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病業狀態要找自己、去執著


【明慧網2006年5月19日】五一之前我出現了很強的病業狀態,主要表現是坐骨神經痛,走路睡覺都困難,嚴重影響了工作和學法。

開始我以為是正常的消業狀態,自己堅持幾天就能過去了。經過幾天的休息,五一假期中間似乎好了些,雖然仍然疼痛但能正常的走路了。可之後我由於沒有堅持正念,陷於常人間的男女之情當中,做了不好的事情,結果第二天開始病業現象猛然加重,導致我根本無法正常的睡覺了。

我堅持不過去急問我在國外的同修,老師安排同修一天之後給我打來了電話。他指出了這明顯是迫害而不是消業,我也猛然想起來頭幾天當我發正念的時候,病業狀態會突然減輕的狀況;但是由於我人心太重,沒能像老師說的那樣完全放下人心與觀念,所以還是貼了膏藥以減輕病業狀態帶來的痛苦。由於我得法比較晚,在2004年底、2005年初得法,真正修煉精進到現在還不到半年,而且大陸的狀況導致了我一直是個人修煉和講真相,由於缺乏交流,所以對很多法理認識不清。同修給我講了現在舊勢力已經被消滅殆盡了,現在主要的干擾來自於共產邪靈,讓我多看九評。我由於只讀過一遍九評,所以開始重讀九評,清理共產邪靈的因素。

次日上午我的病業狀態仍然不見好轉,堅持不住就去了醫院,像老師講的沒能做到任由師父安排,我只好放棄了過關。我心裏很難過,也不知道醫院能看出甚麼結果來。可是去了醫院之後的事情就大大出乎我的預料了。我的病到了醫院沒有吃藥沒有治療就好了,幾乎就是幾個小時的事情。在醫院大夫讓我拍片再做CT,我覺得CT太貴就沒做,先拍X光片,結果大夫拍到我的時候,突然發現機器軟件出問題了,結果那麼多片子折騰了很久才弄出來。當時給我拍片的大夫使勁讓我腿合起來,我疼的都不能動了,可是出了拍攝的房間,馬上感覺好了點,好像抻好了一樣,按說只能是抻的更嚴重。我悟到我不能再呆在這裏了。給我看病的大夫從片子也看不出來我甚麼毛病,分析也沒結果,我就乾脆離開了醫院,大夫開的藥也沒拿,結果第二天就大好了,過了兩天後全好了。

從醫院出來的第二天我由於放心不下病業狀態,怕反覆,就在家休息了一天沒有上班。下午睏倦的時候睡了一覺,睡夢中夢見自己穿了條破舊不堪的破開襠褲,穿著女人的襪子坐在小板凳上吃飯,吃的東西是黃色的。我醒來悟到師父點化我有漏(褲子是開襠的,是大漏啊),在情色方面過於執著(吃的東西都是黃色的)。我明白之後,明顯感覺身體馬上好多了。

從這件病業的事情上我有一些體悟,拿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第一是邪靈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整體性的,形式也並非常人所見的抓進監獄勞教等,在家的大法弟子如果心不正一樣會遭到另外空間邪惡的迫害;

第二是修煉是嚴肅的,有漏的時候雖然可以正念否定,但是根本上還是要修去自己的執著,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第三是我最近看到明慧上在五一期間登出了很多大法弟子有相似的病業經歷,似乎那個時間邪惡比較瘋狂,我想寫出來可以更好的和同修們交流,讓遇到相同問題的同修能堅定正念,走出迫害;

第四是執著於常人情色的同修,請珍惜師父給我們的機緣吧,捨去常人之心才是根本啊。「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我最近腦海中經常浮現出這段經文,時時用其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我用了一年多才真正壓制住情色之心,最近才開始真正的感到自己在這方面有了提高。這一年多時間我曾經墮落也曾經為去不掉執著心而痛苦,而師父也時時呵護我,我有大決心和毅力的時候,就給我點化出宇宙的壯麗美景來鼓勵我。在大法修煉中我悟到,真正修去情色之心,並不是自己有毅力堅持避開這些不好的東西,當然這也是一個方面;大法是在常人中修煉,真正放下這顆心,不動念才是根本。執著於情色和怕自己執著於情色都是執著,而這種不動念,根本不把骯髒的情色放在心上的狀態才是修煉人要達到的狀態。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