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三陰乳腺癌五個月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二一年五月份得法的新學員,一年前,被確診為三陰乳腺癌,我沒有通過任何醫治,在法輪大法中重獲新生,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對師尊的無限感恩!

一、兇訊

二零二一年四月下旬,我發現乳腺上的包塊越長越大了,還有脹痛感,便去了市武警醫院就診。主治醫生說:怎麼這麼晚才來,這個大的肯定不是甚麼好東西,另外還長了兩個小的,那意思是很嚴重了。醫生決定做切片化驗,手術縫了六針,我心裏一直默念九字真言,沒有感到手術切片後的各種痛苦。醫生要求我住院等病檢結果,我沒有同意,第二天堅持回家了。

五一過後,醫生告訴我檢查結果出來了,是惡性腫瘤,讓我趕緊去住院治療,可不能當兒戲。得到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我恐懼極了,電話中泣不成聲的跟媽媽訴說著自己的病情。我不敢面對現實,甚至認為是不是搞錯了,還花三百元錢把武警醫院的切片樣品調出來,又去湖北省腫瘤醫院重新化驗,得到的結果是同樣的。

二、選擇

媽媽是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她來看我時,理性而平靜地對我說:是去醫院治療還是在家修煉,你自己決定吧!

由於我從小生活在大法弟子的家庭,爸媽都修煉,早年我也跟著斷斷續續的學過《轉法輪》,知道人的病是業力造成的,懂得醫院治病和氣功治病的關係,醫院即便治好了也是暫時的,過不了兩年還是會復發。況且我一直特別愛美,治療中化療、放療的過程不僅漫長而又痛苦,頭髮也會掉光,甚至還會切除一個乳房,那簡直太可怕了!通過再三思考,我最終決定放棄治療,選擇修煉法輪大法,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

三、學法

聽說我要修煉,媽媽很高興,她跟我住在一個小區,每天晚上來陪我學法,督促我、鼓勵我,與我在法上交流。我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明白法理。

學到師父講的法:「朝聞道,夕可死。當然倒不是說:我今天早上聽到法了,晚上我就死了。不是這個意思。是說呢我早上聽了道了,聽了法了,晚上死了我都真的不害怕。」[1]

師父的話讓我感覺到死亡並沒有那麼可怕,也沒有生死的概念了。

師父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2]。

於是我跪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跟師父發願說:師父,我把生死都放下,堅定的一修到底,我活一天就修一天……

我每天基本不出門,一天到晚除了煉功就是學法,抓緊一切時間,把自己溶入法中。我不僅通讀《轉法輪》,還系統的學習師父的所有大法書籍,包括後期經文。媽媽把她看過的《明慧週刊》都拿過來,我一本接一本的看,同修的交流體會極大的鼓舞著我。連吃飯都是媽媽送過來。以前經常拿著手機看,可學法後竟然把手機都忘在一邊了。我心無雜念,整天都沉浸在大法中。

每當有疑惑或解不開的心結時,拿起書一翻,那一頁正是針對自己的講法。或一看《明慧週刊》,剛好有類似的交流文章,立刻驅散了我心中的迷霧。比如我有一顆不自信的疑心,懷疑自己造業太多,不配做師父的弟子,不相信師父會管我。

一天看到同修交流中摘有師父的一段法:「如果你把你那不相信和疑問都當作自己的思想,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那是你在常人中後天形成的觀念,是你自己把它當作自己了,可是它卻不是你。」[3]

看到這段法我一下子豁然開朗了。哦,這些疑心原來不是我自己啊!於是我把這段法背了下來,所有的困惑頓時煙消雲散了。

四、神奇

當我把自己關在家中,全身心投入到修煉中時,不僅體悟到了法輪大法的殊勝和玄奧,神跡也開始不斷的展現。比如:

很長一段時間,只要一學法就止不住的淚流滿面,眼睛卻一點也不紅腫。可修煉前,每次嘔氣,只要一哭眼睛就必然腫的像桃子。媽媽說,這是明白的一面在為得法而激動!

走進修煉,盤腿是我要過的一大關,開始時單盤都困難。為了煉盤腿,經常痛的腿抽筋,盤完腿之後晚上睡覺都會痛醒了,半年後我能雙盤半個小時。過程中明顯感到:每當心性提高或雙盤學法很入心時,盤一個小時也不覺的痛。可只要稍有放鬆,盤半個小時都疼的齜牙咧嘴。這樣反覆多次,感悟師尊在用這種形式督促我要迎頭趕上,於是,時刻警醒自己不能懈怠!

