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經歷的醫學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出生在六十年代的農村,父母都是文盲,家中姊妹多,生活困難。我早早就結婚了,婚後生育一女。由於我們夫妻二人都很勤勞,生活還算比較富裕,一家人雖然有些小吵小鬧,但還過的去。

但在一次與外人發生矛盾的時候,我被人打成腦傷,住院兩個月,丈夫對此事沒有能力管,他也不去管,他完全是一個膽小怕事、沒有擔當的人。此時,我才覺的嫁錯了人。我被打的事情沒有得到好的解決,我因此怨恨,把丈夫平時那些自私和好賭等等不好的事情刻在腦海裏,這也使我憂鬱、難過。從此和丈夫矛盾不斷,關係惡化,最後離婚。

女兒隨我,但我很不幸,一直這樣頭痛不斷,漸漸又患上乙肝加黃疸肝炎,肝大脾大,婦科病等,我過得很痛苦。在艱難困苦的歲月裏,女兒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但不好的事情還在接踵而來,一九九二年,女兒在讀一年級時,檢查出來乙肝大三陽。一個乖巧的女兒,幼小的生命,卻得了這樣的病,對於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沒有錢的時候,我寧願自己不吃藥,也一定要給女兒醫治。

帶著女兒走了幾家大醫院,可是女兒吃了五年的藥,指標還是三個陽性,一個都轉不了陰。在當時二十元一小瓶的乙肝藥,外加其它藥品,這樣長年累月的花銷,對於我這樣的農村家庭來說,也是很難以承受的,可是女兒吃了,一點效果都沒有。醫生說,現在科學還沒有發明出醫治這種病的藥來。

女兒面黃肌瘦,軟弱無力,小小年齡心裏卻布滿陰雲,沒有孩童應有的快樂和憧憬,做甚麼都沒有心思,脾氣也變的暴躁。我也是滿腹的焦慮,滿腹的無奈,生命好像一片漆黑,看不到光亮。

而我的病更是越來越重,到最後,下不了地,煮不了飯了,好像只有等死的感覺,但又不甘心,孩子還這麼小。

正在絕望的時候,一個法輪功學員再次找到我,叫我學法輪功,告訴我,只有大法能救我。因為之前給我說學大法能好病,我根本不相信,心裏想著大把大碗的藥吃了,都沒有起作用,你那個煉功,就能好病,我實在不相信。

在我醫治無望的時候,這個法輪功學員又給我送來大法的書,她再次告訴我說,只有大法能救我。

此時無路可走的我把心一橫,反正都醫治不好,我就相信大法了,從那時起,我就把藥全都扔了,我就全心的看書、煉功。也就煉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我的一身病痛竟全消失了,人越來越精神,我能煮飯了,能下地幹活兒了,並且眼前還能看到一些影像,看到法輪在旋轉。我高興極了,告訴女兒,叫女兒也來學。

女兒看到了我的變化,從此也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修心性。大概過了一個月,一天,女兒和我一起上街買鞋子。我們母女倆不知不覺中就轉了大半天了,我忽然想起問女兒:呀,今天轉了大半天了,怎麼沒有聽你說腳軟呢?女兒精神十足的對我說:腳,那才不軟呢,再轉一天,腳也不會軟的。我當時聽了女兒的話,心裏好高興。這幾年,無論是帶女兒去抓藥,還是去買東西,女兒在很短時間裏,就喊走不動了。她腳軟走不動路的時候,不管是在哪裏,那真是不分地方,隨之就坐下去了。而今天,逛了這麼大半天,不叫腳軟,真是神奇。

女兒從檢查出病起,醫生說這個病不能劇烈的運動,所以得病的這五年,女兒從來沒有上過體育課和參加其它的體育活動。可是,煉功也就大概兩個月的時間,考驗就來了,體育老師竟然選她去參加長跑和跳高的比賽。女兒回家,給我說了情況,並問我說:媽媽,我去不去呀?我對女兒說你去吧,你現在是煉功人了,有師父保護你,你不怕。女兒有她切身的受益和我的鼓勵,她大膽地去訓練,在全區的小學體育比賽中,跳高和長跑得了第四名。

