外爬,有的吱吱叫。

下課後,我親眼看見坐輪椅的和拄雙拐杖的人與正常人一樣,站起來,面帶笑容穩健的走出禮堂。大家有說有笑的圍著他們跟著走。

第三天上課,高大偉岸的師尊神采奕奕走上講台,全場熱烈鼓掌。師尊親切和藹,微笑的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我兩眼看著師尊,全神貫注的聆聽著,深怕漏掉一句話、一個字。但不知不覺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旁邊的學員說,你恍兮惚兮的。我馬上睜開眼睛克制自己。但不久,又聽他說,你又恍兮惚兮了。後聽師尊講,如《轉法輪》寫的一樣,「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原來是老師在給我調整。當天下午我上街買東西走路如風。同路學員說:你今天精神太好了。

因我坐二十幾排,很想近距離看師尊,但每天上課前我們正吃飯,師尊已到講台了,而下課我們還未走出禮堂,師尊已走了。有天我想,今天爭取快步走出禮堂看李老師。但禮堂是在招待所樓上,進出一道門,又是同時走,人多大家都互相讓,我真不好意思搶先,只能大家一樣慢慢的走。我想今天看不到李老師了。

誰知剛一下完樓梯,就看見師尊站在地壩中。我很高興,加快步伐向師尊奔去。當走到離師尊約兩米處,不自覺的自動止步了。在場的幾個學員也是這個距離。其餘大部份學員都默默無聲的邊走邊看著師尊。第二天上課進禮堂,我邊上樓梯,邊把前一天想近距離看到老師的事告訴同路學員。剛走到轉彎梯時,我抬頭一眼看見約三米處站著師尊。我像小孩突見母親似的歡喜一跳,與同路學員說,嗨,你看正說著李老師就出現了。我情不自禁的用手指向師尊。此時師尊看我一眼,走開了。頓時我意識到太激動,舉止失控,怎麼能指著師尊呢?

學習班快結束的那兩天,我心裏很難受,怕與師尊分別。最後一天終於來臨,當師尊宣布學習班到此結束時,我兩眼淚汪汪,好似才與久別重逢的親人相見,突然間丟下我又要走了,真感到難分難捨。

當天下午快吃晚飯時,我邊洗碗邊想,何時才能見李老師啊,淚如泉湧。當我抬頭時模糊的淚眼見六米處,師尊與一位老大爺談話,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忙擦乾淚水仔細看,並向旁邊兩位大連老學員問,那裏是李老師嗎?她倆同時回答;「是的」。她們見我流淚不止,知道我心情,二位同時走過來分別左右挽著我的手說,走,我們去見李老師。我止住了淚。

我們三人手挽手走到師尊背面不到一米處,靜靜的站著。我見大爺手中拿著一個筆記本,在擦眼淚,師尊親切的拍著他的肩膀說回去好好修煉。此時兩位大連老學員都在搖我的手說,你快給老師說嘛。我回答李老師講的很清楚,沒啥可問,只是想近距離看看李老師。我心中想著:李老師您太好了,再見了,以後我只有在照片上見您了。連想兩遍。

此時李老師轉過身來,第一眼就看到我,幾秒鐘後轉向大連兩位學員說,你們還沒走?她倆回答「沒有」。我一直靜靜的看著師尊,她倆給師尊說些甚麼我未注意聽。這是我在學習班不足一米的最近距離,也是在學習班上最後一次見師尊。兩位大連年輕老學員見我無話可說,拉著我走了。

這一走,至今已是十三年……

我非常珍惜這萬古難逢的機緣,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金光大道;不管風吹浪打,我也要緊跟師尊,圓滿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