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色慾方面做錯事的悔悟


【明慧網2006年5月23日】

各位同修,

你們好。看了師父的最新經文《走出死關》後,深感師父的慈悲,同時深感愧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故寫此文以公開自己的錯誤執著與行為,歸正自己,從新走回到修煉中來。

前不久,由於自己沒有把握好自己,沉迷於情、色、欲中,最終在言談和行為舉止上做出了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不應該也是可恥的事情。事後,痛悔不已,也倍感身心受到了邪惡壓下來的巨大壓力,同時也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下走了過來,但事後不時受到很大的干擾以消磨我修煉的意志,另外在師父的點化下,我認為有必要寫出此文,並在文中徹底公開自己的罪惡和剖析自己的執著以及最終出現錯誤的原因,以放下這一包袱,乾乾淨淨做一個大法弟子。

有以下幾點:

1.首先,我對於情慾、色慾的執著從修煉開始就沒有放下,而且起初也沒有想放下。我開始學法煉功是從2002年底開始,後也是由於這方面的執著,到2003年來英國之前帶修不修的。而我從1995年開始就已經知道大法了,後來一直不修煉的主要原因就是不願捨棄對情慾和色慾的追求。我是一個藝術性格的人,所以非常感性,對這種所謂浪漫愛情就有著非常強烈的嚮往和追求,而命運的安排中,我從來得不到這樣的感情,所以對這方面的幻想就非常的多,形成了很強的執著。同時,現在的學校中對於色情這類的東西傳看是相當的泛濫,我同時也受到了影響和誘惑。那麼這樣也形成了很強的這種思想業。後來修煉的起初,我也不願意放棄這個執著。

我的情況用師父的這段法就很準確:「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甚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後來修煉中也多次過關,過得都不是很好,每次都陷入挺深,夢中的過關我也沒有幾次痛痛快快的成功過,甚至在夢中自己的表現很不好。那麼,根本執著的長期不去,就被邪惡「創造條件」放大,讓我覺得碰到一個最好的感情,進而引導我偏離大法,做錯事。

2.在根本執著的放大中,我還有其它不好的心被利用。那麼就是顯示心,歡喜心和名利心。自己曾經長期很孤獨,自己很多方面得不到別人的認同,肯定和欣賞使自己形成很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的觀念,就是希望自己各方面都能得到別人的認可和欣賞。那麼在感情中,這方面的執著就得以滿足和加強。而且感情的開端也是由於得到了欣賞那麼強烈的自我就在讚賞中得到膨脹,進而開始對其他的同修產生看不上,挑三揀四的心態,開始有點狂妄的心態。認為自己了不起了,然而這正是自心生魔的開端。

3.那麼在整個感情過程中,自己也沒有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其中有很強的自尊和爭強之心,這顆人心完全不講道德,連做不好的事情也要逞強,也想要超越,也就是在追求更不好的東西,也是顯示心和在意別人對自己看法的另一種形式,不能叫別人看扁了自己。再有,就是追求人的感受,感覺好了,感覺不好了,尋求精神刺激。

4.這一點,是最令人痛心和最邪惡的一顆心,就是對師父和大法不敬。自己沒有把握自己,在執著中,公然在師父《洛杉磯講法》關於色關的講法之後無視這段法理,甚至在執著控制下的可恥行為面前摘去師父的法像以掩耳盜鈴。

5.這個過程中,學法質量越來越差,發正念的質量也越來越差,而且易犯睏和迷糊。

6.過程中,沒有以法為師。邪惡根據我的執著,演化出一系列假相,讓我覺得這一切感情過程都是理所當然,而且從中給我帶來各種各樣的好處。雖然有時也感到有些不對勁,但還是順著執著順水推舟了。這等於是要接受邪惡灌輸給我的一套邪悟的理,就像師父所講:「它們知道你李洪志不會放棄你的弟子,那我們讓你放棄,所以它們就會讓犯錯的學員一錯再錯,最後幹壞事、走向反面,讓他滿腦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壞大法,看你還要不要他。」(《洛杉磯講法》)說到這裏,其實,在偏離大法的開始到最後的可恥行為的過程中有幾次點化,但是我沒有剎車。開始的點化,是一個夢:在夢中,我看到桌上放著一本書,是《轉法輪》,但是打開一看,有一講的內容被更改了,裏面居然有一些數學上的東西。這時有同修告訴我說,師父把這書給更新了。為了檢驗是真是假,我就打開書的第一頁,一看,有師父的名字,再看,還有師父的照片。我就想這就不會是假的了,開始讀。後來,場景發生變化,出現一個電視屏幕,裏面放著動畫片,沒放一會,突然就出現了色情的場面。現在想想,這是個非常邪惡的夢,但也正預示著接下來要發生的問題。同時反映了自己對大法不堅定,《轉法輪》怎麼會有改動呢?

