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鄭州傳法班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十幾年過去了,參加偉大師尊鄭州傳法教功學習班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銘心難忘。近期看到許多同修憶師恩的文章,引起我的共鳴,要把自己珍藏的美好記憶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並謝師隆恩。

大法洪傳 眾望所歸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日至十八日,師父在鄭州舉辦法輪大法學習班。

月餘前我已經向主辦單位鄭州市氣功協會匯去了五十元學費。六月十日那天一大早我就趕去報導,拿到學員聽課證時得知,師父受鄭州各界懇請,決定就在十號下午舉辦一場法輪大法報告會。這樣在學習班之前,我幸運地先聆聽了師尊當天的那場報告。

我提前二十分鐘到場,看到報告會會場人已爆滿,只有會場中間人們自動留出了一條小道,通到講台邊。我找到一個位置坐下,心想,自己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多人、這麼擠的會場,同時又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安詳和寧靜。會場是一個五十年代修建的中間僅有個籃球場、四邊各有十幾層台階的那種舊式廢棄了的體育館。大家都在恭候師父的到來。非常準時,坐在後邊的人開始往前傳話「師父來了!」大家不約而同地紛紛從地上站了起來熱烈鼓掌,歡迎師父。師父高大英俊,離我們很遠都可以看到。師父從我面前經過時側首微笑,使我頓感一股熱流通遍全身。

師父站在講台上的第一句話就是:「現在開始講課」,沒有任何一點常人的客套。師父在課堂首先講的就是師父要把「真、善、忍」的美好帶給全人類。師父要做的事就是要讓壞了的應該扔掉的爛蘋果變成好的、完全新鮮的蘋果,師父說,對這件事完全充滿信心,一定會做到的。師父的話迎來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師父又滿懷信心的告訴人們,道德回升、萬物更新,大志者得正法成正果,昇華上去是必然的,大法洪傳定會全面淨化宇宙、社會環境,使人們明白法理做個好人,健康生活、服務社會。

師父講了三個小時,特別提到:這麼高層次的佛家大法修煉學習班,決不可能這麼長期辦下去,鄭州學習班後再辦濟南班和大連班,之後計劃不再辦班了。九五年以後要到世界各地去講法,因為全人類各民族都應該得度。到國外也不會再這樣講法傳功辦班了,只是作輔導講法。參加學習班的學員要珍惜今天所得。

大家對師父的報告不時報以長時間的熱烈掌聲。鄭州市氣功協會及當地有關負責人在報告會的致謝辭中一再感謝李老師給當地民眾、社會帶來了福音,並用最美好的語言預祝學習班圓滿成功!並且對在廢舊體育館辦這樣高層次的學習班,人氣這麼興旺,很感動也一再表示謝意、歉意,並當場知會所有參加學習班的學員在舊體育館學習兩天後,第三天一定會在新體育館上課。

六月十一日大法學習班正式開課,有一千四百多人參加。學員來自全國各地,其中鄭州市一百一十多人、河南省九十多人、山東省三百多人、湖北省三百多人、河北省一百多人、北京市二百人左右,還有成團組隊的貴州及各省地區和香港學員,男女老少,就連出家道士都有,大家濟濟一堂,同心向法。

學員中不少人是多次跟班聽課的老學員,他們只交一半學費(二十五元)。我從和老學員的交流中得知,他們當中有的已經跟了師父六、七個班了,也有的跟了十多個班了,還有老少三代自帶灶具要跟到底的。有的是到了辦班的地方住下後再由家人電匯生活費來的,大家都喜氣洋洋。看到這種場面真是非常感人。當時我好像有一種發現了新大陸的感覺,心裏想著我能進這個學習班真是萬般幸運!

每天早八點,師父準時出現在講台上。師父講課平緩、流暢、聲音清晰洪亮。師父沒有講稿,也不停頓,似行雲流水般一氣呵成,真是像給眾弟子在解讀一部至高無上的天書,令眾心嚮往。當我剛拿出筆想記點甚麼時,就聽到師父說:「你們不要記,會影響聽課」。尊師父教誨,方靜下心來聽講。

師父講的都是我從來都沒聽到過的,從來都不知道的,每個人都全神貫注,好像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師父的聲音在腦際迴盪。第一課聽下來,思忖良久,我終於明白了,師父度人的能力和威德世間已無人能及,師父所講的法決不是隨便誰能講得出來的。我心已定:好好學,堅定修煉,同化大法,少走彎路。

