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時間與我們生命的永恆並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

  • 回憶參加師父在哈爾濱傳法班

  • 那段時間與我們生命的永恆並存

  • 回憶參加師父在哈爾濱傳法班

    得大法前,我是一名體弱多病的老年人,聽別人說氣功能治病,我抱著試試的心態,參加九四年八月五日師父在哈爾濱辦的班。我當時的情況是:老伴剛去世兩個月,家裏貧困,兒子上大學女兒上高中,加上我身體多病,心情極其不好。

    第一次見到師父倍感親切,師父那高大的身材,樸素整潔的衣著,面帶慈善的笑容,那麼平易近人,可親可敬。上課時,幾千人卻鴉雀無聲。我專心致志的聽課,師父講的法,是從來沒聽過的,但是很容易接受。一節課下來就像一瞬間就過去。師父講的那麼細緻、認真,時不時還問學員聽懂沒有。在教功時師父繞場地走一圈並與學員微笑招手。

    我們每天總要提前去等候師父。我們排兩隊夾道歡迎,師父把學員寫的紙條都拿去,講課前解答。當時在一個未建完體育館上課,地面磚頭,瓦片,沙土非常簡陋,師父不在乎條件不好,一心救度世人。

    最後一天作帶功報告,人山人海,可是非常靜。講到中間的時候給大家調病,師父說:你只要想一想你自己,或者親人哪地方有病就可以了。讓我們伸出手來,師父說跺右腳,大家一齊動,再跺左腳。我想坐骨神經痛,想我兒子腰痛。八天課結束了,我很多病都好了;回家問兒子腰還疼嗎?他說早就不疼,我告訴他是師父給治好的。兒子說太感謝師父了。

    那幾天我真太幸福了,不能用語言表達。十二個年頭過去了,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師父那慈祥的面孔永遠留在我心裏。


    那段時間與我們生命的永恆並存

    文/安徽大法弟子

    過去由於受邪黨的無神論教育毒害,我不信有神佛的存在。反而認為僧、道等修煉人蹉跎了可貴的人生,還頗為憐憫同情,但不解的是中外修煉歷代都後繼有人,延續了幾千年。在中國氣功高潮中由於偶爾的機會,我發現了氣功的神奇。一九九二年底,朋友拿一本氣功雜誌,封面是一位氣功師打坐煉功的照片,我接過來端詳,當時頓感一股很強的能量流脈衝式的通過手臂往身體裏湧,看了介紹後方知是師尊,明白了法輪功不僅是強身健體,而是強化修煉。

    一九九四年三月天氣漸暖,一個意想不到的好消息傳來,師尊將於四月十五日舉辦合肥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師尊把大法送到門口捧到面前來了。

    傳法班在省黨校禮堂,我的座位在十三排,看的清聽的清,我始終聚精會神的看著師父聽課,怕思想走神,師父慈眉善目、身材魁梧,既溫和又平易近人,倍感親切。

    當時我在單位正遭到一樁冤枉事,牽扯了很大的精力,我老是怕影響學功。師父說看你怎麼守心性,我覺的是師父在跟我直接說話。當時我就想,既然修煉了,事不分巨細,都要聽師父的。但是在心裏一直納悶,師父怎麼知道的這件事還這麼清楚呢?師父知道我在想甚麼,講課中又說有些人是我們挑選來的,這句話師父說了三次。第二天我在住處無意中看到了師父的法身,覺的師父真是神極了。

    每天上課前師父到的都早,學員們圍著問這問那,那些天我想不起問甚麼,只是在師父的前後左右。師尊的慈悲和寬容,在此之後對我們每一個修煉者都多出了一課,那就是師尊的身教。

    學習班最後一天,學員說心得體會,其中有一個是醫生,過去用別的功法給人看病,後來自己搞了一身的病,怕別人知道身上有病,到自己所學功派總部去求治,結果更嚴重了,絕望中囑咐家人死後不要讓工作單位知道,到不行時趕快把她送回老家去。這期學習班下來,她的身體得到了淨化,行走自如,感謝師父救了她,整個發言過程都在哭泣。

    師父和學員們照相那天,有位同修要我們為她拍一張與師父的合影留念,我想這一千五百多人有多少有這個願望的,師父做的過來嗎?我不假思索的說:「師父同意嗎?」隨著到了師父跟前,見師父微笑著滿足學員們的要求。因為那時新學員多,心性還在常人的基礎上,有兩位學員為貼近師父照相而爭執起來,師父笑著看看左邊一個又看看右邊一個。師父可敬可親,打心眼裏覺的師父是我家的長輩親人。

    學習班結束的最後時刻,大家依依不捨,有的小弟子上台給師父磕頭。掌聲雷動,此起彼伏,師父站著給大家打了一套大手印。

    得法後我一直注重學法,嚴格要求自己,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無法無天的狂轟濫炸,誹謗師父的謊言是宇宙中最敗壞的物質泛濫,所以我不聽也不看,我始終有一個念頭,即江邪靈剛上台上亮相的時候,我見它兩條細腿撐著上身沒脖子沒頭,十分怪異,又為了既得權勢不擇手段。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我不覺意外,我按師父說的理智、智慧的做著三件事,在師父的點化下減少了許多各種形式的迫害。有很多神跡出現。設身處地的體會到修煉的艱難,沒有師父的保護一時一刻都修煉不了。

    全宇宙的生命都羨慕我們,那段時間將與我們生命的永恆並存。是師尊更新我們生命的伊始。今後要不斷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每一步不負師尊重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