踐行真善忍 和弟媳和睦相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一日】

煉神功 疾病消

我是一名農村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歲。

修煉之前,我患有胃病(胃脹)、腦血管硬化、腦梗塞,走路不穩。尤其是腦梗塞發作時,腦袋痛的要命,腳像踩在棉花上一樣,走路不穩,腦子裏像有個東西堵著一樣難受。

一九九八年,我正在練一種氣功。有一天,去街上趕集,有人發給我一張宣傳資料,叫我去學煉法輪功,說這個功法很好,而且免費。我一聽,就很感興趣,於是,我仔細看了資料上的介紹。說也奇怪,當時我就覺得胃不脹了,還有一種舒服的感覺。

後來,同修送了我一本《轉法輪》,於是,我立即放棄原來練的氣功,改煉法輪功。結果沒煉多久,身體上所有的毛病都沒有了,幹活一身輕,走路像飛跑一樣。這個功法怎麼這麼好呀!師父講了這個功法的特點,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被這個功煉著,就是我們幹活兒和睡覺,都是功在煉人。我記得最深的一句話,就是煉功人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又把這個喜訊告訴了原來一起練那種氣功的朋友。

一年後,法輪功受到了中共殘酷的打壓,我們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的環境。

踐行真、善、忍

我有個弟媳,性格很強勢、潑辣,總想讓我幫她家幹重活,原來也幫她幹了不少。隨著年齡的增長,後來就逐漸減少了,她就以為我不幫她了,對我滿肚子不高興。

一九九九年的一天,我和丈夫與兄弟媳婦四人都在各家的地裏幹活,我們兩家的土地挨的很近。幹著幹著,弟媳就在地裏指桑罵槐,我像沒聽見一樣。我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一定要忍,沒和她爭吵。

她稍不如意,就發火、罵人。有一次,她還舉起石頭砸碎我家的玻璃、房子,我都忍住了,沒和她理論,她欺負到我家門上,我都沒動心,也不嫉恨,仍然善待她。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打著一雙赤腳去秧田薅秧。下田坎時,我發現水田裏有人故意把碎玻璃的尖角和鹼殼碴子立在水田裏,要是我下田時沒發現,準被刺得皮破血流;有時,我發現田裏撒有碎玻璃碴和立著廢棄的針管尖角。但我有師父管著,一次也沒有受到過傷害。因為我和左鄰右舍的關係都很溶洽,我知道這些事兒都是弟媳幹的,我和丈夫沒有報復她。

堅冰融化

弟媳恨我,也恨我丈夫不幫她幹活。二零一八年四月的一天,我丈夫正在大隊部開會。弟媳知道了,就跑到大隊上去罵。開會的很多人都去好言相勸,她都不聽。

我丈夫被她罵的受不了,就想:好男不和女鬥,我惹不起,總躲的起,就往外面跑。弟媳見他往外跑了,也隨之追了出來,大概追了一里多路,她就累的氣喘吁吁,不再去追了。轉回頭,就直奔我家堂屋,一副氣咻咻的樣子。

一進屋,她就大聲說道:「我要我的樹子。」我一聽明白了,原來她要的那棵樹本來屬於我們家的,卻被她霸佔去了,後來,丈夫把它砍了,劈成柴火了。我就找來背簍,給她裝了滿滿一背簍,讓她背回家去。

她見我不與她一般見識,處處讓著她,在真、善、忍的感召下,她的良知復甦了,心裏很過意不去,第一次叫了我聲「二嫂」, 我把剩下的全部枝丫也讓給了她。

第三天,我和家人要到六弟家吃午飯,我歡天喜地來到她家裏,叫她和我們坐兒子的車一起去。她見我不計前嫌,也被我的善心感動,換好衣服,和我們高興的去了弟弟家。

至此以後,弟媳也不再無事生非了,我們兩家的關係溶洽了。

此事不脛而走,很多鄉鄰都知道了,大夥兒都說法輪功真了不起,對我也是刮目相看。

結語

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都是在宇宙大法的薰陶和錘煉下,我才能以一個修煉者祥和的心態面對人生所遇到的各種是非曲直;如果沒有師父為弟子慈悲導航,弟子會在黑暗中迷失方向。

叩謝慈悲的師父為弟子無私付出的一切,弟子會遵照師父的教誨,精進實修,以報答師恩之萬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