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胃癌絕症 修大法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三日】我今年五十九歲,有個體貼的丈夫,一對兒女聽話孝順,全家也都身體健康,除了小女兒還在上大學,各自都有工作,本來家裏經濟還算寬裕,家庭也算是個幸福之家。

二零一一年,我被熟人拉去集資,投了五十萬。二零一四年去取錢的時候,一分錢也取不出來。集資人捲錢跑了。從那時起,我們家就一直籠罩在陰雲之中。兒子受女朋友的調唆,經常跟我鬧矛盾,氣得我常常吃不下飯,再加上為了討回五十萬元血汗錢,四處奔波打官司,老是碰壁,漸漸地就積怨成疾。

二零一六年六月,我在廠裏幹活,突然感覺到胃裏返出一股難聞的氣味。覺的不舒服。然後就去小診所看病,醫生一看,說:「你這是生氣給氣的。」然後給開點藥。又讓打了一個月的針。不僅不見好,反而越發嚴重。我丈夫見狀,逼著我去醫院做檢查,誰知一檢查是胃癌。當時他們都瞞著我,可是看他們的神情,我就猜出來了。後來聽女兒說:「我爸一聽說你是胃癌,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丈夫愁得一夜之間頭髮白了好多。他給醫生邊哭邊跪下,求醫生救救我。但誰都知道這種絕症,現代醫學是回天無力的。特別是很多人在選擇化療後,不僅掉頭髮,還導致身體的免疫力全面下降,病情會更加惡化。可是人在這個時候,只要聽說有一絲希望,都會盡力去抓住。醫生讓做手術,我就做手術,讓吃啥藥就吃啥藥。可是我都知道,這都是權宜之計。手術過後,傷口疼得連身都翻不了。

出院後半個月,我一直苦苦思索:我怎麼好好的會得這麼個病呢?我不想就這麼被死神帶走。我突然想起我老姨是個神婆,給人看啥很靈。我應該去她那兒看看咋回事。當我動念決定去找她的當天晚上,我做了個神奇的夢:一尊很大的佛,全身金光閃閃,雙腿盤坐,雙手結印,面帶微笑,對我說:「你沒事!」早上起來,我很驚奇這個夢。

到了我姨家,我流著淚對我姨說:「姨呀,我得了胃癌,我活不了多久了!」我姨看看我說:「你沒事!」

這時,我表姐聽見我的哭聲,從廚房過來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一煉就沒事了!你知道嗎?我以前一身病,甲亢、乳腺增生、子宮切除……常年看病也沒看好。現在才堅持煉功三年,已經無病一身輕了。」

我一聽,說:「那我也煉!」我就把早上做的夢給她說了。她一聽,就高興的說:「法輪功是佛家功,這是師父在點化你呢!你的緣份到了!」我丈夫怕我的身體支撐不住,就說:「那你先教我煉,我回家了再慢慢教她煉。」我丈夫先學會了兩套,然後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

回家後,剛開始我煉抱輪只能支撐兩分鐘。後來幾天抱的時間越來越長。同時每天讀一講書。不到七天,我的身體就有勁了,全身輕鬆。

我去醫院複查,跟我一起做手術的同病房的人都是被人攙扶著坐電梯去檢查的,而我是自己獨自步行走樓梯上去的,上十三層的樓梯,就像有人推著一樣,健康人還累呢,我一點不累。

醫生見到我的氣色,說根本不像病人。一檢查,醫生驚呀地說:「你咋恢復的這麼好?你有啥信仰?」我那時剛煉功,悟性不高,也沒敢說煉法輪功,只說煉氣功煉的。誰知,旁邊有個絕症患者一聽,非問我個究竟。我就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告訴她九字真言,並讓她做了三退。那是我第一次講真相。從那時起,我就加入了講真相的行列。

由於親戚朋友都親眼目睹了我前後的身心變化,大家都非常相信,一講都順利地同意三退,總共退了43人。丈夫看了《九評》後,才知道中共的邪惡,非常支持我去講真相。他也喜歡看《明慧週刊》。一有機會,他也給別人講真相,也勸退了好多人。

我每週平均出去兩三次,和同修一起講真相。剛開始也沒經驗,跟著同修慢慢地就越講越多,越講越順,大部份人都會同意三退。一次,路過一個工地,我看見一個五、六十歲的農民工在搬磚,彎著腰。看著他無精打采的樣子,我上前去搭話:「老哥,看您幹活,腰這麼彎,累了歇歇吧。」結果他回過頭說:「我身體有病,我患了食道癌!」我就對他說:「我告訴您一個方法,您沒事了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身體會好起來的。另外再送您一本漂亮的台曆,看看會有福報的!」他一聽,非常接受,趕忙說:「謝謝!謝謝!」事隔一年,又來到那個工地,看到他還在那兒幹活呢,但是他的身體看上去非常健壯,腰也不彎了,精神抖擻,幹勁十足。他的身體好了!

我精進的時候,經常夢見自己飛了起來!腳一蹬,就飛到了天空,覺的飛得好高。

講真相也遇到過危險,最後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一次,我們在馬路邊給兩個老人講真相,一人給了一個護身符。正講到三退時,被旁邊一個便衣警察聽見了,上來就扭住我,讓我上車。我趕緊趁他不備,把剩下的護身符藏到內衣裏,然後心中默念:「師父快救我,師父快救弟子!」結果他問我:「你煉這功幹啥!」我說:「我以前得了癌症,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你說我能不煉嗎?」他聽後就給我照了個相,竟然讓我走了。

二零二零年七月份的時候,我的小肚子開始發脹,吃不下飯。家裏人讓我去醫院,我說:「我不去,我是煉功人,這都是假相,是考驗,很快就會好!」當天晚上做個夢,夢見一個人對我說:「你去醫院看看吧!」我說:「我是修煉人,我不去!」這時,就感覺一個大手把我往前一推,推到一個穿白大褂的人面前,這人拿著個大長剪子對著我的肚子剪了兩下,我就醒了。第二天,啥症狀都沒有了。

還有一次,我們這裏拆遷。我的兒子還有十天要結婚了,我想讓拆遷隊緩一緩,等兒子結婚後再拆。他們不同意,就以妨礙拆遷為由,派出所來了十幾個人要把我兒子帶走。結果我當時可能是心性沒守住,氣得當場暈了這去,兒子就把我送到醫院了。這一來,警察沒能帶走兒子。在醫院一查,說血壓過高,醫生要給我輸液,我不輸液,兒子就跟我發火:「你還讓不讓我結婚了!」為了不讓兒子擔心,我就心裏對師父說:「我是修煉人,不讓藥打到我身上。」結果,第一針跑針了,第二針鼓了個包,第三針又跑針了,總共紮了四次都沒扎上。

還有一次,右腿突然腫得很粗,皮膚都腫得明晃晃的,特別是膝蓋,疼得很,解手都困難。正好鄰居也是腿疼,剛從診所看病回來。她說她的腿疼就治好了,還給我一張診所的名片,讓我去試試。這個時候,我的心也被說動了,想著第二天去試試吧。誰知,第二天就全好了,一點也不疼了。我想:「真慚愧!師父,我的悟性太差了!又讓師父替我承擔了!」

修煉至今已經六年了。多謝師尊的救命之恩!在此向師父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