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十天《轉法輪》後的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三十日】

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死

二十幾歲,因為一次意外流產,沒有錢去清子宮,我因此患上了嚴重的婦科疾病,自己買了一些便宜的藥服用,拖久了,身體越來越差。那個時候還年輕的我,瘦的皮包骨頭,大把大把的掉頭髮,一頭濃密的頭髮掉的稀稀拉拉的,頭頂都掉禿了。

炎熱的夏天,我要裹著厚厚的棉衣,極其怕冷。但是,看見強烈的太陽光,頭就發暈。胃和子宮除了睡覺的時候,分分秒秒火辣辣的痛。肚子奇餓,但是吃一小點東西,大把的藥片就要接著吃下去,幫助消化的山楂做成的糖果,要不停的吃,要不然,食物便梗在胸口,伴隨著一陣陣噁心和眩暈襲來,慢慢的眼睛甚麼也看不見,人便失去了知覺,一頭栽在地上。

那個時候,晚上經常會做兩個同樣的夢,一個是夢裏在走路,走著走著,進了一個死胡同,被四面高高厚厚的牆堵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另一個夢是看見一個荒涼的地方,幾座荒涼的墳頭和一堆堆焚燒過後的灰燼。當深夜我從噩夢的恐懼中醒來,只能對著空蕩蕩的床和破舊的牆壁無助的流淚。

丈夫上夜班,每個月拿著幾百元的工資,下班後,去打麻將,整天整夜不歸家。因為沒有錢,我們當時租住在一間破爛的瓦房裏,每年六百元的房租,都是公婆幫著付。下雨的天,外面下大雨,屋裏下小雨。雨過天晴後,大條黑黑的蟲子掉在屋子裏,我經常嚇得全身發抖。

後來,我被醫院檢出來百分之九十八的胃喪失消化功能。醫生說,等於沒有消化功能,子宮全部化膿,並且長了肌瘤和囊腫,輸卵管阻塞,肺小葉增生,嚴重的心臟病,低血壓,重度營養不良……其它大的器官,每一個都壞的可怕。

「沒有醫治的可能與價值」,這是醫生對我說的最後的話。並且,他覺的我還能活著,簡直就不可思議。那年我二十五歲。

以前知道自己身體差,可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情況。心由絕望變成了麻木,也不再流淚,有的時候,一個人呆呆的坐著、坐著,很久、很久。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死。

看了十天《轉法輪》後的神跡

有一天,有一個佛教徒對我說,你與佛法有緣,在你的額頭,菩薩排排坐。我無力的笑笑,心想,甚麼佛法呀,我甚麼也不懂,而且我都快死了。後來,他幾次勸我入佛教,我都婉拒了。

那段時間,「天安門自焚」案震驚世界,我根本意識不到這一切與我、與這個世界上的一切生命有甚麼關係,也不知道師父與大法蒙冤,更不知道有一群無所畏懼大法徒正在蒙難。因為以前我根本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很少聽說過。後來聽到的也只是一些誣陷大法的新聞,卻不知道是中共在造謠污衊法輪功。我每天只是在麻木的等死。

所以,當一名大法弟子在向我講述「天安門自焚」真相和法輪功的美好與神奇時,我還表情惡狠狠的破口大罵。然而,慈悲偉大的師尊並沒有因此放棄我,善良的大法弟子也沒有因為我的無理不管我。在我又一次暈倒醒來時,她又向我講述了法輪功的神奇,問我要不要修煉?這一次,我沒有拒絕,問她我該怎麼辦?她告訴我等她一會,她就走了。很快的,她給我帶來了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我接過大法書翻開,只看了短短幾分鐘,小腹部位便在旋轉,並且伴有「咕咕」的響聲。那位大法弟子當時就站在我身邊,問我是不是我的肚子在響,我說是呀,並且一直以來分分秒秒糾纏我的疼痛和迷迷糊糊的感覺在消失,人一點一點的在清醒。

