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思一念中清除色慾之心


【明慧網2006年5月18日】作為一個人,我的色慾之心比較強烈,修煉後為此曾摔過跟頭,也下過決心徹底去掉它,現在雖不比以前強烈了,但總覺得沒有去乾淨。最近的一些經歷讓我明白了其中原由。

我在一所高中任教,由於剛畢業不久,平時和同學們走的比較近。一日偶然感覺一女生沒事老纏著我,說的話有些離譜,我想這學生才多大,不會給我來場「師生戀」吧,當時自己心裏還挺美,以為自己有魅力,也就沒有嚴肅的對待。後來這女生老給我打電話,有一次打電話時媽媽(大法弟子)也在場,媽媽為我的色心遲遲不去很著急,平時對我要求比較嚴格,媽媽問我:誰打的電話?我答:一女學生。媽媽又問:怎麼覺得這麼不對勁,是不是她有甚麼想法?我看你表情不太嚴肅,是不是又動心了?我答:一個學生,能怎麼樣?我當時認為我們相差太遠,她想追我,根本沒可能,但是心裏還覺得有人追挺美。

過了一天,媽媽和我一起發正念,媽媽的天目是開著的,她告訴我說:有色魔干擾你,而你也不清除它,好像坐那還挺美,它正折磨你的腹部呢。我心裏一驚,想起了前些天,也就是當那女生第一次想法糾纏我時,我心裏明白她的意思,但沒用正念對待,還和她歡聲笑語,感覺良好呢!當那女生走後,我的胃部突然像是被甚麼東西扎了一下,很難受,原來從那時起邪惡已經鑽了我色心的空子。媽媽這樣一說,當時我只是悟到不再理她就完了。

回想那幾天,不止是一個女生纏著我這麼簡單,給我介紹對像的人也多了,而我的心也浮動起來了,在異性面前也有意去表現自己,整天嘻嘻哈哈的,發正念也不靜了,思想中不好的念頭也多了起來,甚至還覺得縱情享樂是一種幸福美好的生活呢。

我很困惑,令我困惑的還是那個問題:我的色慾之心何時能去掉?甚麼時候能不再動這種心?師父講法中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仔細想想這些天發生的事情,我已經下決心不再被舊勢力在情上鑽空子,但為甚麼它還能鑽進來?還能干擾我?

「你沒有動念,你也不會動這種念,他也想不起來。」《轉法輪•煉功招魔》。這段法,使我徹底明白了。師父講「你沒有動念」,但想想我自己,我還經常去想這個,有時還想入非非,似萬馬奔騰,「你也不會動這種念」,而我還老覺得這一念很好呢!原來這一念根本就是不能動的,直到這時我才真正明白了沒有了色心是個甚麼狀態。

我簡直差得太遠了,太遠了,原來我一直追求這個東西,追求常人中的美色,追求常人中的慾望,雖然知道不好,但思想深處還在追求,還在認為人應該這樣,這樣生活才舒服,難怪我的色心去的這麼難,這麼痛苦,原來我沒有真正「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轉法輪•開光》,而只是表面上的抑制,雖然看似在修,其實是不情願的,我心裏還在暗暗追求它。「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精進要旨•修者忌》,我真正明白了甚麼是「口念經文賊眼相看」,修來修去並沒有從自己的一思一念中將其清除。

悟到就要做到,正念中清理自己的一思一念,抓住不好的念頭立即排斥、清除,絕不能再順著邪念想下去,正本清源,不再讓邪惡抓住任何理由。然而修煉是嚴肅的,由於自己平時不精進,就像師父講的「慢慢的由給小紀念品接受了,逐漸給大東西也要了,最後給少了也不幹了。」《轉法輪》,執著心也是這樣,邪惡就這樣從「小紀念品」開始,自己稍不注意,邪惡就會一步一步的引導讓你自己主動去想,直到讓你認為這也是自己的思想,從而鑽你執著的空子,這時,再去否定它已經不容易了,但師父說「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我現在所需要的就是橫心,勇猛精進。幾天下來,我發正念清理了不少邪念,心裏也清淨了不少。

我體悟到,色是邪惡用於干擾修煉人最嚴重的東西,師父講「所以現在這個客觀存在的環境,也在嚴重干擾著我們煉功人往高層次上修煉。裸體畫就擱那放著,大馬路中間掛著,一抬頭就看見。」現代社會在這方面簡直就沒有任何道德約束了,為所欲為了。

去掉色心難,守住心性也不容易,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對待一切,邪惡也就沒有機會再鑽空子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