一個走路都困難,從來不參加體育活動的孩子,竟然得了全區的小學體育比賽第四名!我的內心真的好激動,感謝師父和大法把我們母女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給我們健康的身體,並且淨化我們的心靈,讓我們逐漸地修去怨恨心、妒嫉心和這些不好的想法等等。女兒也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情能首先為別人著想。女兒的成長是向最好的方向轉變,越來越美麗,出生時相貌平平的她,初中時,同學們竟然評她為「班花」,她聰明、善良又美麗。

但是,女兒的父親在二零零零年的時候被別的女人把錢騙光了後,就得了腦出血,醫學上叫「蛛網膜下腔出血」。他沒有錢醫治,就打電話給我。此時修大法的我對他已經沒有怨恨心了,因為我想起師父的法,要無怨無恨,做事替別人著想。雖然離了婚,怎麼說也是緣份一場,再難也要幫他。我拿了錢,給他交了住院費。可是這種病一般都要住院一到兩個月,並且睡在床上一動不動,腦血管破裂,頭部是不許動的,大便小便都在床上接,在搶救室的費用是相當高的,我不但要花錢,還要整天的陪在那裏守候他。

在搶救室二天轉到普通病房後,我叫他學法輪功,他說他不相信。我說,我們母女生病的那幾年,拉起賬吃藥,我現在才把賬還清,但現在還要撫養孩子,我是沒有錢再給你交醫藥費了,我只有選擇離開你,不管你了。他聽我這樣一說,就著急了,馬上就說我要相信,你讀書給我聽嘛。我告訴他說,一定要用心聽明白,不然也不起作用。他堅持說我要聽。

就這樣,我一邊照看他,一邊給他讀《轉法輪》。讀了幾天,我看他也好了很多,他自己也感覺好了,再加上醫院又叫交錢了,我就對他說,出院,回家煉功,好得更快,他也同意,但是醫生堅決不允許。醫生說,之前那個得這種病的人住院醫治了三十多天,那人睡得太苦了,只想起來活動一下,並沒有想出院,結果站起來,血管被衝破,立即倒地而死,何況你們才只住院這麼幾天。我說,他基本上好了,回家去調養。醫生根本就不相信,因為這種病例至少也要四、五十天才能恢復,這麼幾天,病人感覺再好,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時是二零零零年迫害法輪功最兇猛的時候,我不敢對醫生說大法的好處,我只得說我們離了婚的,我還要撫養孩子,我給他交了那麼多錢了,我再也拿不出錢了。醫生看我實在沒有辦法,就三次叫我出去簽字,說出了意外,跟醫院無關。因為前夫沒有父母,只有我簽字。

就這樣,前夫住院十天出院,回家後,他每天認真的學法煉功,過了幾天,他覺的完全沒有問題了,就出去跑車了。從發病腦血管破裂到能出去跑車,只有十五天的時間,難道這不是又一個奇蹟嗎?

前幾年,因為我告訴人真相,被冤判入獄,派來互監我的犯人聽說我以前有嚴重的肝病,就對監獄裏的衛生員說我有肝病。衛生員馬上就說,我們看了她的化驗結果的,她的肝是正常的。

從我煉功時到現在二十五年了,我一個甚麼本事、技能都沒有的農村婦女,獨自撫養孩子從小學到大學,相當的勞累,相當的辛苦,生活上也相當的節約。當時醫生說,我的病是需要營養好、休息好、還不能斷藥的,可我沒有吃藥,沒有營養,沒有休息,而且我幹的活兒的勞累程度是一般人承擔不下來的,但是無論在哪裏檢查,我的肝都是正常的,身體都是健康的。這些也是醫學上解釋不了的。我的女兒也有幸福美滿的家庭。

每當回想起當年得法祛病的神奇經歷,總是激動不已,感慨萬千!感到自己真是太幸運了!其實法輪功學員再怎麼遭受迫害,再大的壓力都不願意放棄,都是有原因的。我們這家人是幸運的!其實回想起來我都很慶幸我得的那場病,如果沒有這場生不如死的病變,也許我也和那些不明真相、聽信中共謠言的人一樣的不相信大法,得不到救度。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我也希望更多的人來了解法輪功真相,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就能夠遇難呈祥,幸福安康。因為大法是來救人的,救度眾生的,願人們都能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做最幸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