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延吉傳法班的點滴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是參加過師父兩次傳功講法班的大法弟子,即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哈爾濱傳法班及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延吉傳法班。

兩次傳法班上,我都是師父開始講法就睡覺,或者就是全身的難受,怎麼都不舒服,課講完了我也睡醒了。可回去後人是越來越精神,身體在發生著奇蹟般的變化:腰椎盤突出,腿風濕,胃疼,鼻竇炎……等等都不見了。在常人中那種憤憤不平的爭鬥心也沒了,好像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因為只是睡覺,所以兩次傳法班下來甚麼也沒記住。過後通過學法,知道在班上師父就在給我消業了。從那時起到現在,我身體一切病的狀態都沒有了。師父在班上傳功的時候,是下到體育館中間,圍著一圈走一遍,並且親自糾正學員動作。當時我有幸坐在第一排,看著師父高大的身體走了過來,是那麼的可親可敬,就是有一種看不夠的感覺。

在傳授班上,還有一件讓我印象最深的難忘的事。在延吉講法最後一天班結束後,我們出了門後,發現在一個側門口有十幾個人不走,在那等著。我好奇的走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個子很高,也很瘦,是大連空軍部隊的,手裏抱著一個剛剛幾個月的小孩,在等師父。他講述了,他這個小孩生下來就有病,而且病的很重,他就從大連到北京,去了各大醫院都沒治好,而且還很危險。這時他就想起了氣功,想去碰碰大運。這時他還在北京,他就問了北京氣功協會,「有沒有能治小孩病的氣功」,他們告訴他,有,現在正在延吉辦班,當時已經開班。他就和他的妻子帶著小孩坐著飛機來到了延吉,找到講法班,和工作人員說明後,進了會場,在講法開始前,見到了師父。師父說「我都知道了」,叫他的妻子帶著孩子回旅店,他自己來聽課。就這樣,小孩在旅店一天比一天好,從不能睜眼睛到能睜眼睛了,從不能吃奶到能吃奶了,到結束的那一天,小孩的病全好了,所以他抱著孩子來謝師父,並告訴師父,從今以後,他堅修大法,這孩子就是師父的最小學員。聽到這,我真激動,我覺的我們的師父太神奇了。由於自己當時還有很多黨文化的東西,所以沒有更多的感受。這就是我親眼所見的一個真實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