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冠縣大地(三)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接前文)

三、師父第二次來冠縣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二號,師父趁在臨清辦班之機,抽時間再次來到冠縣看望眾弟子,並於當日下午兩點多在冠縣酒廠會議室為弟子們講了一個多小時的法。

中國氣功科研會的辛成富是臨清人,和冠縣的韓玉安一樣,把高德大法推薦給家鄉人。應臨清市氣功協會的邀請,師父於五月七號上午來到臨清,下榻於臨清市政府招待處(今名「臨清賓館」,師父當年住宿過的小樓、辦班講法的大禮堂及和冠縣弟子一起進餐的餐廳今已不存),八號晚上在臨清市委招待所(以下簡稱市招)的會議室,市有關領導和工作人員舉行了歡迎儀式,市氣功協會的李會長致歡迎詞,並且現場吟了一首詩:冠縣臨清縣搭縣,田間地頭常相見,歡聚一堂學新功,眾人捧著法輪轉。張榮楷發言代表臨清各界「熱烈歡迎李老師來臨清傳經送寶」。冠縣也有三十多人參加了歡迎儀式。歡迎儀式結束後,師父做了一場氣功報告(也可能是第一堂課,辛成富、韓玉安也都到場參加)。

約八號下午,冠縣的一些弟子陸續來到「市招」,其中有冠縣交通局的李峰(化名)。他得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因本單位有一位中年婦女的病是讓師父治好的,所以他讓家人陪他來臨清找師父治病。師父很忙,冠縣弟子就找到了劉大姐,因劉大姐是助師傳功傳法的,是師父給開了手的,也有師父給予治病的功能,所以劉大姐就在院子裏為李峰調理身體,冠縣一部份老弟子圍成一圈,劉大姐用力拍李峰的病灶,把病業打散,又把不好的東西往下抓,不一會李峰就如正常人一樣自如的走路了,高興的像一個孩子似的。李峰和他的妻子孫青(化名)於九號還有幸與師父一起共進早餐。可惜的是李峰未能堅持修煉,最終走的是常人的路。提醒至今還在徘徊的那些學員和常人,當機緣真的失去的時候,甚麼樣的追悔都是徒勞的。

九號一大早,冠縣的弟子集中在院裏等師父,冠縣有些老弟子想讓師父在公園選一個煉功的地點,師父來了,大家都跟著師父往外走。大家臉上蕩漾著幸福,如孩子般的跟著師父。過了汶水上的小橋,進了大眾公園的大門不遠,有一座老式建築,簷下有一塊匾,是當代人的手跡。有一個人在這裏練唱歌,師父沒停,繼續往前走,當走過一片竹林拐向東,有一些人在練別的功,砸手跺腳帶喊叫,師父見了只是微笑了一下,沒有說啥。轉了一圈,最後依稀記的師父選了老式建築南邊一個地方。

從公園出來,來到臨清市博物館對過的一個小吃攤前,師父招呼大家坐下吃早飯。師父坐下後,冠縣弟子為師父端過來早餐,這一頓飯師父吃了一個雞蛋荷包(小點的,裏面只有一個雞蛋),一個饅頭(五個一斤的),一碗豆腐腦。吃飯時冠縣的弟子把飯錢結了,師父不讓,最後劉大姐結的賬,這是師父請幾十個弟子吃早飯,寫到這裏我們無法再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一片感激之情了。

吃完早飯,師父又招呼冠縣弟子在博物館前合影留念。然後師父讓劉大姐告訴大家,為了讓臨清人民對大法儘快了解,師父決定諮詢治病一百人次,為了不影響師父,冠縣的弟子就不要去了,就這樣我們才戀戀不捨的和師父告別,不參加班的弟子就回來了。

自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到一九九三年五月,短短半年的時間,冠縣的弟子由一百多人發展到三百多人,由於多種原因,主要是對「修煉」認識還不夠深刻,所以只有十幾人留下來堅持參加班,其他人和師父告別後就回去了。

