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站起來了!(4)

——法輪大法祛病健身顯奇效系列故事(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三十一日】癱瘓,是隨意運動功能的減低或喪失,是神經系統常見的症狀。癱瘓者不但自己痛苦,給家人帶來的負擔和煎熬也可想而知。一些人接受不了這種病痛而選擇一些極端的方式了卻自己的生命。因此,這是一種令人可怕的疾病。

在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中,有很多癱瘓病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告別了輪椅,重新站了起來,獲得了新生。

(接前文

七、韓國留學生:半癱瘓的身體恢復如初

二零一一年,正值青春年華的安彥(Annhien)正和朋友嬉笑打鬧時,朋友一個不小心把她推了出去,撞上了迎面駛來的車輛!一場嚴重的交通事故後,她的生活便開始伴隨著脊椎的疼痛。不僅僅是走路,甚至笑、呼吸、咳嗽的時候都會痛。雖然持續接受治療,但是半側身體仍無法正常行動。

今年三十二歲的安彥來自越南,曾就職於胡志明市的駐越南韓國大使館;二零一五年赴韓留學,是韓國江原大學的研究生,學習韓國語文學。她以為來到韓國之後,只要接受到更好的治療,疼痛就會得到減緩。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正常的行走對於安彥來說依然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其實,伴隨著安彥生活痛苦的並不僅僅只有脊椎一處,先天性的胳膊肘部關節畸形,讓她在伸展胳膊的時候痛苦不堪,只動一動都疼,更不能提拿重物了,日常生活很不方便。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宿舍的越南室友將法輪功介紹給了她。當安彥看到越南語的《轉法輪》封面時,她當時就覺的自己應該是和修煉有緣,她說:「有一種真正找到人生目標的感覺,我都激動的哭了。」

自小開始就沒有一刻從痛苦中掙脫出來過的她,在修煉後,身體有了奇蹟般的好轉。煉功動作中有抻胳膊或者弓背的動作,隨著動作的熟練,安彥身體的疼痛開始慢慢消失。煉功三個月後,疼痛全部消失了,甚至可以正常行走,能夠正常生活了。

安彥說:「我想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也想告訴周圍的有緣人法輪大法到底有多好,千萬不要相信那些誹謗大法的謊言。」

'圖8:修煉法輪功之後,安彥決心要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圖8:修煉法輪功之後,安彥決心要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八、台灣女士:扭轉黑暗人生的神跡

'圖9:彩銘(左)和曾照顧她的看護賴女士開心的合影'
圖9:彩銘(左)和曾照顧她的看護賴女士開心的合影

二零零八年,台灣的彩銘被診斷患了紅斑性狼瘡。她按醫生的指示服用類固醇,卻留下很多後遺症:骨質嚴重流失導致嚴重駝背,她比發病前矮了12公分;腿不能走路了,只能用輪椅代步;胃潰瘍、乾眼症、便秘、水腫……症狀一個個冒出來,腎臟到了瀕臨洗腎的邊緣。

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彩銘開始上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然後到煉功點煉功。煉功第五天,彩銘就能正常排便;一個月後,她逐漸停藥;七個月後,彩銘不只擺脫了輪椅,還可以自己爬上四樓。她的背漸漸變挺了,走路也越來越穩。彩銘感激的說:「感謝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九、來自《中國經濟時報》的報導:我站起來了!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中國經濟時報》刊登了一篇題為「我站起來了」的報導。主人公謝秀芬在一次醫療事故中,脊椎損傷半截癱瘓,整整癱瘓了十六年,修煉法輪功僅三個月就奇蹟般站起來了。時年五十三歲的謝秀芬高興地說:「我簡直像小鳥一樣老想要飛起來,一般的人走路都走不過我。這就是法輪大法發生在我身上的真真切切的事實!」

'圖10:《中國經濟時報》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的報導'
圖10:《中國經濟時報》一九九八年七月十日的報導

十、高材生:煉功三天 癱瘓的她能走路了

金麗鳳,一九六二年十月二日出生,遼寧省葫蘆島市寺兒卜鄉新地號村人,大學本科畢業,是日、英文高材生、人見人誇的才女。她以前曾任楊家杖子鎮一所高中的高三英語教師,在該校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後到渤海船舶工業學校任英語教師;她丈夫是渤海船舶工業學校的教導主任。她事業有成、家庭美滿。

'圖11:金麗鳳'
圖11:金麗鳳

金麗鳳三十六歲生兒子那年,不幸的事降臨到她頭上:生產導致她腰椎骨出現兩拇指那麼寬的裂縫,造成她下肢癱瘓,到瀋陽、北京等處醫治均無效。親朋好友都來安慰她,她絕望地說:「我就在床上等死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金麗鳳已癱瘓了一年半,學校的老師給她介紹了法輪功。她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去煉法輪功,婆婆推著車,帶著孩子,她由兩個人架著,歇了四次,才到了法輪功煉功點;第二天歇了兩次,到了煉功點;第三天,奇蹟出現了,她竟和正常人一樣,自己走到了煉功點。

就這樣,她開始學習《轉法輪》,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她逢人就講,是法輪功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由於修煉,她的思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和以前判若兩人。在學校,沒人幹的髒活、累活她包下了,掃廁所、倒垃圾成了她每天為大家必盡的義務。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金麗鳳因堅持信仰,講法輪功真相,多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金麗鳳正在上班,被公安部門從辦公室強行綁架,送往葫蘆島看守所非法關押。她丈夫怕受株連,在壓力下和她離了婚。

在看守所裏,金麗鳳以絕食的方式來抗議對她的種種迫害。在她六天的絕食過程中,獄警不擇手段地對她進行野蠻灌食。在金麗鳳絕食第七天的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因插管傷到肺部,致使她口鼻出血,被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