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東營行(圖)

千年的等待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看了《建議東營地區同修寫下師父來傳功講法的珍貴回憶》一文後,我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珍貴回憶寫出來。

高精度圖片
一九九四年正月初七,師父在仙河影院

一、東營的大緣份

相傳,唐朝初年(大約公元六二一年前後),唐太宗李世民親自率兵東征高麗,大隊人馬行至渤海灣東營地區附近,但見北面遠方煙波浩渺,便令大部隊駐紮,派遣一隊人馬去探東進之路。這隊千人兵馬行至現在東營村這個地方時,只見荒灘漫漫,鹽鹼遍地,渺無人煙,只好就地安營紮寨,待機行事。

不久,軍隊接到留守駐紮的命令,兵馬分成東營、西營兩個營地駐守,在鹽鹼灘上開墾荒地,熬鹽牧馬。一晃數年過去,將士們一直沒有接到唐太宗的調令,也沒有聽到過換防的事。以後,將士們便相繼在此成家立業,繁衍後代。當時的營地就是最早的東營村、西營村的村址。

墾利縣原是黃河河水泥土淤積形成的平原,是由利津縣的墾區新建的縣。

公元一九六一年,東營村東部鑽出了一口日產千噸的油井,從此發現了勝利油田。

到目前,東營市總面積八千零五十三平方公里,由於海灘不斷變成陸地,東營市的土地面積還在不斷的擴大。至二零零四年底,東營市轄東營、河口二個區,廣饒、利津、墾利三個縣,二十三個鎮、十三個鄉、一千八百六十四個自然村。二零零一年底,全市總人口一百七十三萬(其中地方人口一百三十四萬,勝利油田人口三十九萬)。

大法開傳,東營、西營的將士們與生生世世結下緣的人終於又匯聚在了一起。

二、師父在一九九四年新春佳節來東營市講法傳功

一九九四年二月十一日大年初二,師父受邀來到東營市講法傳功。從二月十一日開始到二月十八日(農曆正月初二到正月初九),每晚講法傳功兩小時(18:30─20:30)。東營法輪功學習班設在墾利縣委招待所禮堂,為期八天九堂課,初九(最後一天)兩堂課,下午和晚上各一堂課。

墾利縣南來北往,每天只有幾趟交通車,縣城到勝利油田基地五十華里,晚上沒有交通車,參加學習班的是二百三十人。

遠處的學員需要住宿,住宿的學員都住在了墾利縣招待所,這個招待所是個小院子,全是平房。

初二晚上是第一堂課,學員們終於聽到了師父講的嶄新的高層次宇宙大法,受到極大的震動,倍感親切。

從初三開始一直到初九,師父每天早上六點鐘開始和住宿的學員一起煉功,並給學員們糾正動作,煉到七點就餐。在初四早上煉功的時候,有一個老年學員煉著煉著突然暈倒了,兩個教功的工作人員就把他送回宿舍,對他說:「你過去的功練的太多了,練了多種功,練雜了。」師父又來看他,對他說:「過去的功練雜了,互相干擾。」這個學員深深的感到了不二法門的嚴肅性。

初三上午,師父在學習班主辦單位的陪同下參觀了黃河大橋和勝利油田黃河引水工程碼頭。

初四,有個學員看到主辦單位給師父房門前安排了民警警衛值班,就奇怪的問師父:「師父有能量,未來先知道,要民警幹甚麼?」師父笑了笑說:「派就派了吧。」

初四上午,孤東採油廠的學員拜見了師父,請師父到油田講法傳功。師父給了滿意的答覆:「這樣吧,在油田講兩次法,黃河南一次,黃河北一次。初七在黃河北,初八在黃河南。」這個學員聽了很高興,給油田老年工作處打電話,由老年工作處找初八黃河以南講法的會場,還跟孤東採油廠老年科打了招呼。

孤東的學員初五上午回仙河鎮向孤東採油廠做了彙報,孤東採油廠書記王作然說,很好,初七李大師來傳功講法我做安排,你回去好好學,把功的精華帶回來。

初六上午,有個學員去拜見師父,一進門就跪下,跪爬到師父的床頭,師父急忙把她攙扶起來,她說:「師父,您真好哇,您教育我如何做人,怎樣處理好夫妻關係,怎樣處理好母子關係,我的親生父母都沒有這樣教育過我,您真好啊,您的話我記心上,好好學法。」師父一面笑著一面勉勵她。

