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色心、去掉它


【明慧網2006年3月31日】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那過去一犯了這方面的戒律,就會被廟裏趕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那目前神怎麼看?你們知道他們留下的預言中怎麼說的嗎?他們預言:最後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這方面保住了純潔的。就說他們把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誰要在這方面犯了戒,誰要在這方面做的不好,那舊勢力、那個宇宙所有的神都不會保你,而且都會把你往下推。它們知道你李洪志不會放棄你的弟子,那我們讓你放棄,所以它們就會讓犯錯的學員一錯再錯,最後幹壞事、走向反面,讓他滿腦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壞大法,看你還要不要他。你知道它們就是這樣幹的。有些邪悟的,你們以為他真心的走向邪惡的嗎?那都是有原因的。」

看到師父這段講法我很震驚,因為我曾在勞教所的高壓迫害下承受不住,聽信過邪悟謊言。回來後我一直在找舊勢力迫害我的理由,以便能挖出自己的執著去掉它。找到了自己當時入門時的根本執著,即追求圓滿想早點脫離人間苦海;也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不足,由於不願吃苦導致在勞教所很快到了承受極限,為了尋求解脫便順水推舟的接受邪悟。我以為這就是我曾走過彎路的所有原因了。可師父這次講法點到了色心是很多人被灌入邪悟謊言的原因,不禁讓我捫心自問,我的「轉化」是否和色心有關呢?

我在修煉中沒有犯過色戒,而且愛人也是大法弟子,雙方對慾望都克制的比較好,所以一直覺得色心對於我應該不是問題。但是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的是,有兩個問題一直沒解決,一是偶爾在夢中過色關,但幾乎從沒有過去的;二是儘管和愛人感情很好,但生活中有時還會遇到與他人的感情困擾。但由於這兩種情況都不是很頻繁,所以我一直並未認為有多嚴重。

今天看完師父講法對我觸動很大,我想我不能再對自己存在的問題視而不見了,你自己認為是小問題,但舊勢力可認為這是個人修煉中最重要的,過去的煉功人只要犯過一次色戒,就永遠不能再修煉了。當然我們決不能承認舊勢力用此藉口考驗和迫害大法弟子,可作為大法的修煉者本身,不也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嗎?師父的講法中不也要求我們去色心嗎?

我從小時開始回憶,這一下真的嚇了自己一跳,我突然發現我不但有色心,而且這個東西在我這一次人生中還有很深的根。不知道是以前生生世世帶來的因素,還是現在這個敗壞了的環境的影響,我很小的時候(12、13歲)就對男女之情很敏感,也很嚮往,經常喜歡一些漂亮或聰明的男孩。雖然上大學以前從未談過戀愛,但中學的時候曾長時間暗戀男老師。上大學後很快和現在的愛人成為戀人,但仍然花費大量的時間看言情小說,經常把自己幻想成女主角,然後在頭腦中編織各種浪漫的愛情故事。工作後沒時間看小說了,但每天晚上專找描寫感情生活的電視連續劇看,看的神魂顛倒的。

這些東西都在我腦子裏形成了大量的追求情的思想業力,我想這就是為甚麼修煉後仍不斷出現感情困擾的原因。思想業力也是物質,再加上這個時期邪惡的干擾和放大,不斷的讓我產生對一些所謂優秀男性的情,干擾我的修煉。而且每次這種感情出現時,我又沒有警覺這是干擾,甚至由於人的觀念而認為感情是美好的,從而人為的滋養了這個邪魔繼續生存。由於自己沒有清醒的認識到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下決心去掉,而總是覺得我又沒做甚麼,只是自己的思想活動,應該不算甚麼錯吧?從而長期停留在這一狀態中。其實師父早講過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也告訴了我們身、口、意同樣重要,可由於自己悟性太低,在這個問題上一直放縱自己人的觀念和感受,其實等於在這個問題上一直沒有修,是常人狀態。

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以前看到師父這段法時,總是告誡自己:「色心一定要放下,放下!」以為只要克制身體的慾望就能去色心,但由於心裏還在留戀男女之情,所以夢裏的色關總也過不去,因為男女之情是色心的根源了。被抓前和單位一位男士發生感情糾葛長達數月,雖然雙方都未挑明甚麼,大法的事也沒少做,但當時自己確實被感情帶動的很厲害。現在看來,自己被邪惡抓去迫害最後邪悟原因是眾多的,色心可能是其中的一個。

其實師父以前就點到過色心和被抓去迫害之間的關係:「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得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可是舊勢力的這種安排是多麼的用心險惡和荒唐可笑,以幫助這些人去色心為由把他們安排到監獄裏去,結果非但達不到任何效果,反而毀了他們。很多在勞教所邪悟的人回來後反而在男女關係上出問題,有的人甚至搞起了甚麼「男女雙修」。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都像師父講過的西醫拔牙一樣,鉗子、錘子、鑿子全用上了,最後弄不好根還折裏了。當然他們的目地本來也不是想讓你修成的,就是想毀了你。

在挖出自己有色心執著時,我還發現自己好像一直在掩蓋這個執著。所以雖然是長期存在的問題,可一直沒有解決。得法後覺的色就是在地上和泥玩呢,是醜陋和骯髒的,加之自己是女性,所以首先從心裏不願接受自己有色心,覺的這對一個大法弟子來說太丟人了。其次因我和愛人是初戀結合,這麼多年感情很穩定,在人中的形像一直是非常專一的傳統女性,我自己很滿意於這一定位,所以從不願和人說起自己在感情方面的困擾。可是,愛面子、掩蓋解決不了問題,去不了執著啊,而且師父甚麼不知道呢?就算舊勢力它也能看到啊,反而給了它迫害的藉口。

寫到這我突然發現,「不願接受自己有色心」這一想法也許並沒錯,因為那個為情神魂顛倒的其實並不是我,它只是我後天形成的業力和觀念,而我一直錯把它當成我了,還替它掩蓋,相當於保護了它。今天師父的新講法使我終於發現了它,認清了它,我不再把它當作我了,我要曝光它,挖出它,解體它。排除干擾,用最純淨的心態去做好當前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珍惜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