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你閨女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五日】修煉大法以前,有幾件事在我心裏是難以抹掉的。

一九八三年,我們和四叔家的堂弟同年結婚,弟媳要三千元彩禮,這在當時差不多能蓋兩間磚房。丈夫家兄弟三人,丈夫是最小的兒子,我沒要彩禮,他家給四百元,我們就結婚了,我想跟婆婆住一起也不用張羅房子了。可是第二年兒子才六個月大時,婆婆因一點兒小事就把我們攆出去了。我們租房住、借房住、別人不敢住的房子我們也住,先後搬了七次家。

我女兒十三個月大的時候,我們騎車帶她去姥姥家,回來時天要下雨,怕孩子感冒,就沒帶孩子回來,打算天晴了再去接。婆婆趁機表示不願幫我們帶孩子,女兒就留給她姥姥看了。一個星期後去看女兒,孩子不認識我了,我心裏非常難受,對婆婆有怨氣。

我丈夫廠子黃了,偶爾他找小妹夫抬錢(民間高利貸)花。而我婆婆卻通過我丈夫的手把她自己的錢抬出去一萬元,錢要不回來了。婆婆跟我說了她錢要不回來了,並說別的兄妹懷疑是我丈夫花了他們媽媽的錢。後來,我丈夫打工掙了一萬元錢還給了他媽媽。我非常氣憤,婆婆有錢不借給我們也就罷了,還讓我丈夫給她往出抬錢,末了弄的我家一個大窟窿。

所有這些,使我對婆婆的怨恨很深。

一九九六年,我學法煉功了,處處事事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逐漸放棄了對婆婆的怨恨,要求自己像對待自己媽媽一樣對待婆婆。

我常常到婆婆那去,給她買菜和水果。夏天,到她小菜園摘點菜,院裏院外的說說話。不相識的人問婆婆:「這是你閨女啊?」婆婆樂呵呵地說:「是小兒媳婦。」

後來婆婆年紀大了,我就和丈夫把她接到我們樓裏住。我用彈的棉花做了大厚床被,給她鋪在床墊子上邊,再鋪上她自己的褥子、毯子,讓她睡得舒服些。

婆婆的頭髮多年來一直是我給她剪,婆婆就信著我。婆婆腦袋後邊的頭髮一直長到脖子根,人老了肉皮又鬆又軟,我老怕剪著肉,每次剪髮都花很長時間。有時也幫她用熱水泡泡腳、剪剪指甲甚麼的。

婆婆常年吃素,蔥薑蒜魚蛋都不吃。一個廚房擺兩套炊具,廚房顯的擠。古語說:心寬不怕房屋窄,得讓老人舒心啊。我做飯特別小心,丈夫也老是提醒我葷的油湯別濺到素的那邊去,讓老人放心。婆婆不能做飯了,我和丈夫就用素的這套餐具做,都吃素,偶爾做帶肉的菜,就把葷的這套餐具搬出來用。

我覺的婆婆吃的太清淡了,就隔三差五的買大豆腐,用豆油煎了吃,婆婆很願意吃,也很高興。婆婆也愛吃粘的,每當做黃米飯、粽子、粘豆包之類的,我們都儘量留給她多吃幾頓。我買水果,每次都給婆婆先挑好的。婆婆常年吃蘸醬菜,我都給她選嫩的心兒上的菜,留給她蘸醬吃。

二零一八年,八十八歲的婆婆得了一種老年病,醫生建議不去醫院治,在家保守治療。她會使筷子的左手不聽使喚,左腿也不聽使喚,說話不清楚,我們就給她餵飯、餵水。婆婆做事有板有眼的,家裏人依著她慣了,她要幹啥,手比劃著說不清,我們都像猜謎似的,她著急,我們也跟著著急。

婆婆很要強,不能自理時心還不服勁,不讓在她屋裏放座便、也不用紙尿片一類的東西。從她臥室到衛生間四、五米遠,也走不了了,由一人攙扶到兩人架著。有一次我丈夫出去辦事,婆婆要上衛生間,我女兒說:「咱倆抱著我奶奶。」我抱著上身,我女兒抱著大腿,怕抱太緊弄疼了,又怕摔著,硬是抬到了衛生間。解完後我說別那樣了,我背著吧,就背回屋了。婆婆弄髒的衣物,我不讓丈夫動手,我搶著洗,這點我丈夫也很受感動。

別看這些都是小事,如果我不學法輪功是做不到這樣的。

師父講:「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

我經常背師父的這篇經文,提醒自己要做善者,像覺者努力。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