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哪是燒傷啊,簡直是美容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一日】二零二一年,是我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第二十六個年頭。原本患有淋巴結核、肩周炎、心臟病、附件炎、關節炎、胸悶等疾病的我,修煉大法後所有的病都不治自癒,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如今七十六歲的我一人獨居,怡然自得,打掃廳廚、買菜、洗衣做飯,家裏的活都是自己幹,幾乎不牽扯孩子們的精力與時間,這讓家人倍感欣慰。

修大法 頑疾根除了

我原是一鑄造車間的女工,幹的都是重體力活,通常都是男人幹的。車間裏很熱,而且沒有室內衛生間,即使是在嚴寒的冬天,我也得大汗淋漓的跑到外面去上廁所。久而久之落下了肩周炎、關節炎,嚴重的時候,手不能提褲子、腿不能上台階。鑄造車間做模型,空氣中鉛粉有毒,且含量高,對人體的傷害很大,我們車間的工人基本都有職業病,單位給大家做體檢後的結果卻從不告知本人。

一天鄰居借給我一本《法輪功》,我剛看了幾頁,就意識到這是一本天書!由此我踏上了返本歸真的路。

修煉後,我喜歡抄法。一天,我正在抄書,我的兩腿像被凍在冰窟窿裏一樣,順著膝關節不斷的往出冒涼氣,冒了好一陣。自那之後,我的關節炎、肩周炎都好了。

一次搬家,我的兩手拿著很沉的東西上樓。上到三樓時突然吐了一大口血;爬到五樓又吐一口,這時我看到我吐出的血是黑紫色的;爬到七樓又吐了一口;進了自己的家門趕緊到衛生間又吐了一口,這時吐出的血是鮮紅的。我感覺前胸後背都疼,但是我一點也不害怕。

我坐下來盤腿打坐,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這是慈悲的師尊在為我清理身體。

打完坐感覺身體非常舒服。從此,我的心臟病、胸悶都好了,身體輕飄飄的,走路生風,年輕人都趕不上我。我還能提著很重的東西上樓,上多高也不累。

煉功二十六年來,我沒再感冒過、也從沒吃過藥,更別提住院了,為我和家人節約了很大的開支,否則,我那點微薄的養老金都不夠吃藥的。

「你這哪是燒傷啊,簡直是美容啊!」

二零零六年年末,弟妹在廚房煮牛肉,煤氣管與煤氣罐的接頭處突然脫落,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竄出一個大火球,氣浪把弟妹衝出去三米多遠。她趕緊爬起來去關閥門,這時又竄出一個火球把她的胳膊燒傷了。幸好她及時把閥門關了,沒有造成更大的災難。

弟妹脫下身上燒焦的絨褲,褲子立在地上不倒;襪子的大腳趾處被燒出了兩個大洞,她的腳趾卻絲毫沒受傷;前額以上的頭發燒焦了,滿臉、脖子都燒起了大泡,可她卻不覺的疼,還自己找出雲南白藥抹上。她自己沒覺的是甚麼大事,可家人害怕了,趕緊把她送到醫院。

當晚,我去看望弟妹,看到她的整張臉都腫了,眼睛只剩一條縫兒,嘴都張不開了。但她仍不覺的疼,覺的涼涼的。我再次告訴她,持續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那晚,隔壁病房新住進來兩個燙傷的孩子,整夜大哭,家長看著孩子遭罪也跟著哭,鬧哄哄的令弟妹無法入睡,她就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弟妹的床挨著窗戶,迷迷糊糊中她感覺好像是天亮了,窗戶那邊很亮,一片白光。她看見有個人踩著光從窗戶進來站在她床邊,對著她笑,很溫暖很舒服。她想這人是誰呢?再看看,「哎呀,這不是我姐的師父嘛,這不是李老師嘛!」十多分鐘後師父不見了。弟妹再看窗外,一片黑。此時時間是凌晨四點。

第二天,弟妹的臉和眼睛開始消腫,第三天,就徹底消腫了,漸漸的,臉上的水泡乾癟脫皮,露出新鮮的嫩肉。最後弟妹不僅沒落下疤痕,五十多歲的人,皮膚還變的白皙粉嫩,第九天就出院了。

和她一起下鄉的青年和朋友來看望她,驚訝的說:「你這哪是燒傷啊,簡直是美容啊!變的更年輕、更漂亮了!」

可是,和弟妹在同一天燒傷住院的男患者,住院時間比她長多了,出院時臉上還是通紅通紅的。誰看到那張臉都覺的挺害怕。

這些年來,我跟弟妹講過很多念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顯神奇的事,她很認同,也相信大法好,曾多次和我一起去給世人送法輪大法真相資料,她還跟和她一起下鄉青年講過大法真相,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有福報,並主動給他們送真相小冊子。

每每想起這一件件神奇的事,我的全身便會湧出一股溫暖的能量,師父真的時時刻刻就在我們身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