她高興的對我說,師父,是師父在給你下法輪呀,師父在管你了!我悟性很差,根本不知道那位大法弟子在說些甚麼?只是問她可否借書給我看看,她說可以。那天下班後,我散盤雙腿,坐在床上看書。當時雖然深奧的法理我很難讀懂,但是那天我忘記了吃藥,也忘記了吃飯,可是肚子一點也沒有感到餓,也沒有難受疼痛的感覺。

第二天,我跟她說,您教我煉法輪功吧。她說,你先看完一遍大法書吧。這樣,我每天就看大法書。第九天晚上,那位大法弟子便開始教我煉功,我居然能一次性盤腿二十分鐘。

第十天,師尊開始給我淨化身體。其中神奇的祛病健身過程,我在其它投稿裏有細述,這裏就不再重述。在那以後的日子裏,我也還根本不知道何為修煉,我問那位大法弟子,我現在身體好了,以後我該怎麼做?她突然一改平時的笑容,嚴肅的對我說,從今以後你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

那時,這三個字對我來說,熟悉而陌生,我心想,甚麼叫真呀?我從懂事起,就沒講過甚麼真話,為甚麼呢?因為講真話一方面是難聽,得罪人。另一方面,是沒有人相信,而因為講假話,做假帶來的後果,往往自己也脫不了幹繫,人說吃一塹長一智,而我卻多年來死不悔改。忍嘛,惡人在我面前,我能忍,因為我鬥不過人家;不過比我弱的人欺負我,我就會以牙還牙了,甚至更甚。至於善良嘛,我並不覺的自己是個壞人。我出神的想著,那個大法弟子問我:你記住了嗎?我點了點頭。

二、一切像在夢中

身體好了以後,我找到了工作。雖然當時對法理還是認識不深,但是我想,現在我學了法輪功了,我得改變我自己,不能再講假話了,惡人我不去惹,比我弱的人,也不能欺負人家了,不能再使用那些不文明的話語了。

因為之前身體不好,貧窮加上疾病,我和丈夫經常吵架,吵得不可開交。丈夫動不動就出手打我,他下手很重,幾乎是往死裏打。家暴成了家常便飯。

得法三個月左右,有一天,他休息,我們一起坐在床上看電視,記不得當時為了一件甚麼小事,他問我要怎麼解決?我說,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錯,現在我煉法輪功了,我不跟你計較了,這件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誰知他咬牙切齒的對我說,噢,你說過去就過去呀,不行!邊說邊狠狠的一腳把我踹下床去,把我腳、手摔疼了。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一聲不吭的重新坐在床上,心裏沒有一絲怨氣。

他又舉起手來,握著拳頭說,信不信我打死你。我相信他會打,所以我用雙手抱著頭,心想,你不能再打我了。然後,就聽見他「哇」的一聲慘叫,整個人重重的跌倒在床上,全身僵硬,拳頭握在空中,卻沒能落下來,就這樣直挺挺的,很是嚇人。

後來多年以後,我才知道是因為我當時沒有計較,念頭很正,符合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的,用善念制止了丈夫的惡行,師父在幫助我,師父真的時時刻刻都在弟子身邊看護著弟子。也是後來,才知道這就是神通。但是,那個時候不知道。

因為於心不忍,我心裏求師父幫幫他,也是一瞬間,念一出,他身體一下恢復了原樣。他對我說:哎!剛才怎麼回事?腰好像斷了一樣,你幫我看看。他轉過身來,我看見他的腰上長了一個紅色的包。他喃喃自語道,真是太奇怪了。從此,他再也沒有打過我。

後來,因為他從來沒有反對我修煉大法,得了福報,幾次大難,化險為夷。原來他每天抽兩包煙,在一次重感冒後,徹底戒了,麻將也不打了,做起了正經生意。再後來,他買了地皮,蓋了一棟大房子,我生下了一個男孩。一切的一切就像在做夢。

很多朋友對我說,以為你死了,可是為甚麼一段時間沒見,一切會變的那麼好?我很誠懇的對她們說,我煉了法輪功了,我甚麼也沒有刻意去做,我只是在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而已,一切就變成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