而且邪惡一直讓我相信我在精進之中,因為大法的事情也是繼續做著。但是,我現在徹底明白,做事決不是修煉!做著事情,如果心把握不好,同樣會偏離大法。

7.感受師父的慈悲。在錯誤之後,頓時清醒過來,但是強烈的自責和內疚被邪惡放大,身心受到前所未有的強大壓力,而且認為自己罪不容恕的畫面和思想不斷在頭腦中浮現,使得自己非常痛苦和後悔。好像是一種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未來的一種恐懼和絕望。但是憑藉著相信師父不會放棄我的念,儘快將自己的錯誤暴露給一位比較貼心的同修,馬上就像如釋重負一樣輕鬆過來。我不知道師父因此為我承受了多少,我真是很慚愧。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師父的慈悲,我不可能走過那一刻最艱難的時刻。接下來,在繼續做著大法的工作的時候,同樣干擾極大,就是讓我覺得不配再做這些事,不配再修煉,但是我發正念,無時無刻不想到有師父在,抱著一念「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也同樣排除了干擾。這時真的體會到了師父的法身無時無刻不在我身邊,而且師父是那麼的慈悲,仍然在幫我度過魔難。

而且在暴露自己錯誤以後,感情的因素馬上消失,一點喜歡誰不喜歡誰的感覺都沒有了。所以從中我也認識到,感情是假的。

基本上以上就是造成我錯誤行為的我自己發現的基本因素。無論是追求人的感受,感情也好,享受在誇獎、讚賞以及爭強也好,還是更甚的對大法不敬,都是源自於對自我的執著,把自己看得很大。平常雖然表現並不這麼強烈,但是用自己人的思維方式去想事情往往超過用大法去衡量,或者是用人的觀念來組織大法的法理來證明自己是對的,都是對自我的執著;或者經常看著別人的不足去修別人忽視修自己,實修自己。所以我往往覺得自己總是和大法好像有一層隔膜,沒有腳踏實地的去實修。

再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不重視學法。在邪惡引導我犯錯的過程中,它同時讓我學法犯睏,不用心等等,這樣在魔難面前,執著的力量比正念還大,根本就把自己是不是修煉人拋到腦後去了。

第三點,就是對人的執著。

我寫出此文是對自己全部人心,尤其是最骯髒的這一部份的大暴露和曝光,表現出自己不重視學法,欠缺實修以及對修煉的態度不嚴肅,好高騖遠。暴露出不能紮實踏下心來實修在魔難中的表現,對自我的強烈執著導致的最不應該發生的問題。也同樣讓我認識到,所有的各種各樣的執著心都來源於情,還有,任何一顆人心都是可能向邪惡轉化、妥協的不良因素。同時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

這之後,我又從新回到修煉中來,但是我心裏對罪惡還是不能完全放下,也是一種對自我患得患失的表現,所以總是有時會有干擾,這也造成邪惡對我的糾纏。比如,一次煉功的時候,那個老妖婆的景象又一次浮現在我腦海中,陰森恐怖,全身頓時發冷發麻,然後發正念清理,清理過程中,身體也是冷麻的反應。

還有一系列的干擾形式,比如這次去參加513「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活動,我是帶著一個很好的心態出發,但是出發後接下來接觸的一切都能讓我產生對罪惡的強烈自責和內疚,感覺無法溶入大法弟子中去。這個過程,我用正念求師父加持對它們進行否定,從而最後成功溶入弟子中去,證實大法,但是心裏總是覺得有層隔膜。在師父的幫助下,也成功排除過對學法的干擾。而且活動中,同修對我不斷的肯定也讓我深感師父的慈悲,師父一直在鼓勵我。但是活動完回到家後,還是被干擾得很厲害,晚上睡覺,在似睡非睡的情況下,又被老妖婆的場景驚醒,它一出現,我就心裏喊著師父,渾身發麻,很快醒過來,我想動嘴,但是很困難,後來一使勁,嘴裏念出了正法口訣,才又坐了起來,發了會正念,繼續睡覺。

再有,我鼻子上長了個包,我一直認為和我的錯誤行為是有關的,這次在513活動中,很多同修也在問起我鼻子怎麼了,後來師父用同修的話點化我是要去去這個好面子的心,也就是說應該將這個事情公開出來。我本來想直接投稿給明慧,但是心裏其實又掩蓋了一顆好面子的心,因為只發給明慧的話,UK這邊的學員就不一定人人都能看到了,因為UK有和我很熟的學員,他們是我不願意在他們面前沒面子的同修。但是後來我想,這也是個執著呀,所以就決定還是公開給UK的學員比較好,同時現在我也轉發給明慧網

在此,我嚴正聲明:我要否定我的一切錯誤行為,舊勢力的迫害和干擾。我要歸正自己的心,從新做好,回到修煉中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不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我會堅定的在大法修煉的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

通過對這件事情的公開,我還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師父怎麼說,我就得怎麼做,而且沒有理由,就是因為自己是大法弟子。師父說要把罪惡公開,那麼任何一顆人心比如好面子啊,怕啊就都不是不這樣做的藉口,都是對自我的執著。那麼,做其他的大法項目也是一樣,過去想怎麼這樣去掉自我啊,那樣去掉自我啊,最後發現,還是對自我圓滿的執著。而我現在悟到,沒有甚麼為甚麼這麼做為甚麼那麼做,這樣做好那樣做好,而是師父怎麼說的就應該怎麼做,作為大法弟子就是應該這樣的,那還要執著甚麼呢?還要執著名利嗎?

以上就是我的嚴正聲明和心得,謝謝各位,佔用各位的時間了。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