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正視色心、去掉它


【明慧網2006年4月3日】回首得法前,一直是泡在情中。看書只看文學書籍小說體裁的,從來不看理論書,最討厭上政治課,好像永遠都搞不懂書中那些空洞抽象的話。一生看過很多愛情故事,漸漸形成了所謂「愛情至上」的觀念(現在才真的發現)。在少年青春時代,內心深處一直嚮往著永恆的愛情,希望能找到一個與我來自同一宇宙的、同一心靈世界的故人。並決心用一生等待,寧可玉碎,不能瓦全,喜歡古人的從一而終。我喜歡含蓄的愛,我一直深深的被古人說的那個「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話打動。也一直覺得自己在男女之情這個問題上,一直是抱定純潔堅貞的觀念的。因此,在若干年後,當我得法修煉後,當遇到了這麼一個符合條件的對像時,同時又是一個同修,我們很自然的戀愛了,並確定了戀愛關係,雙方親人都知道。後來,因多種原因,又「很自然」的住在了一起,也沒深想過有甚麼不好,也沒覺得色和欲方面的東西對我們來說最重要。我們雙方早把對方視作自己此生中唯一的愛人,在被迫害的患難與共中一直有一種很強的像朋友知己般的信賴感、踏實感。但當時並沒有辦結婚證,客觀條件是,因被迫害,不方便,正常情況下,我們是要去領結婚證的。

當有一天,當這種稀裏糊塗,自欺欺人的不正確狀態突然被同修發現時,可想而知,一下子引起了一個軒然大波。有同修說:還沒領結婚證呢,就住在一起了,這不是開放性亂嗎?自己當時一下子好像當頭一棒,明確的知道未婚同居這件事是決對的做錯了。但是又覺得很羞愧,內心深處,好像還有一絲說不清的委屈,不想公開在所有知道的同修面前承認錯誤,只對個別同修說了,承認了錯誤,但確實心裏一直覺的錯是肯定錯了。後來,親人竟主動幫我們辦了結婚證,因為他們希望我們能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在外面生活也不至於太艱苦,否則他們不放心。因為這個變化,在同修間引起的軒然大波也就漸漸的不了了之的沒了,至少表面上沒多少表現了。

後來我們在一起就一直在做大法的事,一邊自食其力養活自己。幾年下來,在這方面也是越來越淡,好像沒有甚麼色的問題,只是還有一點點拖泥帶水的欲了,但感覺如果真的下決心,其實也不難去。就在這個時候,也就是前段時間,突然遇到一件事,聽說有過去一位很熟的同修因被迫害,出賣了我們,說出我們很多個人信息,因此現在我也被邪惡列為所謂的重點了。聽到消息時,只覺得有些突然。

很快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出來了,思想中就跟自己遇到的這件事聯繫起來了,想到了一個問題:為甚麼現在聽到這個迫害的消息呢?一定是自己在這方面還有很大的漏洞,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了。師父法中講「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但是覺得我們現在也結婚了,而且覺得這幾年來色慾的事也一直不是我們夫妻中最看重的東西,那個慾望發自內心越來越淡,不用控制,它都很淡很淡的,為甚麼現在還會遇到這件事呢?為甚麼會在這方面再次聽到警鐘?

想了很久很久。漸漸的從遙遠的記憶中浮現出很多的片斷,有些片斷是以前就曾經注意與反思過的,有些片斷是最新憶起的,並連成了一個較為系統的過程,貫穿我的一生,向我展示出我在男女之情這方面觀念逐漸被污染和變異的過程。內心審視中發現,原來我竟然一直有很強的色心和變異觀念啊!只是那種表現,以前我一直不認識。原來我自己這方面並不像自己想像中那樣「純潔堅貞」的。

記得修煉前的很長一段人生歲月中,一直對有特點、有性格,比較特別的異性容易產生好感。被異性稱讚時有虛榮感。中學時暗戀上一男生,那男生給我的第一眼印象竟讓我想到骨格清奇這個詞。這不就是色心的表現嗎?他如果沒有出眾的外形,我也會被深深的吸引住嗎?多年後,當這段苦澀的單相思終於被歲月掩埋後,某一天,突然在公司門口看到一個陽光般的男孩,那一剎那,好像突然間明白了甚麼叫玉樹臨風,並感到自慚形穢,還升起了平生第一絲對異性的妒忌!這不也是色心的表現嗎?而且是強烈的色心的表現。命運就此上演了一場好似天作之合一見鐘情的經典含蓄愛情故事,但結局卻是天意弄人的陰差陽錯。

