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父東營講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從網上看了同修寫的《師父東營行》一文,使我淚水充滿了雙目。回憶師父的講法,感到了師父的慈悲無比洪大。

一九九四年春節,我還在上中專,寒假期間,正好趕上師父來東營傳功講法。因為在九三年我已經看到氣功雜誌上刊登的關於法輪功的介紹後開始煉習動作了,一有這樣的機會就想去學。

大年初二晚上,我來到墾利縣政府東方紅禮堂參加培訓班。第一堂課,師父穿著皮夾克走到台上。我聽到有人說「老師怎麼穿著皮夾克呢?」師父用手抓住拉鏈的部位風趣的說「這個啊,是革的。」然後師父開始講課。師父說「我想,年我也不過了,就來了。」師父的講課使我耳目一新,完全不是從各種氣功雜誌上看到的那些東西。

初四下午,我和一起學習的朋友早到了墾利縣政府招待所,當時師父剛剛從食堂吃過晚飯出來,女兒挽著師父的胳膊,我和朋友都說了一聲「老師好。」師父「嗯」著點了點頭。這是我最近距離的看到了師父。我當時感到師父是那樣的精神、那樣的年輕。

初七下午,我的朋友說「我以前練過某功,你幫我問問老師能不能再學習法輪功啊?」這時正好師父過來,我叫到「李老師!李老師!」師父回過頭來看著我,我說「他以前練過某功,能不能再學習法輪功啊?」師父說「可以。」然後,師父就進禮堂了。

在講課時,師父說「有的人還問我過去練過某功,能不能煉法輪功,我想你都來了,還……,人怎麼放不下以前的東西啊?」在講法過程中,師父兩次慈悲地為學員調整身體。第一次時師父說大家都站起來,然後用手一掃,我感到臉前一陣涼風「嗖」一下過去了,感到了一身輕。第二次調整身體時是已經快講完課的時候。師父讓大家都站起來,然後用手往下壓,然後根據師父的手勢跺腳。我又感到頭頂似有物壓,感覺非常明顯。

初八那天下午,師父到西城油田勝利動力機械廠講法,當時師父一邊坐下的時候一邊說「我看來的大部份是我的弟子。」然後簡要的講了法輪大法的特點和一些法理。在講法時,師父又說「有些人對法輪不了解。這樣啊,你們覺的自己哪個手比較敏感你伸出來,我讓你體會一下法輪的旋轉。」然後大家把手平端伸出。師父在台上用手一揮,我當時就感到手心有一種涼風,我朋友的母親還說「哎,真象抽風機一樣哎。」然後師父又為到場的人員調整了身體。

初八晚上講完課後,師父說「明天上午講課,你們有上班的可以請請假,我想也能請下來」。上午講完課後,師父還打了一套大手印。

所有的課都講完了,大家就在離開的時候,師父在東方紅禮堂門口為學員簽名,我看圍著的人很多,就沒有過去等師父簽名。就在我騎車子要離開的一瞬間,我突然有一種很難離捨的感覺,很想再多看師父幾眼。

師父來東營講法到現在已經十三年了,我也從一個學生成長為成年人,也走過了風風雨雨。回想起來,更感受到了師父的偉大和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