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廣州法輪功學習班上的點點滴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看了《憶師恩》後,我很受感動。師父的高大身影,彷彿就在眼前。是恩師指給了我們回家的路;是恩師將我們從苦海迷途中帶到回天的神路上;是恩師替我們消去天大的罪業,替我們化解怨緣,無時無刻的保護著我們,度化我們成為覺悟的生命。我將我在參加廣州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時一些未寫過的點滴回憶,寫出與同修分享。

我一直是鎖著修的,看不到另外的空間。是憑著心靈對佛法的誠信和回歸走入大法中來的。一九九四年在本地的有緣之士的引領下,克服了阻難參加了師尊的講法傳功學習班。一下火車就看到許多先到的大法弟子在車站邊舉著有「法輪功」字樣的牌子迎接晚來的同修。有的還不認識也主動幫著別的學員提東西。

在師父講法班每堂課結束時,總看見有一些聽課者主動留下撿場內的垃圾,打掃場地。有一次師父還當著全場學員的面,宣布有人交給他拾到的金項鏈、錢等東西,叫失主前去認領。師父身材高大,比普通人高出一頭,周身散發著祥和、慈悲、威嚴的氣息,那樣和藹可親,那樣平易近人。

我們辰溪有個學員蔡山的女兒自幼開著天目,曾元神離體游過極樂世界,看見過巨大的佛,據說她修行過九世。當時假氣功禍亂全國,蔡山的妻子帶著女兒去廣州學了一個偽氣功,他的女兒回來就替別人治病,最後自己一身病,此後上課(當時讀初中)時經常昏倒,去了幾家醫院檢查有家醫院說是癌症,全家去了很多寺廟燒香求佛,但無濟於事。在其女兒生命垂危之時,她在廣州的朋友千里迢迢來到湖南辰溪向蔡山一家洪揚法輪功,經過三天的勸說介紹,最後蔡山一家去了廣州參加了第四期法輪功學習班。當時蔡山的女兒是被抬著去的,幾天課下來,她就由一個垂死的人變成一個健康的人了。蔡山多年的頭風病也一掃而光,他妻子以前學了假氣功後經常滿地打滾、連喊帶叫的,經過師尊的調整,也恢復了正常。

蔡山一家人被大法從苦海中救到了光芒的法船上,但是可惜的是這一家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後不願走出來證實大法,失去了證實大法的萬古機緣。即使這樣慈悲的師父也沒有放棄他們,還在不斷的在夢中和生活中點化著他們回到大法中來,一次蔡山去廟裏遊玩,在廟外的「法輪常轉」呈四方形排列的四個字前留影,回來照片洗出後,「常」字淡去了,「轉法輪」三個字特別顯眼。可他還是不悟,真心希望像蔡山這樣走了彎路的學員從新回到大法中來。

我們住在廣州中醫學院,食宿較優惠。還有許多東北的同修(如齊齊哈爾)、貴州的同修也住在這裏,他(她)們大多很精進,早早就起來煉功。在這裏我們目睹了廣州上空出現的巨大旋轉的法輪、彩色的祥雲。

師尊在講法時還用了許多生動的動作,我感覺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沐浴在師父祥和的慈悲之場中,靜靜的聽師父講法,只覺的師父那樣親切。一九九四年假氣功已經禍亂全國,人的道德也下滑到了可怕的地步了,師父幫我們處理了許多害人的東西,告訴我們假氣功師害人,有的一握手就往人身上發黑氣,師父說:張震寰呀,就是被這樣害死的(張震寰是當時國家氣功事業的負責人,是一個主任,中共少將,一九九四年左右去世)。

師父講吃肉問題時,我回到住處打了碗肉飯,立即聞到一股腥味,我立即放棄了吃肉的慾望。同去聽法的肖姨不小心把頭撞出了血,她立即合十,正信有師父保護,血立即止住了。師父講課時許多人都說師父看了自己幾眼,師父慈祥的笑容讓人感動而親切。

師父把收費壓到了最低(租用越秀體育館,每人學費八天八十元),付出巨大的心血,就是為了讓我們這些有緣眾生得大法,我真心的希望得過法的人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修煉護法時間,切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今天回想起師尊的音容笑貌、諄諄教導,彷彿就像昨天剛結束辦班一樣。我從廣州回來就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哭著跪在師父面前,師父的裝束和在廣州傳授班上一樣,穿著西服。師父將我扶起說:「我甚麼都知道。」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