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如何擺正夫妻之情


【明慧網2006年6月10日】我修煉之前對情看的很重,總想得到童話故事裏那種純潔的愛情。我看不慣現今社會上對愛情不負責任的做法。認為人一生要一心一意去愛一個人。當然愛情專一也並不是不好,但是我的這種情太重了,以至於我的初戀男友提出和我分手時我感到對我的打擊太大。那時候我已經得法了,我想因為他不能接受我修煉才和我分手的。在那段時間裏,我的心很痛苦,甚至都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但是一方面我又相信大法,我知道我必須放下對情的執著。於是我每天背師父的詩和經文:「做人」和「真修」。以此來加強我的正念,擺脫情的困擾。在面對愛情和大法的選擇中,我選擇了大法。同時減輕了我對情的執著。

後來我和學校裏的同修一起學法、修心,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期間也曾經在一定的層次中體會到放下一切執著是一種甚麼狀態。我曾經以為自己的情已經去掉了。後來我的同修中有一位男同修因為大法遭到迫害放棄不修煉了,我知道後,主動去找他,希望能幫助他從新走上修煉的道路。後來經過多次接觸,我們彼此都產生了好感。但是因為曾經失戀的緣故,我對他並沒有投入太多的人的感情,應該用慈悲心對待,覺得如果和他談戀愛的話,一定能帶動他一起修煉。後來我們開始戀愛,一塊學法,但是他始終並不精進,後來他放棄了修煉。

現在我們結婚3年了,現在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在對他無數次失望的過程中,我仔細的找了一下自己的不足,我悟到我一開始對他的想法就不對,我曾經以為情能使他和我走到一起修煉。這其實是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了,內心仍然認為愛情的力量很大。我對他的執著太重,也許因為我的不足才導致了他現在放棄修煉,和常人沒甚麼區別,而且他的慾望很重。我的慾望在多次的修煉過關中已經很淡了,尤其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後,自己想最後放下夫妻的慾望,但是又怕丈夫接受不了,自己很矛盾。

前段時間,當丈夫提出要求時,我內心很不情願的配合他。後來我的肚子隱隱作痛,經歷過幾次都是這樣。一次夢中夢到有人要把甚麼東西強行放到我的肚子裏,我很害怕但是沒能擺脫,醒來後肚子很疼。我於是悟到是不是該完全放下了,自己的身體需要不斷淨化,怎麼還允許髒東西進入自己的身體呢。以前也知道「最後都得完全放下」,但是想是不是還沒到時候,自己還沒達到高層次呢?所以一直處於矛盾之中。今天我再次上網看看同修這方面的文章,想通過交流提高認識,才悟到確實應該完全放下了。如果正念強,一定能處理好夫妻關係的。

早上一起來丈夫說如果我再這樣對他,他就找情人,問我同意不同意。我並沒有動心,我說我不管,但是神是不允許[兩性之間胡來]的,那是在犯罪;如果你真找的話,我就成全你們,讓你們做合法夫妻。他很生氣,不理我了,說要離婚。我沒理他就去上班了。後來他又主動跟我打電話和好了,所以我悟到:只要我出正念,就能改變這個場。

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一個理:「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

師父講的另一段法,也是我需要反覆靜心學習的,師父說:「那天我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說我們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那麼在這個場作用下,你不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無形之中也把你愛人給制約住了。你沒有動念,你也不會動這種念,他也想不起來。但不是絕對的,現在這個環境,打開電視一看,甚麼都有,容易勾起人的慾望。但是一般情況下,你能夠起到這樣一種制約作用。將來到高層次上修煉,不用我告訴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時有另外的狀態了,保持和諧的生活。所以,這些事你也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你過份擔心的話也是屬於執著了。夫妻之間沒有色的問題,但有慾望,你把它看淡了,心理平衡就行了。」

我會繼續學法,不斷提高認識,更好的圓容好法。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