六月十二日以後就改成了上午自己煉功,下午二點半聽課。師父每天講課二個多小時,中間休息十五分鐘,中間遇到星期天上、下午都講課。師父說:很多人要上班,請假都很不容易的。我覺的老師為學員想的真周到,很感激。從開班後第一課起,學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很連貫,第一天教一套,第二天複習第一天的一套學第二套,五天後慢慢的都會了。每天教功時,都是由師父帶的兩個青年弟子在台上示範動作,師父在學員間走動著糾正動作,查看學煉情況,非常仔細。

六月十二日,陽光明媚,清爽宜人。這是在舊體育館上的最後一堂課。開課後師父說了要講的內容,突然說了一句:「我看到很多學員是有病的,現在我就給大家治一下病,你想一下你有甚麼病,不要多想,半秒一秒就行」。當時我沒反應過來,想不起自己有甚麼病,就想讓媽媽的眼睛好,師父叫大家隨師父的口令,男左女右跺三腳後,師父說:「也許有人剛才沒聽明白,我們再來一遍,你想一下你有甚麼病或你的親人有甚麼病。」我還是想讓我媽的眼睛好。

大家坐好後,老師開始講課,大約過了四十分鐘,明亮的天空突然黑了下來,大風驟起,電閃雷鳴大作,接著直徑兩釐米大的冰雹從四邊的破窗子砸了進來,到處飛滾,燈熄了,隨即傾盆大雨傾瀉到房頂上,靠窗邊旁的人開始移動。這時聽到老學員提示大家要穩住,大家又靜下來了。這時只見師父一動不動的靜立著,突然一揮手,所有的燈全亮了,真是不可思議!那麼惡劣的天氣,風雨交加,雷電閃灼,誰能修覆電路呢!?在暴雨、冰雹狂砸屋頂的轟響中,只見師父雙手又做了一個快捷而漂亮的動作,像是抓到了甚麼東西,往桌子上的飲料瓶裏一放蓋了起來,這時我看到那瓶子居然在桌子上跳動,師父好像說了句甚麼,隨即用手往瓶子上一按,瓶子不再動了。雷電瞬間停息,風嘎然而止,只剩下雨的刷刷聲。師父沉靜地大聲說了一句:「現在開始講課。」師父的聲音在館內回旋,清除了所有的干擾,館外的天慢慢放晴,師父的講法不斷的博得一陣陣掌聲。

下課時已近五點半鐘。走出門外,空氣分外清新,天空飄下點點雨滴,使人覺的心曠神怡。路邊、牆角的冰雹還一堆一堆的尚未化盡。大雨刷過的地面分外乾淨。今天的天氣預報說「晴天」,是啊,看看天空,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師父在這天講課時,為學員拿下去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干擾反映到我們這個空間的表面太強烈了。當學習班結束後,我乘長途汽車過黃河向北去,看到公路兩旁密密麻麻的大小樹木,齊刷刷的都從一米高左右處折斷,似乎沒留一棵,而且一路下來都是如此,直到天黑看不清外面為止。

十九日下午我到哥嫂處探視八十多歲的母親,邁進院門,我就喊了一聲:「媽,你的眼好了吧?」媽在椅子上坐著,說:「好了!」我讓媽在四、五米處數我的手指,一點不差。我問了一句:「有十天了吧!」媽說:「還沒有。」我一數也是,這時我快步走到母親面前說:「媽媽,我請師父給你治好白內障的!」媽說:「你師父是佛吧,咋能這麼神呢!」這時我從包裏拿出《中國法輪功》打開師父的像讓媽看,媽說:「你師父這麼年輕,咋這麼好的人。」這時我要收回書,媽怎麼也不肯給我,我說你一個字不識,怎麼看?媽說:「這書有靈氣,是寶書,你一定得給我留下,我讓你大嫂念給我聽。」母親一直敬信師父,她晚年受到了大法的恩澤。

師父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

學習班第三天挪到新體育館上課。這裏寬敞明亮,音響效果很好,坐在任何位置都聽的非常清楚。師父傳大法於我們,開宇宙亙古未有之先例,改天換地,運用「真、善、忍」的最高佛法來喚醒我們迷失在名、利、情中、墜入地獄當口的芸芸眾生。師父第一次明確告訴我們自己都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越下落、越迷失、罪業深重,沒有師父傳大法度我們,我們就誰也回不去了。師父講,在十堂課中,要把高層次的理都闡述出來,我們才能夠修煉。並還讓我們明白煉功重在心性修煉,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在課堂上特別告訴我們,師父講課時打出的能量很大,實踐證明辦七天班不行,有的人反應太大,受不了。為了給大家節約時間,辦八天班還比較合適,不能再少了。師父說,過多少年後,你都會發現,這裏我講過課的地方,牆壁上還會有很大的能量存在。