煉功時身上的能量流很強,疊扣小腹時感覺小腹處的法輪在轉,真實而美妙。記得一次晨煉後,我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中看到好大好大的法輪從我的腳向頭部旋轉,整個身體都被法輪包圍著,最後偌大的法輪懸在我的眼前,正想著別把我叫醒,我還想多看一會兒,驚奇地睜大雙眼一看,瞬間甚麼都沒有了。後來知道是師父在給我調理身體呢!

更神奇的是:有時早上到了煉功時間,還想躺著懶一會,可只要我一偷懶,每次廣播器裏的煉功音樂就自動響了起來,於是迅速起床煉功,心中告誡自己再也不能偷懶了。

還有一次我在夢中打坐,看見師父的功身圍成一圈,師父的功身旋轉著,我的身體就緩緩上升,升到空中後我被托著倒轉過來,頭朝下,然後又翻過去回到地面。醒來後我興奮極了,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

每次見到媽媽時,都迫不及待的把這些神奇告訴她,不停的說著:我感受到了,師父管我了!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和喜悅。媽媽說:這是師父在鼓勵你呢!這些神奇的顯現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決心。

總之,冥冥之中總有一股力量在推著我往前走,感到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

五、考驗

有時想到自己怎麼沒消業呢?師父看到我有上進的心,便在夢中多次考驗我:一次在睡夢中,我口吐白沫,看起來很嚇人,身邊的人都要我去醫院,我想自己是煉功人,是在消業呢!

還有一次夢到自己全身都長滿了瘤子,我想我是修煉人,沒有病,有師父管,我這樣一想,身上的瘤子就自動往下掉,真是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一念呀!

有一天晚上我正睡覺,一個四個腳的怪物向我撲來,把我整個人掐的快要窒息,我立即大聲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對著怪物大叫道:我要滅掉你!並不停的擺著手說:你快走吧!在我的正念否定下,它離我而去了!

由於自己信師信法,時刻融入法中,因此每次夢中考驗都能輕鬆過關。

六、巨變

修煉前我不僅任性,而且脾氣暴躁,真是一點就著、一說就炸,從來不顧及別人的感受。稍有不順心的事就容易大發雷霆,有一次發脾氣還把一桌飯菜都掀了,碗筷摔了一地。尤其是對媽媽的怨氣很重,覺得媽媽偏心,對弟弟妹妹好,怨媽媽當初受迫害被勞教關押,致使自己被迫輟學等等,還經常頂撞媽媽,時常氣的媽媽直流淚。在單位裏一不注意就跟領導槓上了,搞的領導很難堪。加上自己婚姻不幸,心情總是煩躁不安。當時確診乳腺癌時醫生就說過,凡是得乳腺癌的女人,脾氣都不好。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修煉後,我每天總是樂呵呵的,自然而然的不想發脾氣了。我想:是我在不斷的同化大法中,師父拿掉了我的魔性,本性的一面開始復甦了。身邊的人也都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五個月後,我身上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可儘管如此,不修煉的弟弟依然不放心,堅持要我去醫院複查,護士拿著新的檢查結果,瞪大眼睛詫異的看著我說:「把你先前的診斷書拿給我看看!」我說沒帶,她一臉的疑惑和不解,帶我去找主任醫生。

那個主任醫生是個熟人,把我拉到一邊問道:「切下來的東西真的是你身上的嗎?」我說:「就是我身上的啊!」主任醫生簡直不敢相信,覺得不可思議,他說現在照出來的結果顯示,身上甚麼都沒有啊!還問我用了甚麼秘方。遺憾的是由於自己得法只有幾個月,沒有講過真相,怕自己講不好,加上一旁的醫生、護士和病人都在等著找他。因此,我只是說我在煉氣功。主任醫生說:「怎麼可能呢,那是你運氣好,氣功要能治好病,還要我們醫院幹甚麼?」我心裏想著:他說的跟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那個西醫大夫說的一樣呀!

直到回家後,我才反應過來:我身上的腫瘤消失了!我的癌症好了!那一刻,感恩的淚水奪眶而出,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深知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憑著我這急躁的脾氣,如果走常人的醫院之路,恐怕早已是痛不欲生。

弟弟得知我完全康復的消息,一個七尺男兒竟然激動的嚎啕大哭,感慨萬千的說:法輪大法能把我姐這樣的人變好,而且癌症也不翼而飛了,真是佛恩浩蕩啊!知情的人都無不感歎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我深知自己能遇師尊救度,真是太幸運了,唯有精進才能報師恩!我也開始學著講真相救人了。有一天我騎電動車外出,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問路的老婆婆,帶著一個小孫子,得知她要去的地方有點遠,而且晚上也沒有公交車,我決定把她和小孫子送過去,路上老婆婆感歎的說:現在好人不多了啊!我說:是的,我是煉法輪功的。我還告訴她我去年得了乳腺癌煉功煉好了,叫她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 * * * * * *

法輪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