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寧大法弟子憶師恩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一九九四年六月,咸寧溫泉有許多人從武漢大法弟子那裏得知師尊將於六月十一日在河南鄭州開辦八天的講法班,便請武漢學員幫助訂了十四張票(每張票四十元)。六月十日我們咸寧溫泉一行二十人坐汽車至武漢,後轉乘漢口至鄭州的火車。大約晚上六點到達鄭州站,出站時有大法學員舉著「法輪功」的牌子接站並把我們安排至「民族飯店」,男學員住在一個大廳內,席夢思鋪地,每個鋪位僅五元一天,女學員住在另一個大廳內,也是席夢思鋪地,每個鋪位僅二元半一天。

當時大家心情都很激動,都盼望著能早日見到師尊。第二天早晨(也就是六月十一日)九點至十一點,師尊在「風雨球場」辦了一場帶功報告,大約有一千七百多名學員參加了。整個球場呈梭形,走進球場感覺它很像一個禮堂,四週是破舊的磚牆,上面的玻璃窗殘缺不全,頂棚是鐵皮的,因為年久失修,也是千瘡百孔。球場是水泥地板,右側三、四級台階上有一層水泥看台。

學員們大部份在球場上,少部份在看台和台階上等待著師尊的到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師父來了!」大家都站了起來熱烈鼓掌。只見高大和藹的師尊穿著一件樸素的白色短袖衫出現在門口。稍作停留後,師尊走上講台。講台上當時只有一張木桌,上面只放了一個話筒,燈光不是很亮,直照在師父身上。師父簡單做了自我介紹後便開始講法。

從六月十一日開始,師尊每天晚上六點開始講法,期間為了節省學員的開支,星期天上午、下午、晚上各講了一課。每晚師尊都準時到場,從不遲到。

第二天星期天(六月十二日)下午講法大概半小時左右,只見烏雲密布,天突然黑了下來,狂風大作後傾盆大雨夾著冰雹落了下來,打的頂棚劈劈啪啪作響,並從破口處漏了下來,狂風夾著暴雨從殘破的窗戶吹進來,很多人身上被雨水淋濕了,電也停了,學員中有些騷動。當時師尊講了一段法,大意是:當年釋迦牟尼傳法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干擾,當時釋迦牟尼正在給弟子講法,突然一陣風吹進來把蠟燭吹滅,釋迦牟尼的弟子當時有些騷動,釋迦牟尼告訴他的弟子不要受到干擾,釋迦牟尼在一片漆黑之中繼續講法。聽了師尊講了這段法後,學員們便安靜了下來。

工作人員點燃了蠟燭,師父把桌上一清,在講桌上盤腿打了一套大手印,然後用手一抓,把一個甚麼東西裝進了一個空的礦泉水瓶子裏。大家都默默的坐著看著師尊的一舉一動。過了一會兒風停雨住,天也漸漸變亮,太陽也出來了,電也來了。師父說:你們這個班素質很好,帶來的東西也不少。又接著講法了。

第二天有的學員到黃河邊上去玩,看到許多齊腰粗的大樹都被連根拔起,才知道原來師父昨天是在除魔。又過了一天,我們就轉到一個條件比較好的禮堂去了。在講法期間還發生了件令人驚奇的事:有個學員早晨起來的比較早,洗漱完畢後七點多看見其他學員還沒有起來,就敲著碗喊:「哥們過早去哇!」師尊早晨九點鐘講法之前就笑著說:「有的學員早晨還敲著喊‘哥們過早去哇!’」大家聽後都感到師尊對我們的一言一行瞭如指掌,絕非凡人。

還有一個女學員,五十多歲,有一天到外面吃飯,結果隨身的包丟失找不著了,因包裏有壹萬元的存摺和許多證件及一本《中國法輪功》的書,她很著急便跟師尊講了,師尊說:「以後小心點」。過了幾天,這個學員又到那個餐館吃飯,看見有一個小伙正在看一本《中國法輪功》,她走上前一看,寫著她的名字,正是自己的那本。她就對他說:「這是我的書,我的包呢?」那個小伙子就把書和包還給了她,她打開一看,存摺、證件、現金一件都不少。那個小伙子驚訝的說:「呀,怎麼我沒看到哇」。這個女學員就想到原來是師尊在保護我呀!

在鄭州傳完法後,最後一天的白天,師尊應邀和學員合影。湖北武漢、黃岡、麻城及其它地區的學員分別與師尊合影,由於咸寧去的學員是自發組織的,沒有名單,照像時就漏了。有兩位女學員便去找師尊,其中一個小王對師尊說:「我們咸寧是自發組織來的,沒有輔導員,沒有人組織,想和您一起照張像留念。」師尊笑著對她說:「照像可以,可我不是來治病的。」一邊說著一邊向下一劃。原來小王很小就有心臟病,師尊早就看到了才這麼說。小王趕緊說:「我不是來治病的,就是想和您照個像。」師尊笑著說:「等他們照完了,再跟你們照。」我們便到一邊等著,等了一會兒,別的地區學員都照完了,師尊向我們招手道:「你們來,你們來。」當我們都站在「鄭州法輪功學習班」的橫幅下準備照像時,攝影師由於沒有我們的名單不願意給我們照,把臉背過去並準備走。師父走上前把他叫轉過來,這才留下了這個珍貴的瞬間。

當晚師尊便起程去山東濟南講法,我們也坐晚上九點鐘的火車趕往濟南。第二天早上八時許到達濟南站,由於我們是老學員了,聽課費由原來的四十元減至二十五元。回想起師尊傳法之艱辛,為我們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們希望咸寧弟子能打破同修之間的間隔,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