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色情死關


【明慧網2006年5月22日】我被中共惡黨非法勞教後,由於求安逸之心驅使,使我向邪惡妥協。回家後好長一段時間對修煉沒有信心,以至於被鑽空子,陷入深淵,我與一個以前的男同事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本來我對他講過真相,他對大法非常支持。在我被關押期間,他曾多次找當地公安交涉,並在多種場合對許多人講我是做好人的人。我對他的好感以及妥協後被加重的情,導致我們的關係向惡的方向發展。

這種不正當關係維持了一年,好像總有黑手在安排機會。我用人的辦法躲也躲不過去。我知道這樣下去的後果是甚麼。對方有家室,而我還未婚,父親年事已高,我不敢想這件事對他的傷害。從自己的角度說,邪惡的色魔將我的元神拖走,好像主元神主宰不了這個身體了。我每天恍恍惚惚,一件事要反覆做好幾次,頭腦昏昏甚麼也想不起來,工作常出差錯。又怕同事議論,而小心謹慎,心理霉暗。

因為這個東西的原因,講真相時覺得自己不配,怕心也重。有時想等自己好一點再講,這樣想,就總也狀態不好,因為邪惡就是不讓我講。越不講真相,就越陷在自我中,越過不去。從修煉人的角度說就是破壞大法,給邪惡加註能量。這期間我幾乎不能看書學法,煉功,發正念也亂如麻,也不敢對同修講,感到背離大法的絕望。

但是師父並沒有拋棄我。一次發正念時,我看到自己坐在黑暗中,面前是一片金光,我知道這是點化我,我問自己:你到底要哪條路?我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拖著往壞處走,卻無力解脫。

一天,我跪在床上求師父:師父,我想變好,可是一步步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請師父救我吧。兩天後我突然清醒了。和那個人有了一個徹底的了斷。他告訴我他並不想這樣,但好像是被一種力量推著這樣走。我想這是邪惡的物質在搗亂,我本來應該正念清除這壞東西,自救救人,但是我卻被帶動了,也害了他。

在師父幫助下,我開始了每天的學法讀書。從網上也找了一些關於修煉人過色關的文章。後來遇見了我的未婚夫。我對他講了這件事,他並沒有嫌棄我,而是鼓勵我對其他同修公開講出來,我就這樣做了。

同修圍著我發正念,而我的念也非常強烈:「師父是來救我的,我要緊緊抓住這個機會,緊緊的跟在師父身邊,與邪惡徹底了斷。」這時我發現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我從地獄撈起,把我的路歸正的筆直筆直。那一刻,我忽然知道了甚麼叫正念。

我這樣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生命,僅僅因為發出一念相信師父,就見證了大法神奇的救度。

回到家,我把師父相關的講法找出來,恭敬的抄在一個本子上,一句一句的背。每當不好思想出來的時候,我就背這些法,或者說:「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轉法輪》)每當這樣想時,就會感到由內而外通體放出金光,一切邪念立刻滅盡。

我感到修煉是有巨大威力的,只要正心誠意按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大法的無邊法力熔我一個小木渣太容易了。我知道還有一些像我一樣做了對不起大法之事的人,我希望他們能夠從迷中醒來,得到救度。我知道我做的壞事太不好了,必須下最大的決心才能衝破。

每天我都堅持整點發正念,星期天有時會連坐三個小時,平時晚六點發半小時以上。但是我感到還沒有清理乾淨,因為對這個東西也是要持之以恆的努力才能根除。但是不能因為我不好就不講真相,那就中了邪惡的計。三件事同時做,才是修,在這過程中才能放下自我,走出死關。

我知道這段錯誤給我的修煉設了障礙,但是佛法無邊,只要我們還有修煉的心,師父一定可以度我們。我要快爬起來,奮起直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