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成都傳法班的珍貴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我母親信佛,我自幼也對神佛充滿敬仰。丈夫去世後,我就下定決心要修煉。我到處拜廟,到處燒香。也學了很多氣功,還到氣功研究會辦了會員證。

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一天,氣功研究會通知我說,法輪功報告會要在成都舉辦,我立即決定去參加。

報告會在八二信箱舉行。那天早晨,我一路打聽著去八二信箱,見很多背包打傘的外地人,也在問去那裏的路。他們都是從外地來參加師父講法學習班的。有一對重慶來的五十多歲的老夫婦,他們頭天就坐火車來了,住在旅館裏。貴陽來了一百多人,是請假來的,他們有的是當天早晨六點過到的,有的是頭天晚上下的火車。還有一位從香港來的。

八二信箱禮堂很大,可容納三千多人。前面有一個廣場,後來在這個廣場舉辦過幾次洪法活動。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出版以後,總站還在這裏舉辦了八天學法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

進入禮堂,師父已經到了。我看到師父非常年輕。師父講了兩個小時,講的跟其他氣功師都不一樣。其他氣功師都是吹自己如何高,師父兩個小時講的都是如何做好人。我深深的被震撼了,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師父還讓我們伸出雙手感受法輪。我感到手掌上很強的能量在旋轉。報告會結束後,才知道師父還要辦八天傳法班。我馬上報了名。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成都傳法班在牛王廟的電力局招待所禮堂舉辦,有一千多人參加。為了照顧很多上班的學員,師父把講課時間定在晚上,六點半開始,九點鐘結束。

師父每次都是很早就到了禮堂。講法結束後,師父還要留下耐心解答學員的問題。我看到師父身穿白襯衣,和藹可親、平易近人。師父從來不講空話,說一句「現在開始講課」,就開始給我們講法,整個講法過程中連水都顧不上喝一口。師父用最淺白的語言給我們講出了最深奧的法理,法講的很高,但通俗易懂。我被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講完課,開始教功。由師父身邊的弟子在台上演示動作,師父在場內巡視,給學員糾正動作,連角落裏的學員都不落下。我學靜功打手印的時候,師父走到我的身邊,親自給我糾正動作。我頓時感到一股熱流通透全身,心裏無比幸福溫暖。

在傳法班上,我看到會場裏的人,每個人前面有個影子,後面有個影子,頭上也有一個光柱一樣的影子。人走動的時候影子也跟著走。只有在會場上有,出來,在其它地方就看不到。開天目的時候,師父問哪些人看到了,我也舉了手。那時,我才知道那些影子是天目在另外空間看到的景象。

有學員希望跟師父合影,師父同意了。人很多,我們分成二十幾個組,依次跟師父合影。那天天氣很熱,師父面帶和藹的微笑,耐心的和每個組合影。

最後一天,第八天,半天解答問題。師父解答了所有問題,還給學員打了大手印。那天講完課,很多學員上台圍著師父問問題。我好想上台向師父合十,向師父道一聲謝,說一聲師父您辛苦了。但是看到師父那麼忙,那麼辛苦,又覺的不該再去打擾師父了。我忍不住淚水一個勁的流,遠遠望著師父,心裏默默感謝著師父,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天天能見到師父,聽師父講法,現在想起那段經歷真是太珍貴了,太幸福了。

參加學習班聽師父傳法教功時,我精神特別好,走路一身輕。從我家騎自行車到學習班要一個多小時。但我非常輕鬆一點也不累,確實像師父講的就像有人推你一樣。我的心累心跳也好了,也不失眠了。特別是我頭痛病二十多年,甚麼藥、單方都沒治好,這次也好了。我感到了師父的慈悲,太神奇了。

當時我們廠裏效益很好,大家都在攀比,看誰的首飾好,戴的多。我也是戒指、耳環、手鐲、項鏈戴了很多。當時社會治安狀況不好,經常有搶劫的事情發生。我參加學習班,天天騎車走夜路,一點意外都沒有發生。後來學法心性提高了,就沒戴這些東西了。

參加學習班前兩天,我被狗咬了。醫生說要幾個月才好的了。參加學習班那幾天,眼看著傷口癒合平復了,而且我虛弱的身體也好了起來,真是神奇。

得法前,一條一米多長的大蛇鑽進我家。我到哪裏都能見到它,好像它就在那裏等著我一樣。我很害怕,家人也都很害怕。得法後,一天我學了法,關燈剛躺下,又聽到它跑到床前悉悉嗦嗦的。我拿了一根樹棍,一邊把它往外面趕,一邊對它說,我現在學了大法了,有師父保護,我的師父是李老師,你不能再來干擾我了。轉眼它就不見了,我到處找也沒有找到。後來它再也沒有來干擾我了。

得法幾個月後,我騎車上班,天下雨。到十字路口時一輛汽車就把我撞倒在地。當時汽車急剎車,後面一輛汽車跟的很緊。「噹」的一聲撞上前面那輛撞我的車。由於衝力很大,把前面那輛車撞出好幾米遠,那車的輪胎就重重的從我腿上碾過。司機和旁邊拉三輪車的人看到我的腿青一塊紫一塊的,都說要送我到醫院去。有的說快通知家屬。我當時只覺的腿是麻木的,有點疼。起來坐了一會兒,說「沒有事」。他們覺的很奇怪,明明看到輪胎從腿上壓過去的,怎麼說沒有事呢。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保護了我。可是那兩輛汽車都撞壞了,是交通大隊來處理後才拉去修理廠修的,可我沒有事。

九五年九月我們全家開車去青城山。下午返回時,汽車突然控制不住繞一圈滑到另一方向的河邊,半邊輪胎就懸在路外,很危險,只差那一點就掉下去了。我當時胸前帶了個法輪章。那些圍觀者都說,你們算燒了高香了,這麼玄都沒有掉下去,這裏是經常出事的地方。我就給圍觀者說是我師父保護了我們全家,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當時一下車看到這種情況就合十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我兒子出差,汽車滑到山崖邊,很危險,可是也沒有事。他說是師父保護了他,因為當時他車上有一本《轉法輪》。他告訴同事:是我媽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師父救了我。

九九年七二○惡黨開始迫害後,邪惡之徒威脅我說要工作還是要煉功,我說都要。他們說不行,只能選一樣。我說我要法輪大法。他說你要想好,要寫下來。我就鄭重的寫下了:為了身心健康,我選擇法輪大法。

後來,和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一樣,為了堅修大法,走過了一段艱難的路程。我被非法勞教二年半後,因堅持不放棄信仰,又被關押進洗腦班,遭受了種種殘酷的折磨,但即使在最黑暗的日子裏,我也能時時感受到師尊的浩蕩佛恩,為自己能夠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感到萬分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