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鄭州、濟南講法班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在九四年五月三十一日早走入法輪大法煉功場的,當時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痛快,從此接受了大法的修煉,而且有幸參加師父六月十一日在鄭州的講法班。

我在修煉之前有個想法:自己脾氣不好,急,辦事太較真,想給自己找個修身養性的功煉,改變一下自己的性格,身體也會好起來。就帶著這樣一個想法,出發了。

六月八日,我坐上由住地開往北京轉鄭州的夜車。在車廂裏我右手支在小桌上,似睡非睡中看到中間的走道上有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的背影,身後跟著一個頭上梳著羊角辮的小女孩。我猛抬頭看時,車廂過道甚麼人都沒有。乘客們熟睡,只有車廂的頂燈暗暗的發點亮。

六月十一日,講法班在鄭州破舊的體育館開班了。這個場地好久不用了,看台上的塵土很厚,裏面的門窗都釘死了。講台是個裁判台,放一張桌子和椅子。出入只有一個門,人多而亂。這天我去的很早,坐在中間過道的木板地上。師父也要從此門進,通過小道走向講台。在這兒只隔一個人看得很真切,師父慈悲、祥和、微笑的面容給人以特別親切之感。師父走過,我看到師父高大的背影。啊!我在火車上看到的就是師父!我想喊出來,又把嘴捂住了。看到師父健步走向講台,人又那麼多,我怎麼能叫呢?當時幸福的熱淚流了出來,心裏有說不出來的美和幸福。

師父簡單的自我介紹後開始講法,聲音是那麼的洪亮。大家靜靜的聽,好像連出氣的聲都沒有。突然師父用嚴肅的口氣說:「你想聽就聽,不想聽就出去。」大家回頭看不知說誰(後來才明白是魔在干擾)。課講到一半,外面下起大雨,來勢兇猛,砸在房頂上就像砸鐵皮一樣叮叮噹當的,像放連珠炮。聽不清師父的講話聲。突然全場的燈都滅了,伸手不見五指,大家靜靜的坐著。我看到師父盤著雙腿坐在桌子上打手印,特別漂亮。房頂漏雨滴在師父頭上,師父移一移地方繼續打手印。又看到師父抓一把甚麼放在礦泉水的瓶子裏,把蓋擰緊。我不解其意的小聲問旁邊的學員:「師父在幹甚麼呢?」回答說:「我沒看見。」(當時一點法沒學,真不知是怎麼回事。)十幾分鐘後電燈突然亮了,比以前更亮了。大家真高興。師父又開始講法了。時間快到了,師父說:「今天誤的課明天補上。大家在半小時內要回到住處。」(大概意思)師父先走,手裏拿著那個瓶子。有個人要,師父說:「你要它幹甚麼?」後來聽同修說:瓶子裏的水是紅色的(大概意思)。

雨停了,大家離開了會場、馬路中間沒水,我們的鞋還是乾的。路邊的樹有的斷了,有的連根拔起。路過師父的住處,看到門前的玻璃被砸的粉碎。我們回到住地,不到五分鐘,瓢潑大雨又下了起來。同修開玩笑說:「這回下刀子我們都不怕了。」第二天報紙上報導,此次降雨為史無前例的大暴雨。

後來才知道師父在傳正法,時時都在保護著弟子,鄭州班上是在降魔。可是從沒聽師尊講過。

後來,我有幸又參加了濟南講法班。當時會場滿滿的有四千多人,場地外的環廊也有很多人。因場地是封閉的,天熱加上人身上散發的熱量,真是悶熱得難以忍受!這時師父說:「大家不妨把手裏的扇子放下……。」話音剛落,迎面吹來習習微風,真涼快!(當時是六月二十一日開班)。這時就好像師父給我們每人吃了一塊冰一樣,從頭涼爽到腳。全場頓時一片掌聲,大家的心情一樣,親身體悟到師恩!

回來後熟悉我的人,當面背後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我自己也感到一身輕,真的體會到無病的滋味是多麼美妙。在修煉路上我一直隨師世間行。在修煉過程中,有時悟到做的就好一點,有時就不知該怎麼做,師父總是在我夢中,在打坐中,在現實生活中點悟我。

不管我做甚麼事,就是發一張真相資料,師父都給我安排好,我就是動腿動嘴就行了。在風風雨雨中,每遇到危險時,被抓時,只要我念正,師父就幫我化解開,回來後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關過不去時,淚流滿面,一哭半晚上。包括一篇記事一寫幾年,總想寫出與同修共勉,但一想到自己不太精進,自覺愧對師尊,提筆忘字不成句,不能把師恩完美的表達出來。寫一次就哭一次,自責自己太差勁。沒悟到師父要的是我的實修真心!今後要把所有的勁包括哭的勁都用在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中,以報師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