回來的人一說師父在臨清,冠縣的弟子很想見師父,盼望著師父能再來冠縣。師父滿足了大家的願望,擠時間於五月十二號(星期三)上午來冠縣看望大家。得信早的弟子一早就在老戴家等候,半晌去的也很多。大家平時感覺有很多話想說給師父,但見面後又不知道說甚麼。師父坐在正房客廳靠西牆北邊的這個單人沙發上,不時解答著弟子提出的問題。

這次陪師父來冠縣的有劉大姐、小李子、及臨清的幾位功友,午飯安排在縣委招待所北小餐廳(今已不存),副縣長齊玉芬特趕來與師父共進午餐。大約有三十幾人陪師父吃午飯。

開飯前師父說「來到冠縣我也算來到老家了」。弟子問「師父的老家不是在長春嗎?」師父說「我有一世在冠縣」。當時眾弟子不解,經過學法實修一段時間後才理解點其中涵義。直到長春弟子說「師父在冠縣的一世是在常人中要飯」,這時冠縣弟子才似乎明白師父與冠縣的特殊因緣及師父為了度這一方人的良苦用心。

這時,餐廳外下起了小雨,眾弟子沐浴著主佛的恩澤。

吃過午飯,約下午兩點師父來到冠縣酒廠(現名冠宜春酒業有限公司),眾弟子早早來到這裏歡迎師父的到來,其中就有當時縣委副書記史永朝和一些科、局的領導。因剛下過雨,有一部份路遠的弟子未能參加。師父走上那熟悉的講台,全場爆發雷鳴般的掌聲。師父示意大家安靜下來,眾弟子感覺和半年前一樣,師父又在給我們講法了。師父首先簡要介紹了法輪功這半年來的發展情況,並一再強調學法修心的重要性,並為冠縣弟子帶來了剛出版的大法書《中國法輪功》(臨清班一結束就給了冠縣一百多本),還答應臨清班上的講法錄音給冠縣弟子一套。師父還解答了部份大法弟子的提問。最後師父親自為大家去病(因為有剛進門的,也有一部份常人,也是這一部份人的緣份、福份)。

師父站在講台上左手拿麥克風,告訴大家想一下要去的病然後就放鬆站好,雙目閉上(如果自己沒病就想一下自己的親人的病),只見師父巨手一揮,對著全場人一抓,問「好了嗎?」有的說好了,有的說沒好。師父說「再給大家去一個病,悟性好的就沾光了,因為病是不能隨便去的」。師父又抓了一次,大多數人的病好了,也有極個別沒好的。

在下面的座位上有親家倆,其中一位老太太有乙肝病約二十多年了,已發展到了腹水,飯也快吃不下了,中西醫皆束手無策,換句話說也可能是大限快到了。上午他兒子找到師父說了一下情況,師父聽完就隨手把桌子上的香蕉掰下了兩個,雙手捂了一會遞給了她兒子,她兒子忙說「我不吃」,師父說「不是給你吃的」,她兒子一聽明白了。

在師父講課前這位老太太吃了師父發功的香蕉,師父抓病時手一揮她就感到右邊肝區一股涼氣順著右腿下去了,從此乙肝病不翼而飛。這位老太太至今修煉很堅定,按師父的要求修自己、講真相、救世人,小學一年級的學歷能流暢的讀大法書,這樣的弟子在冠縣大有人在。

師父要走了,眾弟子送師父到大門外直到師父坐的車遠去了,大家才戀戀不捨的慢慢離去。

師父回臨清了,有一部份弟子於十五號(星期六)到臨清看望師父。師父是不收饋贈的,不喝酒,也不喝茶(在冠縣有人送茅台酒給師父,師父婉拒了)。下午到的弟子一進師父住的房間,見師父正和臨清一個姓王的中年婦女說話,小李子招呼大家坐下,每人泡了一杯茶,還讓吃橘子。師父送客回來和我們說話,讓喝茶吃水果,師父也端起水杯,我們一看師父的水杯裏有茶葉,就問師父是甚麼茶,師父指著老瑞說是他的。老瑞在一邊微笑。師父破例收下老瑞供養的一包茶。

老瑞手裏拿著師父穿著毛衣打坐的法像和一本剛出版的《中國法輪功》,書的扉頁上有師父給他的題詞:一心修正法,更上一層樓(後來這本書陝西的一個學員請過去看,後被冠縣公安局的惡警搶走了)。其他弟子也請了師父的新法像。師父這次班上帶來的書,辦班結束後把大多數給冠縣的弟子留下了。