再接下來的多年,情感世界一直處在靜靜的頹廢中,再也沒有戀愛了,但是,還是喜歡看愛情故事。後來有一段時間,竟迷上了街頭小店的言情小說,以前我從來不看小攤小店裏的書的。尤其喜歡看超越時空的愛戀那一類。原來,那時我在這方面已經受污染很深了,因為那些言情小說中個別地方幾乎都有關於未婚而同居的事,因為書中男女主人公的愛情是專一的,符合了自己的觀念,所以,不知不覺中,附帶的這些東西我也接受了。

那時候為了解開生命中的諸多迷茫,還有意的去找科幻小說看,以為外星人都是神一樣的高級智慧慈悲生命。當我打聽到一套聽說很有名的科幻小說時,就去租書店借閱。這套書每本很厚,有十幾本。當我看完其中的一部份時,已經頭昏腦脹了,一是我覺得外星人不像神這一點讓我深深失望,另外我也不喜歡書中主人公多角的戀愛與性,看書時,心裏一直嘀咕,這不是色情嗎?後來也沒有繼續看完。原來那時候,又裝進了很多很多極壞的東西了。

如此等等,我的思想被污染了一次又一次,因為人就是個容器,看甚麼就是裝進去甚麼……在歲月的流逝中,在人生的歧途中,就這樣,不知不覺,一點一滴,我已經被這些色情的東西污染得太多太重了,色心一直很強大,但是我卻沒有覺察,還以為自己是執著專一的,還是暗暗的嚮往著人世間的所謂永恆的愛情這部份東西,只是越來越對此渺茫絕望了。

快到而立之年的時候,我走入了修煉。後來遇到一位同修,成了戀人。這跟以前的兩次愛情都不同,第一次感到人生是踏實的,不必海誓山盟,是戀人更像摯友,從來沒有感到戀愛原來可以這麼平實與輕鬆的。接下來,好像很自然的,便發生了前面提到的一幕。現在回過頭來看啊,原來那個「很自然」不就是以前一次一次被色情的東西污染了純真的心所造成對這方面標準的麻木嗎?還有,那個「還有一絲說不清的委曲」不就是自己拿更變異的標準來跟自己比,覺得自己雖然做錯了,但還是專一的嗎?原來潛意識中是覺得對像不專一行為才叫開放性亂,而沒有把婚前行為當作不好。這些已經變異了但自己還覺得好的觀念不也是色心的表現嗎?

也想起多年以前聽到的一則關於古人的故事。有一個閨中女子,因為被陌生男子拉了一下袖子,於是,奮而斷臂,以維護自己的貞潔。記得當時聽到這個故事時,自己的感想是:幹嘛斷臂呢?斷袖就可以了。覺得很不理解。原來啊,從我人生很早很久的年代起,我這方面的思想就已經在變異了,原來人世的大洪流啊,現在世間已沒有真正的神在這方面給人定的純正標準了。原來走入修煉之後啊,雖然聽到了師父有關的這方面的講法,可是,因為這方面以前形成的強大的思想業力與身體裝進的不好物質,真念已經被抑制了,而沒有真正理解師父的講法,因此竟犯這樣的錯。

我現在明白了,原來我的色心的表現基本上還不是以欲的方式表現的,而是在我這一生中,因為一直有對含蓄專一的愛情的嚮往,更傾向於柏拉圖似的精神戀愛,因此,在修煉之後,我多次夢見好像在談戀愛,也是這種含蓄的,好像很美好的,像初戀一樣的感覺。原來呀,這就是我修煉中的色關哪!因為我這一生中,在男女之情上,執著最重的就是這個,可我卻一直把只有脫了衣服的那種才看成是過色關。照這樣看來,原來我修煉中幾乎一直沒有過去色關啊。因為以前每次做了談戀愛的夢我都納悶,覺得自己現實生活中,自從修煉後,根本沒有去想其他的異性啊,和愛人之間也沒想過要像常人那樣卿卿我我、纏纏綿綿的生活,根本就沒有當常人時那種戀愛的心態,怎麼會做這樣的夢呢?因此一直沒有挖到根源。幾年前犯錯誤後也一直反思過,但還是沒有找到我歷史上色心的根源與表現。

自己也是被非法勞教過的,很可能那個心也是促成自己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的一種因素。對於那個拖泥帶水的欲與剛剛認識清的色心,是一定不能再縱容了,當棄則棄,當斷則斷。這個時候,我們在這方面還有漏的大法弟子,尤其是像我這類已經在這方面犯過錯的,是不能不反思,不能再去掩蓋這方面的執著了。既然舊勢力、舊的宇宙把這個東西看得最重,那麼如果我們這方面做不好,所造成的眾生的被淘汰,其破壞力不就是後果最嚴重的一種嗎?師父這次的講法也提到這個嚴肅的問題。

目前的一點認識,文中法理不清與執著心表現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