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站起來了!(6)

——法輪大法祛病健身顯奇效系列故事(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二日】癱瘓,是隨意運動功能的減低或喪失,是神經系統常見的症狀。癱瘓者不但自己痛苦,給家人帶來的負擔和煎熬也可想而知。一些人接受不了這種病痛而選擇一些極端的方式了卻自己的生命。因此,這是一種令人可怕的疾病。

在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中,有很多癱瘓病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告別了輪椅,重新站了起來,獲得了新生。

前文

十四、月嫂:學法輪大法三天 我就完全好了

我今年五十二歲,是黑龍江人,在北京做月嫂。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在洗澡時不小心摔了很重的一跤,當時勉強支撐著爬起來了。但到了二十三日早上,我就起不來了,腰疼的厲害。雇主的家人把我拽起來,帶我去了北京宣武醫院拍片。醫生說,沒骨折,但腰椎間盤突出、增生、肌肉拉傷。醫生給我開了很多藥,讓我回家靜養。

到了晚上,我的腰疼加重,完全不能動了。二十四日早上,又去了豐台醫院,治療了三天,病情非但沒緩解,還加重了,我已經不能自理了,而且劇痛,針灸、烤電、按摩、吃藥都不管用。沒辦法,二十六日,又轉到北京中醫診所骨科治療,繼續治療了三天,仍沒有一絲好轉。

此時,我的腰、腿都沒了知覺,不能動了。雇主家也害怕了,我只能回老家了,雇主家用輪椅把我送上火車。到家時,丈夫把我從火車上背下來,送到了老家。

我在當地一家很著名的專治腰椎病的診所治療。這個診所每天都有三十~四十人來治療各種腰椎病,我是坐著輪椅被推著去的,是最重的一個。針灸時,有的男人都疼的哇哇大叫,而且治療多久的都有,有的將近一年了,錢都花了幾萬,還是時好時壞的。

第一天治療完後,丈夫就對我說:「快學大法吧,大法無所不能。」因為我看過大法書,知道大法好,所以就同意了。由於悟性差,我每天還是去診所針灸、拔罐。說來也怪,那些大男人針灸都疼的直叫,而我卻不覺的怎麼疼。

我每天從診所回來,就和丈夫學《轉法輪》,學了三天。到第四天早上,奇蹟出現了,我能站起來了!要知道自從摔傷後,我就一直不能動,屎尿都得在床上接。現在我能自己去衛生間了,我激動啊!也明白了:是師父管我了!第六天,我就完全好了,走路、做飯、做家務,甚麼都能做了。這個診所的病人中,我病情最重,卻好的最快,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治好的。我把吃的藥全扔了,診所也不去了。

通過這次經歷,我明白了人生無常,也懂得了法輪大法的珍貴。只有在大法中,生命才能有真正的意義。

十五、農村婦女:癱瘓二十三年後 奇蹟出現了

一九七三年七月二十六日那天,我被迫到醫院做結扎手術。手術之前我是一個健康的家庭婦女,擔負著撫養三個孩子、供養公婆和啞巴大伯子的責任。那時,我的孩子老大七歲,老二四歲,最小的剛剛三個月,還在哺乳期。我是在中共人員的一再催促下,才被迫到醫院結紮的。

手術後,別人三天就醒了,可我一直到第七天才甦醒。我醒來後,家人喜出望外,說我七天沒有吃東西,一定餓壞了,勸我吃飯。我想站起來吃飯,可怎麼也站不起來;家人就餵我吃,可我怎麼也張不開嘴;接著發現,我的手也抬不起來了,眼睛也看不見了,身子根本沒有知覺,不能動了。

這時候家人急了,去找大夫。來了好幾個大夫,他們動動我的胳膊,結果胳膊和腿僵硬、不好使。然後大夫告訴我家人不要亂說,他們大夫要會診。會診後,大夫們也直搖頭。

就這樣,我癱瘓在床了。在這前六年裏,我不僅身體癱瘓,眼睛也看不見。為了治病,中醫、針灸、偏方,甚麼方法都試過,眼睛總算能見到點光明。可是腿一直不好使,嘴留下了後遺症,嘴歪,只能家人餵一口,我吃一口,十五年天天如此。

從此,家裏的一切就只能靠我丈夫了。農村活多,還有三個孩子,他既當爹又當媽,裏裏外外都靠他自己。特別到吃飯的時候,他就更忙了,先把孩子餵飽,然後再餵我,不知啥時候他自己才能吃上飯。為了給我治病,家中一貧如洗,也沒有找到治病的良方。

我再也經不起精神上和生活上的折磨,想了結人生。我背著丈夫,自己從火炕上滾下來,連滾帶爬到了大門,往前就是大道,我滾到道中心。這時,一輛坐滿了人的客車開過來,司機發現路上有人,急忙剎車。司機抱起我,問我:「在幹甚麼呢?!」我把自己的遭遇和他說了,我說我連累家人,不想活了。如果死不成,我就去告政府,是他們害了我。這個司機好心腸,把我拉到政府,可是誰也沒有給我解決,最後不了了之。

在我癱瘓的第十七個年頭時,我老伴終於累倒了,離開了人世。此後,我的胳膊肘、膝蓋、屁股都綁著狍子皮,只能爬著動彈。我女兒每週給我做一鍋飯,夠我吃一週的,飯旁邊放著碗、鹹菜和一桶水。我餓了,就自己挖點飯,用電飯鍋稍微熱一下再吃。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一九九六年。

一九九六年是我癱瘓的第二十三個年頭,這一年,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當時我姑爺力勸我學大法,我卻說:「學甚麼學,我也不能走,還一個字不識,不學。」可是我姑爺不放棄,一連三天背我去煉功點,在那裏聽師父的講法,看教功錄像帶。

到第三天時候,我想我總躺著怎麼煉功呢?我得坐起來盤腿。就這麼一想,我居然坐起來了!我心裏那個高興,用語言無法表達。我又一想:我得盤腿。結果我三扳兩扳居然盤上了,還堅持了二十多分鐘。我激動的心怦怦跳,還在想:既然能坐、能盤,那也一定能站起來,下地試試。結果我一試,果然站起來了,還向前蹭了幾步。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我的淚水唰唰的流著。周圍的人都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向前挪步。

在我剛站起來煉功不長時間,一次同修們約好要上山遊玩,我第一個到達了終點,等了好長時間他她們才爬上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奇蹟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不管是颳風下雨,天氣多麼惡劣,也不論是白天黑天,我都會準時到學法點上學《轉法輪》。人們都說我腿腳輕快,身體硬朗,我自己也覺的又回到了當年二十多歲的狀態。這是大法救了我,我真是太幸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