晚飯前下了一陣小雨,空氣格外清新,一部份弟子在院中和師父合影留念。完了師父招呼我們幾個和師父共進晚餐,老瑞買了一箱果汁,喝到嘴裏,甜到心裏。

晚飯後是最後一堂課,課前有一個簡單結業儀式,有一個患有乳腺癌的女學員發言,醫生判了她死刑,一個班下來,絕症不翼而飛,激動的她在台上說不成話,淚水一直往下淌,其情其景感人之深,銘心難忘。

學員發言完了,師父為大家解答問題,我們幾個感到特別的熱,熱的身上冒汗睜不開眼,一個平時很精神的公安幹部,眼睛也慢慢的合上了,他強打精神,最後也睡過去了,但師父講的法一個字不落,全聽進去了。

五月十六號(星期天)早晨,師父要回北京了,臨清的學員租了一輛中巴車,冠縣的弟子早早在院裏等著,師父從樓上下來,和冠縣的弟子一一握手,弟子們依依不捨的看著師父上了車,車子開動了,將要出大門了,弟子們的心感到受不了,急著向大門口追趕,進修校的一位女學員忍不住哭了起來,其他弟子眼中也飽含著熱淚,師父的車雖然走的很慢,但漸漸的還是遠去了。

四、師父準備第三次來冠縣

一九九四年元月,師父在山東省團校舉辦法輪功濟南第一期面授班,約於二十七號(星期四)早七點左右,老瑞、老戴和科委主任杜先生等一行五、六人去濟南西站接師父,濟南主辦方也去西站接師父,但濟南有關人員不認識師父。老瑞幾人買站台票在站台上等,師父剛一下車就看到了,大家幫著師父拿行李,簇擁著師父朝站外走。老瑞和杜先生都有車,主辦方也有車,師父上哪邊的車呢?老瑞說您還是坐主辦方的車吧!

主辦方的車在前邊走,開的很快,老瑞的車在後邊緊追,車開到經十路東段路南省衛生廳招待所,安排師父住四樓。一切手續辦妥之後,老瑞告訴師父說今天還要回冠縣,中午想和師父一起吃頓飯,主辦方其實也安排了接風筵,師父聽老瑞一說,馬上告訴主辦方不用安排午飯了,主辦方風格很高就讓給冠縣了。

師父把一切都安頓好之後,就到路北「山東團校」會議室,約十點鐘,師父要舉辦一場氣功報告。「會議室」也叫「小禮堂」,坐北朝南,離學校大門很近,裏面大約有六百多個座位,其中有四十多位冠縣的弟子在仰盼著師父。這個禮堂沒有後門和側門,進出都要走正門,所以大家的目光不斷往正門聚焦。

快十點的時候,師父來了,師父的女兒也來了,冠縣弟子迎上去,師父微笑著邊和大家握手邊往台上走,師父準時站在台上,下面除冠縣弟子和老弟子外,濟南市了解法輪功知道師父的人很少,所以掌聲不是很熱烈,這時冠縣科協主任杜雲柱(因堅修大法、長期遭受惡黨殘酷迫害,於2009年6月22日含冤離世。)也登上了講台,他代表全體冠縣大法弟子向師父致以崇高的敬意,並簡要介紹了法輪功在冠縣的發展情況和修煉法輪功後給人帶來的身心變化,列舉了一些煉功好病的事例,並獻上了冠縣大法弟子的賀信,並預祝「第一期法輪功濟南面授班」舉辦成功,此時台下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師父講了一個多小時的法,報告會每人收五元,很多人聽完報告改變了馬上回去的計劃,緊接著買了聽課的票,十堂課每人收四十元,老學員收二十元,這是歷史事實,這方面江魔及它的嘍囉們造師父高收費的謠不屑一提。

聽課的人都走了,師父最後一個走出禮堂大門,李學修(化名)第一個看到了師父,他一喊,那些辦了聽課證的人拿著剛請的《中國法輪功》跑過來求師父簽字,師父滿足了大家的心願,掏出筆來依次為新學員簽字,老瑞的車在那等著,直到簽完最後一個師父才上車,這時快十二點半了,師父已經十幾個小時沒有休息了。