初七早上,集輸公司的領導(原孤島指揮部指揮、書記)趙同德和孤東採油廠的學員申永棟陪同師父一行八人到孤東採油廠講法,車經過黃河大橋,在大橋上車開的很慢。

學員先請師父參觀了東營海港,師父看了海港開往大連的客輪,師父全家三人在碼頭上合影。參觀完海港後,師父又去了孤北樁十一井,師父一行沿著一條筆直的一公里長的人工海壩深入大海,海壩的末端是一個大平台,平台周圍除了西來的通道外,三面都是海水,有時漲潮,海水都能湧上平台,平台上面打的幾口油井,作為孤東景點之一,凡來孤東參觀的都要來這裏。學員向師父介紹了油井下面海底是各有向東、向南、向北的斜井,師父在孤北樁十一井與學員照了合影留念。油井本不是甚麼稀奇之物,但為了化解學員心中歷史上的積怨,師父還是來到了這三面環水的平台之處。因為快到中午了,師父一行就順海堤回到仙河鎮。中午,孤東採油廠副廠長和工會主席陪同師父午餐。

下午兩點師父在仙河影院講法,講法台上懸掛的橫幅是「熱烈歡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來我廠傳授功法」。有個學員看到來聽課的只有一百二十多人,問師父:「人來的太少了,不講吧?」師父說:「向前看,人還多著呢,講!」

師父在講法的同時發出強大的能量給學員淨化身體,並叫學員配合一同消除病魔。師父講了一個半小時的法,結束的話音剛落,立刻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隨後,讚揚聲連成一片。這個說:「我多年的關節炎,現在腿不痛了。」那個講:「我十多年的肩周炎,現在膀子好了,胳膊能抬起來了」。還有的說:「我的病也好了,現在不氣喘了……」「快,快,請師父給簽字留念。」

圍著讓師父簽字的不少於四十人,還有人問師父甚麼時候給我們辦學習班呀?圍著買《法輪功》書的人也有幾十,有的人怕買不上還往前擠。

師父所到之處,都留下了能量,留下了神跡,佛光普照。

正月初七晚上講完課後,師父宣布成立墾利縣法輪功輔導站。初八下午師父到勝利油田動力機械廠講法,在路過鑽井公園大門口時留影紀念。(師父在黃河大橋的神跡及在動力機械機械廠講法具體情況還請知道的同修補充。)

正月初八,在孤東學員們的請求下,師父親手簽字同意成立了勝利油田孤東法輪功輔導站。

正月初八晚上講完課,師父說:「明天下午兩點鐘還有一堂課,大家按時來。」初九晚上講完課後,最後師父對學員提出了要求:「希望你們從學習班下去之後,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希望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

學員們長時間的熱烈鼓掌。

正月初九晚上十時,師父一行離開墾利縣返回北京。

東營市及勝利油田的學員們認識到大法好,奔走相告,人傳人,心傳心,不辭勞苦,弘揚大法。真如師父所講:「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精進要旨》〈拜師〉)

為紀念師父來東營市講法傳功兩週年,東營市勝利油田八個二級單位(孤東採油廠、孤島採油廠、動力機械廠、中心醫院、鑽井工程公司、現河採油廠、泵公司、集輸公司)的學員們寫了五十七份心得體會,於一九九六年一月一日由孤東法輪功輔導站出面托師父的工作人員代交師父。

師父看了學員的修煉心得體會,一九九六年一月六日給孤東輔導站寫了回信。

同一天,師父發表了經文《再去執著》。大法弟子讀到師父給的信後,心裏熱呼呼的,感到與師父要求的差距很大,要「抓緊時間實修」。

這些年東營市城市規模蓬勃發展,作為大法弟子更感到身上的責任重大。在歷史的久遠,師父就為這一地區眾生的得法得救度創造了條件,安排了將來要得法的弟子。大法弟子千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今天在大法的弘傳中實現自己的誓約修煉救度眾生。

希望東營市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要麻木,不要懈怠,勇猛精進,清醒理智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每一個有緣之人,精進實修,實現自己的史前大願,不辱師命,緣歸聖果,圓滿隨師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