在學習班上,師父給真修弟子的東西是很多很多很全面的。當然,首先弟子要信師信法,要有往高層次修煉的願望,這一念最珍貴。師父要的是弟子們的得正法、成正果的堅定的心。師父給弟子的是歷史上修煉者可望而不可及的宇宙大法。「誰悟誰得」,心存「誰能修得上去呀」的人是甚麼都不會得到的。我們在心裏叫師父的時候,是絕對不能有請師父給自己祛病那一念的。欲正其心,先正其念,這一念之差就會天差地別。師父在講課中讓學員平伸出手來,掌心向上,叫大家都來感覺一下法輪在掌心旋轉的感覺,大家都異口同聲,一個「有」字聲震九霄。

當聽到師父講要把我們每個學員都當作弟子帶的那一瞬間,我心潮激盪不已,兩行熱淚滾滾而落。因聽課前我一直在看《中國法輪功》(九三年三月版),這本書的章程中提到:法輪功弟子必須由本功法掌門人──師父親自考察兩年以上合格才行。突然間聽師父一講,遇恩師明天理的心怎麼也無法平靜。

後幾天的課,越聽越想聽、越聽越愛聽、越聽越明白、越聽越清楚。

鄭州學習班是我第一次參加的大法學習班。交流中我結識了全國各地的一些老學員,一些地區的大法負責人,都給了我許多幫助。真正溶入法中就會體現到一種常人無法享受到的美好感受──這裏是一片淨土。

當聽師父講法,我覺的一直都像在說我,洪大的法理教我做好人,做修煉人,做真修弟子,勇猛精進,不斷昇華。

得法前一次出遊,遇一雲遊道長,他對我講:「那麼多人,我只叫住你,咱倆有緣,我在此等你多時了。你要記住,你將來是佛家中人,你是神不是人,可你現在是人,很快將有高師帶你。」並在一張紙上寫了些甚麼,叫我以後對照看。那時聽道長說我是佛家中人,我並不以為然,顯得無奈,因我那時並不願接受佛教,總覺著那亂七八糟的不是個味,並不知佛教代替不了佛法。只有見到了師父我才真正弄明白,佛教僅僅是佛家無邊大法中很小很小中的很小部份。主佛下世,洪傳宇宙大法,驚動了整個天體宇宙、大穹和眾生。師父說,釋迦牟尼當年對弟子多次講過:末法末劫時期,法輪聖王將下世度人。師父並反覆提醒我們,師父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層層轉世,層層下走的前後,連最細微變化都清楚的佛、道、神他們都知道了,都跟下來了不少,都是為這個法而來的,今天的大法弟子不正是當初隨主佛下世得法而來的嗎。

從師父講天目的那天起,我就覺著師父一直不停的給我往身上加東西,整個人體覺著每天都在膨脹,一股一股的能量充滿了全身,我平時是個非常不敏感的人,師父在班上就改變了我。我感到了師父對弟子是真正負責任的,這種無私給予已經不是人類的語言能夠表達的了的。

六月十五日那天下午,各省、區分組與師父合影時,我突然覺的自己身體輕飄飄的像飛一般了,可功長的很高,感到頭上的壓力很重,也很大,可以說是巨大無比。我已經加入了幾個組的合影,快結束時不知不覺中已經站到了師父的面前,師父看著我微笑。我像孩子到了母親身邊一樣和師父說了幾句話,師父問了我兩句,讓我站在身邊,同時遞過兩部相機,由師父身邊帶的青年弟子按下快門。

目送師父離去,我的心情無以言表。從六月十日下午起,我一共聽了師父十一堂課,師父一直耐心召喚迷失中的我們,告訴我們是該醒過來、回家的時候了。

第十堂課,師父在回答大家提出的問題後要求弟子珍惜所得,一修到底早日圓滿。師父非常嚴肅地告訴我們「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師父這段話已永遠印在我心中。

學習班最後結束時,來自鄭州市各界的高度評價、謝意和祝賀,給師父褒獎的鮮花和錦旗滿台如花似錦。當主辦方宣布結束時,師父從講台上下來,和大家一一握手道別,直到學員散盡,師父才離開。

最後由大法研究會主持,召集各地聯繫人開了一個碰頭會,由此我得以更快更好的溶入了大法弟子洪法的整體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