在經十路向東,從燕子山腳往北拐,走了一段在路東一個飯店前(名字忘記了)停下來,老瑞和冠縣科委及縣氣功協會聯合為師父接風洗塵,一共坐了兩桌,有近十位弟子與師父共進午餐。

吃完飯李學修為師父打開飯店的門,師父下了台階,他又為師父打開車門,師父坐司機右邊,李學修關上車門,師父把車窗搖下來,面向東告訴他「冠縣弟子的功穩步往上升(或往上長,基本上是師父的原話)」。吃飯時師父還告訴老瑞「整個冠縣城的上空一片紅」。

回到招待所,李學修把科委送給師父的一箱蘋果搬到四樓,然後大家和師父告別。老瑞在最後,師父送他到二樓,他堅持師父不要再往下送了,說話時眼中閃出了淚花,師父也捨不得他走,這是他最後一次見師父。

師父去過靈岩寺,冠縣大部份弟子都知道,所以在班上有幾個弟子也去靈岩寺,重溫師父走過的路。這幾個人晚上下課後去見師父,師父儘管很忙還是接見了這幾個弟子,並讓小李子把鴨梨(開課第一天冠縣弟子就吃到了師父從天津買的發過功的大麻花)分給大家吃,其中一個弟子說這個梨我不吃了,我母親身體不好,請師父發一下功我帶回去給母親吃。師父接過梨雙手捂了一會,交給了這個弟子,然後又拿了一個讓他吃。大家像一群孩子一樣圍著師父吃東西,師父很高興。其中有三個人說因工作方面的事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師父聽後說「不回去不行嗎?」其中兩個說工作上如何如何,不回去不行。師父聽後沉默了好長時間,說:「那回去就回去吧」(師父非常不願意這幾位回去)。其中一個弟子一看馬上說「我還回來呢!」大家說了一會話和師父告辭,師父送出門,站在門口,等大家下樓去師父才回房間。

開班後的第四天是禮拜天,師父原想這天第三次到冠縣看看眾弟子,師父說這個事的時候,冠縣的弟子阿華(化名)在場,他趕緊說「只要師父您確定去,我馬上讓冠縣派車過來」。因泰山、千佛山上都有些事情需要師父處理,所以師父這次來冠縣的願望未能實現。

一九九六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冠縣有一個弟子做夢,見師父坐著一個齊頭的卡車來了,車停下後師父沒下車,這個弟子當時在夢中就喊老錢(因為一個姓錢的弟子自己有輛吉普車),然後趕緊拉車門請師父下車,師父示意不下車了,然後車奔東北方向去了。第二天早晨在煉功點上有弟子說:「師父昨夜從邯鄲去濟南。路過冠縣,沒有下車」。這是師父第三次到冠縣,為了不打擾弟子的修煉,師父就這樣默默的來,默默的去,但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每一個弟子。

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我們更應該珍惜師父為我們延長來的分分秒秒,做好自己的工作,盡好自己的義務,兌現自己的諾言,不負自己的史前大願,有師在,有法在,有我們對師父對大法的神聖信仰和堅如磐石的正念,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必成,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眾生正念的回歸,冠縣的弟子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殷切希望,把師父教給的三件事做的更好!

二零零七年大年即將到來,藉此文發表之際,大法冠縣全體弟子給我們偉大的師父拜年,恭祝師父過年好!冠縣大法弟子非常想念師父,希望師父再來冠縣看看。

後記

此文是冠縣大法弟子憶師恩,也是當時在場的弟子反覆回憶商定的,是一篇力爭再現歷史原貌的文章,特別是時間、地點和人物,冠縣其他弟子發表的和此文不一致的,要以此文為準:如師父第一次來冠縣的時間、第一場氣功報告的時間和地點等。

由於目前的形勢和條件限制,本文涵蓋面仍然很小,缺點和不足之處肯定難免,希望廣大同修特別是冠縣當時在場的大法弟子多提修改意見,使此文在以後的修改補充中更加完善。謝謝大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